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刻骨铭心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3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第一次明白两年看不见几次的爸爸,是所以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结婚了的时候,她就理智的跑去蔓家当面对质。可爸爸新娶的那个女人,却指指鼻子骂自己和母亲,都是贱可爸爸新娶的那个女人,却指着鼻子骂自己和母亲,都是贱人,都是勾引别人的贱人。。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14章 刻骨铭心》精选

还记得小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一年看不到几次的爸爸,是因为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结婚的时候,她就冲动的跑去蔓家对质。

可爸爸新娶的那个女人,却指着鼻子骂自己和母亲,都是贱人,都是勾引别人的贱人。

她记得很清楚,那个美艳的女人,是如何气急败坏的指着自己破口大骂,骂自己是小贱人还不够,甚至还跑去自己的家里去闹。

那时候,蔓辉还小,妈妈的身体不好,只能靠替人做工这点微薄的收入维持家里的开销。

刚开始的几年,爸爸根本就不顾他们母子三人的死活,除了过年过节会给自己和蔓辉一点点零用钱以外,他从来不管她们三个人。

还好母亲之前还有一些收入,能够维持基本的家用。不然的话,他们三个人真的要露宿街头。

后来,爸爸的新太太不能生养,她和蔓辉,才重新得到那个男人的重视。可当她长大了以后,却又不得不面对那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无理取闹。

她记得,那个女人时常的带着一大群人来,气势汹汹的到自己狭窄的小家,在那个女人的冷笑声中,破败的家里被一群人打砸一空。

而她,只能和妈妈窝在角落里面,抱着年幼的蔓辉,冷冷的看着那些逞凶的人。然后,在他们走了以后,默默的收拾好一切,准备搬家。

被女孩子们的笑声从回忆中惊醒,蔓雪发现不知不觉的,她已经泪流满面。用力的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不管有多么的困难,有多少的苦难,只要她能够熬过来,那么等待她的一定会是美好的生活。

就算她已经失去了所有,可她还有蔓辉,那个笑的阳光灿烂的少年,她的人生,就算没有完全的失去一切的希望。

确定外面已经没有了那几个班里的女生,蔓雪才从自己藏身的地方出来。还好她刚才一直沉浸在回忆中,才没有听到那几个人对自己的辱骂。

更衣室里面已经没什么人了,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上体育课了,蔓雪抓紧时间更换自己的衣物。

打开更衣室的箱子,却发现有一封白色的信掉了出来。

捡起信,她却发现那信的上面,全部都是空白的,左右看了看没有别人,她拆开了手中的信。

上面没有任何的笔记,却让蔓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纸上面的字蔓雪没有看到,反而是那张印在上面的黑色图片。图片上赫然是蔓辉清瘦的身影。

图片好像是在一个角度偷拍的,即使没有那么的清晰,可蔓雪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清秀的少年被人绑在了凳子上,头垂着,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活力。

眼泪,瞬间涌上了蔓雪的眼睛,蔓辉这是怎么了?受伤了么?还是那些人在打他?为什么要把他绑起来?

不可以的,蔓辉从小身体就不好,天生就有哮喘的他,不能接触任何的动物的毛发。

他会不会犯病了?那些人有没有给他吃药,送他去医院?

小手,堵住了她原本红润的唇。小脸也瞬间变得惨白,蔓辉,她可怜的弟弟,现在他到底怎么样了?

身体,慢慢的从墙上滑落,少女坐在冰冷的地上,无助的看向四周,她不知道该向谁求救,也不知道该和谁说,冰冷的无助和绝望席卷了她的心。

突然想起手中还捏着那张纸,蔓雪立刻拿起来瞪大了眼睛看。上面没有人任何人的笔迹,只有一段打印出来的话。

‘你弟弟现在危在旦夕,想要救你弟弟,明天下午三点,学校后面的小仓库见,切记,甩开你的尾巴,不然,等着给你弟弟收尸。’

“不……蔓辉……欧炎翔……欧炎翔一定知道蔓辉在哪里,我要去找他,我一定要去找他!”

蔓辉的安危几乎让她丧失了自己所有的理智,把手中的信随意的塞进了衣柜中,确定别人看不到那张纸后,才跑到镜子前,检查自己的一切。

她不能让欧炎翔看出,她已经知道蔓辉的事情,深呼吸几下了以后,勉强的把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去。

门外等待的佣人和保镖,都十分不耐烦的看着更衣室的门口,那个女人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不会是趁机逃走了吧?阿虎和女佣对视一眼,刚想破门而入,就看到清丽的少女走了出来,可是,却没有换上运动服。

“阿虎,送我回家,我要见欧炎翔!”

阿虎没有想到,少女刚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要回去见少爷,有些为难的看着蔓雪,却只看到蔓雪精致的脸上,有坚定的神色,原本清澈的眼睛,有些急切,被这样一双纯净的眼睛盯着,阿虎发现,拒绝她对他来说,有些困难。

“这……少爷说了,没有他的话,任何人都不能随意的带你离开。”

阿虎其实并不是单纯的保镖,也是欧炎翔手下的杀手之一。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可这次,他却不得不错开了自己的目光。

“求求你了,我有急事,真的非见欧炎翔不可,求求你,带我回去!”

少女的急切让她有些失去了基本的理智,白嫩的五指,不自觉的抓在了男人的胳膊上。

婴儿肌肤般的光滑触感,就像是一道电流通过阿虎的心。冷硬刚毅的男人,第一次知道难为情是什么意思。想了又想,少爷的命令只是说要看住这个少女,有任何事情都要跟少爷汇报,可没说,不准蔓雪小姐中途回家。

“好吧,我们现在就回去,不过,你要跟少爷说,是你要回去的。”

有些意外阿虎就这样答应了自己要求,蔓雪立刻用力的点头,生怕男人反悔。

“好,我去跟他说,我们现在就回去,我们走吧。”

少女满脑子都是弟弟蔓辉,完全不知道刚才她的行为,有什么样的影响。现在的她,只想一心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大宅子,然后向恶魔讨问自己弟弟的情况。

“少爷,阿虎带着蔓雪小姐回来了,现在在路上。”

偌大的书房内,欧炎翔正在处理工作上的问题。抬头看了看门口的罗琴,带着无框眼镜下的眸子忽然一闪,浮现出一抹疑惑的神色。

“让他们回来,然后让蔓雪立刻来见我,还有阿虎,你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

罗琴恭敬的退下,书房中,只有男人形状优美的指头,轻敲着桌子的声音。

端起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姿势极其优雅的喝了一小口,收敛了冰冷气息的他,完美的不吝于任何一位尊贵的王子。

可他是欧炎翔,以霸主的姿态震慑于黑白两道的欧炎翔。这样的他,却没想到被一个女人绊住了脚步。

手中的白色咖啡杯停留在空中,水汽在空气中凝集又飘散,如同男人的思绪,明明清晰无比,却又混乱不堪。

妖娆的眸子,在透明的眼镜下,微微的眯起。头,靠在舒适奢华的沙发上,露出了诱人的喉结,他不经意中散发出的魅惑,足以迷惑每一个女人。可他,又是那样的无情冷酷,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只要不能走进他的心,死活都和他无关。

那个女人,和梦茹一样的娇小美丽,一样的精致澄澈,却一个是他刻在心上的爱人,一个是他踩在脚底的玩物。

放下了咖啡杯的手,从怀中掏出那颗贴在心脏部位的项坠,精致的项坠,雕刻着镂空的花纹,纷繁的花纹,汇成了一朵妖艳的玫瑰花。

将项坠贴在淡色的薄唇上,像是亲吻爱人的唇,那么的温柔,也那么的缠绵,却因为再也不能够和那个人相见,只能通过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去怀念爱人,邪肆的男人,却因为不变的深情,而变得凄美。

“小茹……”

镌刻在心上的人名,用低沉的声音念出,里面所蕴含的思念,只让人觉得刻骨铭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