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世纪大道东
世纪大道东

世纪大道东

分类:都市小说

时间:2021-07-20 12:38:55

作者:骁骑校

最新章节: 主角是张扬陈晶的小说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科幻大唐 都市之逍遥医仙 绝境超脱 我有块免死木牌 打杂学妹 梦幻西游大玩家 前生今世共修仙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近身狂婿

世纪大道东txt下载  世纪大道东怎么不写了  世纪大道东方路交叉口图片  世纪大道东方之光  世纪大道东段  世纪大道东方路右转红灯  世纪大道东方路  世纪大道东园路  世纪大道东 骁骑校  世纪大道东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世纪大道东》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杨天陈晶之间的爱情故事,之后在证券公司去上班的杨天本来算意气风发,但前段时间因为种种原因了失去工作一个月了。究竟杨天该如何重振旗鼓,独自闯荡出自己新的高度,让我们拭目以待。三人又抬起头,发现那女子也正用满是疑惑的眼神盯着他们看,四人对视着,慢慢嘴角都露出笑意,一起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对方叫出名字来。。


中午,张扬走的稍远一些,去吃一碗盖浇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乘坐二号线前往浦东国际机场,下午刘前进的航班到达,他要去接机。

那边李凯已经站起来手伸得长长的在招呼服务员要再点单,海鸥拦住了他,说她就住在茂悦酒店,就是上来看看的,不想再喝些什么了。李凯嘀咕着,这怎么能行,这怎么好意思,还是坐下了,三人对视一眼,都知道这酒店的客房不便宜,海鸥这是成了大款还是嫁了大款了。

“慎重,你家里未必支持。”张扬一瓢冷水浇过去,这话不是李凯第一次说了,都快成他的口头禅了,再说李凯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父母都是江北市的机关干部,岳父家也是吃财政饭的,一门三副科并不是开玩笑的说法,在这种家庭环境下,他想离开体制势必会遭遇极大的阻力。

“妹子,你看多少成功学都不会成功的。”张扬默默念道,他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抓着车厢中央的不锈钢柱子,没有多余的手玩手机,他更喜欢观察周围的人,计算他们的生产值,比如雀斑女孩,磨损严重的COACH包包和优衣库服装表明她最多是个公司底层文员,这幅相貌连前台都干不来,不修边幅素面朝天表明她是个单身狗,也许和别人合租住在在六街坊这样的小区,每月工资五千,房租两千,正在攒钱买iphone最新款……

上海室内禁烟,李凯从饭店吃饭到酒吧,一直没机会抽根烟,现在走在路上可以抽了,不过看到海鸥他又忍住了。李凯和海鸥高中时成绩好,都进了江东大学,那时张扬他们都羡慕说他跟海鸥能成一对呢,也是,相比张刘二人,当年的李凯无论外貌,身高,学习成绩,还是兴趣爱好什么的都和海鸥更般配。

但是半小时过去了,刘前进还没动静,张扬再次联系,刘前进气急败坏的说托运的行李丢了,正在和机场方面交涉,张扬想去帮忙,但是根本进不去,正等的焦心,手机响了,他以为是刘前进打来的,接了却听到李凯的声音。

“哎呀真是难得,我们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海鸥先开了口,这次刘前进终于得到说话的机会,马上反应道:“15年了,自从你大二读完去英国留学后,咱们就再没见过。”

完了,终于来了,虽然不知道陈晶怎么知道的,但头顶压了一个月的利剑终于落下,张扬反而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他还庆幸海鸥没送他回来,万一被陈晶看到或听到是一个女人送他回来的,今天这事真没法善了了。

张扬懦懦的解释,“公司有点事儿,几个大客户......”

不知为什么,这次不一样了,张扬不想坐在门口等陈晶解气。他想起海鸥的豪爽大气,善解人意,心中还跳出个念头,如果自己现在去找海鸥,会不会发生什么,但转眼就把念头掐灭了,且不说海鸥对自己有没有那个意思,陈晶脾气不好,但人却不坏,女儿还小,这个家还要维持。这次也算他有错在先吧,先过了这个晚上,等明天再说吧。

海鸥说她在英国一直读到博士,毕业后在欧洲数个国家做过不同工作,后来便辞职成了自由职业者,做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签约摄影师,还是几家杂志的自由撰稿人。这些年足迹遍及几大洲,在非洲的草原上拍野生动物,在美洲玛雅金字塔考古,在印尼的雨林里走访原始部落,登过珠峰,做过达喀尔拉力赛的领航员。

“好,微信联系。”李凯挂了电话,张扬打开微信,建了一个三人小群,命名为三个火枪手,这是高中时期他们仨的外号。

国金中心的俏江南是张扬招待朋友的首选,这儿可以是陆家嘴的中心位置,可以俯瞰黄浦江,菜价不贵,人均二百元起,虽然没啥特色但是中规中矩,不出岔子,他点的菜式也是这里的招牌菜,晾衣白肉、鱼香肉丝、樟茶鸭、极品江石滚肥牛、红酒鹅肝、文房四宝,到了上海自然是要吃老酒的,一瓶古越龙山摆上来,三个火枪手举杯话当年。

妻子陈晶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她是上海人,家里的独女,父母都是工人,和张扬门当户对,就是脾气有点暴躁,随着女儿的长大,两口子计划再生个二胎,可是随着张扬的失业,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你等着,我会查你的支付宝,信用卡的,看看你花了多少钱。”

张扬先去结账,拿到账单的时候,心里紧了一下,单子上除了酒价还有服务费,税费,月月有工资时候他不会为这些花费纠结的,但失业让他对每项花费的态度都起了变化,前几天陈晶说女儿想要报乐高培训班,就被他以没用处学不到东西给拒绝了,他还记得女儿失望的眼神。

海鸥说忙啊,天南海北里跑,一直安定不下来,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也没人能陪她这么一起疯。现在光护照就三四年换一本,这次就是护照签证页都盖满了,准备回江北换护照来的。

李凯最终还是忍不住,拿出烟绕到花坛后面去抽。可能是这一晚上喝了三四种酒,也可能是心情郁闷,李凯明显有点多了,一直絮絮叨叨说海鸥够哥们,好兄弟,要么骂些单位的人和事,豪言说明天就去辞职;张扬恶毒的揶揄说明天是星期六,单位不上班,他酒量好些,但也喝的格外兴奋,特别想说话;只有刘前进喝的相对少,不过话也少。

张扬下了楼,走出小区,八月的良夜里,有虫鸣声响起。

列车每到一站,只有人上,没有人下,车厢变得更加拥挤,如同沙丁鱼罐头,终于,世纪大道到了,车厢空了一小半,张扬下车,随着人流向前走,世纪大道站是号称全国最大的四条地铁线中转换乘的大站,每天**期都能体会到一次小型的春运。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