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极品教师 姐姐 我的 夫妻 抗战 斗罗大陆 我是大神仙
雪姨 快递 大秦 二次元 盗墓 主播 帝少
首页 > 资讯

第13章 商议婚事

发布时间:2021-04-08 23:20:01

纪安歌就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像是周围突然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不知道廉耻,”呵,纪安歌怎么也会想起,亲生父亲会这样对待自己。她更有甚者一刹那不会产生了一个怪异的想法,其“不知廉耻,”呵,纪安歌怎么也不会想到,亲生父亲会这样看待自己。。

>>>《闪婚老公甜甜宠》章节目录<<<

《第13章 商议婚事》精选

纪安歌就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好像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不知廉耻,”呵,纪安歌怎么也不会想到,亲生父亲会这样看待自己。

她甚至一瞬间产生了一个诡异的想法,其实她不是纪冬的亲生女儿。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她自己极快地否认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她父亲纪冬一样花心。

纪安歌失望之余,更气愤自己从小到大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

她赫然想起昨天纪凯风与自己的对话,大哥一个人在国外一定很辛苦,而这都是拜眼前这个不吝于用最恶毒的语言去辱骂自己的亲生女儿的人所赐。

“爸,你已经很久没有和大哥联系了吧?”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纪冬怔了怔,充满怒气的辱骂声戛然而止。

“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纪冬本能地觉得纪安歌突然抛出这个话题没安好心。

果然,纪安歌就是有一开口就让他火冒三丈的本事。

“我不知道当年被您逼得远走他乡的大哥心里会不会有怨气,但我就是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自己亲生儿子的快乐在公司的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大哥一个人在国外偶尔会不会想到这个放弃了他的家,想到那个抛弃了他的人呢?他心里对您又会是什么样的看法?”

宋芝雅一阵恍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明显心不在焉起来。

无视纪冬变得难看的脸色,纪安歌继续说道。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不喜欢我,毕竟你对纪扬灵很好,被当作接班人培养的大哥更不用说,可是没想到亲情对于你来说,与公司利益相比较,竟是随时都可以舍弃的东西,我想大哥一定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当初才会那么干脆地选择一个人出国。”

纪冬仿佛被戳中了软肋,对纪安歌是滔天怒火。

大儿子纪凯风一直被他寄予厚望,他送他出国就是为了锻炼一下他的能力,为日后管理公司打下基础,而凯风也一直没有让他失望过,是天生的管理学的好手。

他计划送凯风出国也是纠结了一番的,宋芝雅也没少跟他闹过,又怎么会是纪安歌口中的片面的为了公司利益,他其实也是心疼纪凯风在国外受得苦的。

纪冬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手指着纪安歌的鼻子不住地点着:“你、你这个不孝女……我看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说着,纪冬扬手就要给纪安歌一巴掌。

纪安歌早有所料,在她为大哥鸣不平时,她就预料到了纪冬会惩罚自己,横竖这个家也不欢迎自己,谁都能教训她,这两天来她也没少挨巴掌,也不差纪冬的这一巴掌。

纪安歌闭上眼睛,做好了承受纪冬的怒火的准备。

这是她发泄这么多年自己心中郁结的代价。

然而几秒过后,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纪安歌疑惑地睁开眼,只看见纪冬高高举起的那只手掌被一只修长好看的手擒住,丝毫动弹不得。

而这双手的主人,竟是傅渊!

傅渊面色平静无波,纪安歌却莫名觉得他有隐隐的怒气。

纪安歌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始料未及,傅渊他刚刚不是回医院了吗?听他电话里的谈话,应该是很严重紧急的病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只见傅渊谦逊有礼地深鞠一躬,不紧不慢的说道:“您好,我是傅渊,也是安歌的合法丈夫,她年纪还小,如果做了什么错事还请见谅。”

突如其来的宣告,让在场所有人都一惊。傅渊的举止滴水不漏,明明是谦卑有礼的态度,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却让人不由自主心生畏惧。

跟在傅渊身后的纪扬灵,嫉恨地望着纪安歌和傅渊的背影。

刚刚给傅渊开门的时候,纪扬灵就被他的外貌惊艳,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她刻意做出不胜娇羞的样子询问傅渊的来意,谁知傅渊的回答让她脸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

这么极品的男人竟然就是纪安歌口中的今天早上和她领证的家伙!

纪家的社交圈她知道的一清二楚,纪安歌的名声早就臭掉了,即使有垂涎纪安歌美色的,也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绝不会有人会愿意和她结婚,所以即使纪安歌真的闪婚了,结婚对象应该也只是个普通人,甚至没准是次得拿不出手来见人的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纪安歌竟然可以和这样的男人结婚?和傅渊一比,江承宇就是相形见绌。

宋芝雅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连忙追问道:“安歌,这真的是你的结婚对象?刚刚不是说有事来不了吗?”

不等纪安歌回答,傅渊就很自然的牵起纪安歌的手解释:“实在抱歉,临时有趟急诊,耽误了来见岳父岳母的时间。急诊一结束,我就赶过来了,为的就是表达我的歉意。顺便,”他看了看纪安歌,“商量一下我和安歌的婚事。”

纪安歌觉得被傅渊握住的手暖乎乎的,听见傅渊说起他们的婚事,心里更是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傅渊是认真的,他真的接受他们的婚姻。

纪冬震惊后,断然拒绝了傅渊的话:“不行,安歌早就和刘经理定下了婚约,怎么能说改就改呢?”

刘经理没想到纪冬会突然扯上自己,直觉告诉他傅渊不好惹,连忙缩起脖子装隐形人。

好在傅渊压根就没注意刘经理,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傅渊知道了纪冬的态度也不恼,慢条斯理地说:“是吗?可是纪伯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婚约?您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安歌是你的女儿没错,可她也是一个独立的人,她有权选择自己的幸福,这一点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哪怕是她的父亲。”

他有点理解为什么安歌会向一个陌生男人求婚了,那种低着头碎碎念一样的草率求婚,是她最后的孤注一掷了吧。

男人的手微微收紧,一股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纪安歌望着傅渊刀削般的侧颜,眼眶瞬间湿润了,从小到大,会为她着想的人屈指可数,认识这么短时间的傅渊就是其中一个,她真的没想到傅渊会为她出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