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柯南 时光遇 重生八零小美好 玉堂缘 太古龙象诀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邻居
极品教师 姐姐 我的 夫妻 抗战 斗罗大陆 我是大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死战到底

发布时间:2021-05-04 20:56:58

“割地求和?”陈政的脸庞愈发的铁青出来。  “叔公的意思是,别人而已大军压境边境,我南周就得忍气吞声的跪地讨饶,还得主动将国土双手奉上,以祈祷片刻的苟延残喘?”  陈瑄皱眉头抚须,地说:“哪有你说的这么非常严重,这但是是一种外交手段而已,总比兵败“叔公的意思是,别人只是陈兵边境,我南周就要忍气吞声的跪地求饶,还要主动将国土双手奉上,以祈求片刻的苟延残喘?”。

>>>《捡个系统当皇帝》章节目录<<<

《第17章 死战到底》精选

  “割地求和?”陈政的脸庞越发的阴沉起来。

  “叔公的意思是,别人只是陈兵边境,我南周就要忍气吞声的跪地求饶,还要主动将国土双手奉上,以祈求片刻的苟延残喘?”

  陈瑄皱眉抚须,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这不过是一种外交手段而已,总比兵败亡国了要好。”

  “那是不是还要赔款?毕竟南越出兵十万,耗费粮草无数。”陈政继续冷声发问。

  陈瑄沉吟片刻,应道:“这个还要双方好好商议一下才行。”

  “割地赔款?呵呵......这种屈辱之事叔公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说出口,莫不是连你的这张老脸都不要了?”陈政怒声呵斥道。

  在残余的记忆中,陈政大概知道,原先的南周本来有十二县之地,这些年国土面积不断缩小,国力贫弱,就是因为割地赔款太多。

  其中有四县之地就是在陈瑄的主持谈判下割让给了邻国,南越得到了其中的两个。

  这些年南周有过几次外战,但缺少了周牧老将军坐镇,窦岳治下的南周军战斗力堪忧,很是吃了几次败仗。

  而每次兵败之后,无一例外的都是割地赔款求和。

  似乎这种屈辱的外交方式都成了南周的传统一般,这次仗都还没有打,竟然就已经想好了割地避战赔款求和?

  陈瑄满以为陈政初登国君之位,至少会考虑一下。

  一则是避免兵祸,进一步稳固国君之位,稳定国内的局势。

  二则是拉拢他以及一众世卿贵族,得到他的支持,这国君之位才会真正的坐稳了。

  但陈瑄万万没有想到,陈政会如此刚烈和愚蠢,竟敢大放厥词,甚至是当众辱骂他!

  “大胆!”

  陈瑄豁然站起,虎杖狠狠的砸在地上,气的胡子乱颤,身体发抖,恼怒异常的骂道:“陈政,你要是坐等南周灭国才甘心吗?”

  “叔公,寡人现在才是国君!你老人家该有点称呼上的礼仪吧?”

  陈政继续说道:“南周在寡人的手中再无割地赔款一说!要战便战!身为七尺男儿,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南周这些年让你们丢下的尊严,寡人要慢慢的全部讨回来!”

  “陈政,你.......”

  “夜深风寒,叔公年纪大了,不宜多待,还是早些休息吧,送武乡侯回府!”

  陈政说完,拂袖而去。

  “陈政,你这是无知!南周现在国力贫弱,经不起一点消耗。哪有什么一战之力,一万对十万?你这让要让南周灭国啊!你怎么对得起陈家的列祖列宗.......”

  在陈瑄在送走之后,周牧看了眼宝座之上沉思不语的陈政,试探性的问道:“君上,这样对待武乡侯,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老将军的意思是说,让我听从这老不死的建议,直接派人去找南越割地求和?”陈政问道。

  周牧摇头,说道:“末将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武乡侯在南周世卿贵族中颇有威望,君上得罪了武乡侯,等同于得罪了整个世卿贵族,这对君上日后施政很不利的。”

  陈政皱紧了眉头,周牧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现在的这个南周和古代的一些国家有些类似,有着大量的封建奴隶主和世卿贵族,这些人把持着大量的政权和军权,还拥有大量的土地、门客和奴隶,力量不可小觑。

  历史上的春秋战国形成的真正原因,其实还是因为这些封建奴隶主和世卿贵族的力量太过强大,以至于无法掌控,继而自立为国,形成了割据力量。

  “不利?呵呵,寡人现在手握兵权,还怕一个老头?”陈政冷笑。

  周牧大惊,“君上是要对武乡侯动手?不可轻举妄动啊,一动肯定会伤及国本的。”

  “南周现在病入膏肓,是得变一变了。动肯定是要动,而且是大动!”

  周牧心神震荡,他还是有些小瞧了陈政的野心。

  原来国君不只是想要对付武乡侯陈瑄,更是要对整个世卿贵族宣战。

  “君上!”

  “老将军不用再劝,你看这武乡侯的嚣张嘴脸,寡人不动他的话,他十有八九要动寡人。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先下手为强。”陈政说道:“武乡侯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南周国君,很不凑巧,寡人一向喜欢独断专行。”

  “他们敢!”周牧怒道。

  “死了一个窦岳,保不齐会有第二个。”

  陈政笑了笑,问道:“老将军,这些都是乌合之众,成不了多大的气候,迟早是要闹翻脸的,不如早作准备。其实,寡人真正担心的是那十万南越大军。”

  周牧陷入了沉吟之中,久久没有言语。

  陈政问道:“老将军,若是以我南周一万士卒对阵南越十万大军,能有多大的胜算?老将军不用顾虑,说实话就行了。”

  “必败无疑!”周牧只是简单的说了四个字。

  陈政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老将军毕竟是从实际出发,一切实事求是罢了。

  南周军队刚刚遭遇了兵变,现在又损失了多位将领,人心不稳,战斗力自然不强。

  另外在窦岳把持这么多年下,军队中的陋习恶风比较多,一时半会儿很难改正过来。

  很显然,想要重建南周军队的战斗力,还需要不少的时间和努力。

  “那老将军也是倾向于割地赔款求和吗?”陈政又问道。

  周牧摇了摇头,但也没有说出其他的应对方式。

  陈政紧盯着周牧的双眼,问道:“如果寡人一意孤行,势必要和南越大军硬碰硬呢?”

  “不辱使命,死战到底!”周牧回答了八个字。

  “好,有老将军这句话足矣,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寡人来想办法,夜深了,老将军早些回去休息吧。”陈政嘬了一个牙花,说道。

  “卑职告退。”

  送走了周牧之后,陈政沉吟良久。

  对于周牧的决心,他倒是不怀疑。

  不过周牧毕竟老迈,缺了一份锐气,守成可以,拓土就够呛了。

  让周牧带领一万大军去迎战南越十万大军,即便死战,貌似结局也很难更改。

  说到底,手边还是缺那种年轻的良将啊。

  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不在少数,但都是由那些传奇名将带领的,如果手边有那种名将的话,兴许事情会有转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