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极品教师 姐姐 我的 夫妻 抗战 斗罗大陆 我是大神仙
雪姨 快递 大秦 二次元 盗墓 主播 帝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一顾倾城雪小说
一顾倾城雪小说

一顾倾城雪小说

分类:短篇小说

时间:2021-04-06 23:04:36

作者:东泽长宫主

最新章节: 一顾倾城雪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长歌陌路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神奇宝贝之逆流直上 史上最强邪君 比邻 天刑纪 铠甲勇士俊乌junwu 仙路徐行 擎天战意 我的物品能升级 穿越从武当开始 极道猎梦师

综影视之一顾倾城  一顾倾城林岚  都市之一顾倾城  一顾倾城小说顾南夏讲什么  一顾倾城小说顾萋萋  作者一顾倾城全部小说  桑榆江柏一顾倾城的小说  一顾倾城小说顾南夏  一顾倾城的全部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叫作《一顾倾世雪》,又名《与帝长诀》,作者:东泽长宫主,提供更多年城雪苏裴珩小说深度阅读。一顾倾世雪小说讲诉:年城雪被人陷害成了了妖妇,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阴谋而已。而苏裴珩这个她深爱着完全掌握着天下人生死的男人居然亲自动手将他们的孩子端掉了。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也出现断裂了。我仰头看他,只觉得一腔委屈无法诉说,喉咙哽涩,“皇上,臣妾绝无半点害人之心哪,还请皇上明鉴。”。


我的额间,自出生就有一朵淡紫色的鸢尾花胎记,不知哪一日一个江湖郎中从公府经过,说府内有妖孽,他日嫁人祸夫,入宫则祸天下,从此我背负上了“妖女”的名声,府内的人纷纷疏远我,就连爹爹,都没有看过我几次,甚至命人溺死我,幸亏娘亲发现,把我救了出来。

星儿的哭声把我拉了回来,我靠在床头,虚弱又疲倦,伤痕累累的手,无力地按住心口,从睁眼就一直在笑,星儿以为我魔怔了,轻轻地摇着我的肩头,我眼睛干涩,泪水怕是已经流干了。

我仰头看他,只觉得一腔委屈无法诉说,喉咙哽涩,“皇上,臣妾绝无半点害人之心哪,还请皇上明鉴。”

仿佛永远醒不来的沉睡中,一股说不出的力量把我往最黑暗的深处扯,有往事在我的脑海里浮起,像走马灯一样,旋转中一幅幅画面映入眼帘。

原来,他是来问这件事,若是当年,我不执意要嫁给苏裴珩,听从母亲的话,如今是不是就可以和一个温润柔情的男子在宫外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我失去了自由,还得到了苏裴珩的憎恶,这一生,也就这样了。

我费力地挪了一下身子,受伤的手颤抖着,勉强抓住他的衣摆,“臣妾不敢,臣妾爱慕皇上多年,心自然是向着皇上的,臣妾当初,是真心要嫁与皇上,想着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臣妾心中像倒了蜜罐似的,至于妹妹,父亲和爷爷的心思,臣妾从来干涉不得,臣妾不是存心要破坏皇上和妹妹的感情,还请皇上念在臣妾的一往情深,答应臣妾一个请求吧。”

夹子猛地收紧,一道穿心的痛传来,我惨叫一声,仰头看着这烟花绽放的璀璨夜空,泪水模糊我的眼眶,我椎心泣血地大笑,“若是当年,若是……”话未说完,眼前一黑,人就晕厥了过去。

现在我终于明白,当初因为苏裴珩是皇子,阳夔公府怕不好交代,就拿我充一个数,顺便发挥我祸夫的作用,为五皇子铺路,我阴差阳错,自以为实现了少女梦,活得扑朔迷离。

可是婚后三年受的都是冷眼,他总是厌恶地盯着我的额间鸢尾花,甚至掐住我的脖子,说若是我影响他的大计,他要我陪葬。

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名字叫做《一顾倾城雪》,这里提供一顾倾城雪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全文阅读,人物性情饱满,推荐阅读。一顾倾城雪小说精彩节选:若是当年,我不执意要嫁给苏裴珩,听从母亲的话,如今是不是就可以和一个温润柔情的男子在宫外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名字叫做《一顾倾城雪》,作者:文笔娴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一顾倾城雪东泽长宫主小说阅读,实力推荐。一顾倾城雪小说精彩节选:我呆呆地看着苏裴珩,华衣锦服,姿容清绝高贵,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雍容优雅,就如同我当年见他时的模样。

可是,我是不会告诉他这些的,叹了一声,“臣妾说了糊涂话,还请皇上不要当真。”

年沐月是二房所出,公府后辈只有我们两个女子,因为我传闻不堪,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我就羡慕她,苏裴珩的承诺是我唯一的安慰,没想到在情爱上,我同样输给了年沐月,只是我输了就输了罢,她何苦要对我赶尽杀绝?

我痛到晕厥,在他的眼里,只是皮肉之苦么,我感到说不出的讽刺,笑容收敛,朝他行虚虚一礼,“臣妾,谢皇上恩典。此番是臣妾嫉妒皇后受宠,所以才产生恶念,趁机伤了皇后,臣妾这般恶毒的女人,该凌迟,滚油锅才能抵罪。”

夹子套在我的手上,我死死地盯着年沐月,冷笑,“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苏裴珩看着我的样子,眸子深黑得宛若地狱,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你在笑,笑什么?你伤了朕的皇后,让你受一点皮肉之苦,你还这样怨毒?”

一个身影从宫外进来,我感受到了凛冽的气息,还没有来得及下床,苏裴珩就走进了房间,星儿要扶我下去,我用手肘支开她的手,脸上带着笑意,“臣妾手也废了,容貌也毁了,这副身子也不知道何时能好起来,皇上实在没有必要到臣妾这儿来,以免沾染了晦气。”

我是阳夔公府大房长女,出生的当晚,六月的凰城飞雪,一夜城白,母亲请来算命先生,先生说我的人生会有一道生死劫,渡过则生,渡不过则殒,母亲说先生端详着我,眼里有惊喜之光闪烁,因此她并不怎么担忧,我一定能从劫难里涅槃。

我咳嗽了一声,血沫溅在帕子上,“如若有一天,臣妾死了,还请皇上让人把臣妾葬入荒山野岭,臣妾只求做一抹自由自在,没有烦恼的魂儿。”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