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八零小美好 玉堂缘 太古龙象诀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邻居 极品教师 姐姐
我的 夫妻 抗战 斗罗大陆 我是大神仙 雪姨 快递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秀恩爱

发布时间:2021-04-08 23:20:01

看见傅渊朝她走来,纪安歌赶快正襟危坐,就像是一个深怕被老师抓到开小差的小学生。一直到傅渊的车开出停车场,江承宇仍一颤不动,像是成了一具雕像。望着那个消失了的车尾,江承宇深直到傅渊的车开走,江承宇仍一动不动,像是成了一具雕像。。

>>>《闪婚老公甜甜宠》章节目录<<<

《第17章 秀恩爱》精选

看到傅渊朝她走来,纪安歌赶紧正襟危坐,就像是一个生怕被老师抓到开小差的小学生。

直到傅渊的车开走,江承宇仍一动不动,像是成了一具雕像。

望着那个消失的车尾,江承宇深受打击,他本来以为纪安歌临时找的这个“丈夫”一定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家伙,结果现实摧毁了他的设想。

“你和江承宇说了什么?”纪安歌按捺不住好奇心,按江承宇那死缠烂打的作风,非得要揍一顿才老实,傅渊是怎么和江承宇交流的?

看傅渊回来的时候,江承宇的脸色别提多精彩了,那叫一个心如死灰,傅渊的毒舌她是领教过的,她想要和傅渊再取取经。

“江承宇?”傅渊不留痕迹的扫了眼纪安歌,“你前男友叫江承宇。”

阐述一个客观事实的语气,纪安歌愕然,他是介意她有前男友了吗?

“既然我们结婚了,你就应该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这是你作为傅太太的基本义务。”傅渊沉声道。

“傅太太”?纪安歌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有些恍惚,然后反应过来傅渊说得对,她现在的确是“傅太太”。

不过保持距离?

他是在吃醋吗,因为江承宇和她以前的关系?怎么可能,纪安歌摇摇头,他们才认识几天,就连傅渊会答应她的求婚,也许都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她知道两人关系没有近到吃醋的地步。

“江承宇是我的前男友,我们曾经交往四年。”纪安歌抱歉地说,“纪扬灵,刚刚你在纪家见过了,他们背着我在一起了,我成了那个局外人,就在昨天,我才知道和我交往四年的男朋友居然是我的妹夫,你说好笑不好笑。”

傅渊一副早就猜到了的样子,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

纪安歌说完就低着头,长发遮住她的大半个脸,她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着拳,面色凝重,仿佛在等待审判,她在等傅渊的回应。

傅渊不是什么帮她消灾的冤大头,他有权利知道这一切,不管他怎么看待她,哪怕会失望地下车就跟她去离婚,她也心甘情愿,她尊重傅渊的决定。

车停下来了,令纪安歌感到意外的是,傅渊不是把她载到民政局,拉着她去办离婚证的,他们又回到了纪家。

傅渊先一步下车,把还处于怔愣状态的纪安歌抱了起来。

快走到纪家大门口时,傅渊低下头对纪安歌说:“你不是问我和江承宇说了什么吗?我说,”傅渊笑得竟有几分邪魅,“你是我的女人,让他离你远远的。”

纪安歌心跳如雷,在羞涩的同时又感到一丝尴尬,这是怎么回事?

傅渊眸色一暗,此时纪安歌似是害羞的脸色粉红,胜过春天开的灼灼桃花,他仿佛要陷进纪安歌双眼中自己的倒影。

“我还以为,你会心急火燎地带着我去离婚。”纪安歌小声地说。

“离婚?”傅渊好笑又好气,“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我在你心里是一个闪婚闪离的随便的人吗?”

不过他们好像的确是闪婚的,随便吗……傅渊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我说过只有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尊重你的想法去离婚。”

纪安歌不禁想到,这就是说,只要她不提离婚的话,他们就永远会以夫妻的身份生活下去。

永远……好遥远的词。

“姐夫!”他们一进门,纪扬灵就凑过来跟傅渊套近乎,纪扬灵不情不愿地唤了声,“姐姐……”

“姐夫,你怎么又回来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上纪扬灵探寻的目光,傅渊面无表情,连个余光都没施舍给她。

倒是纪安歌回道:“本来我和傅渊打算去海边吹吹风,但是被扰了心情,俗话说好狗不挡道,但偏偏有条不识趣的狗横在路中间,你说气不气?这狗的主人也是欠收拾得很。”

纪扬灵的脸僵住,尴尬地说:“是吗……真是不凑巧。”

傅渊若有所思地看了纪安歌一眼,江承宇之所以会突然出现,肯定是接到谁的消息了,而这个人十有八九是纪扬灵无疑。

只是没想到她竟也会想到这一点,看来并不如表面这般单纯。

“姐夫,”纪扬灵不愧是纪扬灵,和江承宇有共同之处,那就是同样的脸皮厚,不顾傅渊明显冷淡的态度,还是巴巴地搭话,找话题,“你也辛苦了,要不要坐会儿,我去帮你沏茶。”

“嗯。”傅渊应了声,意外地接受了纪扬灵的献殷勤。

纪扬灵大喜过望,连忙赶着去为傅渊端茶了。

傅渊扶着纪安歌坐下,感受到她的视线,傅渊转头看向她,却见纪安歌像是做贼心虚一样挪开了眼。

“你在偷看我。”男人眉头一挑,语气少见的轻快。

“没有,你看错了。”纪安歌断然否认。

傅渊凑近她,忽然说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毕竟你妹妹对我可比对你这个姐姐要上心得多。”

“呵呵,怎么可能,你要是看上她,那你和江承宇那王八蛋也没什么两样。”

“嗤”傅渊眉头舒展,从嗓子里轻飘飘出了一声笑意,那股热气将纪安歌的耳根都烫红了。

“姐夫,茶,快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喝了。”纪扬灵暗骂纪安歌不要脸,面上乖巧的端着茶递给傅渊。

傅渊伸手接过茶,却没有喝,而是吹了吹上面附着的热气,说道:“口渴了吧,给你喝。”

说着体贴的把茶端给纪安歌,纪安歌红着脸顺其自然地接过。

“快趁热喝了,这茶凉了就不好喝了。”傅渊眼里只看着纪安歌。

眼看着纪安歌把自己精心准备的茶水一饮而尽,纪扬灵不由攥紧拳头却没法发作,只好把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对,姐夫说得是…茶凉了就不好喝了…”纪扬灵强颜欢笑地说。

纪安歌还是头一回见到纪扬灵这么吃瘪的样子,心里乐得飞起。

“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傅渊起身打算离开。

“姐夫,要不要我送送你?”纪扬灵还是不死心,从小到大,傅渊是头一个也许也是唯一一个这么不给她面子的男人。

“不用。”傅渊冷冷地说,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纪扬灵了。

傅渊临走前,不忘对纪安歌交代了句:“明天来接你,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旁边的纪扬灵气得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活像是快燃爆表的电灯泡一样眼看着他们秀恩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