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脆弱的男人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3

他从来不就也不是一个把自己真实的的情绪曝露出的人,别人都说他喜怒无常,可仅有小茹明白,他的喜怒,绝会是表面看出来那么简单的。记忆中,小茹玫瑰色的唇瓣,他还很清楚的记得我记忆中,小茹玫瑰色的唇瓣,他还清楚的记得那种香甜的芬芳。他还记得,那个美丽的少女,用清澈的眼睛,看透了他的心。。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15章 脆弱的男人》精选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把自己真实的情绪暴露出来的人,别人都说他喜怒无常,可只有小茹知道,他的喜怒,绝不会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记忆中,小茹玫瑰色的唇瓣,他还清楚的记得那种香甜的芬芳。他还记得,那个美丽的少女,用清澈的眼睛,看透了他的心。

让他那颗被冰封的心,瞬间被阳光温暖了起来。耳边,还有小茹甜美的声音,叫他‘翔哥哥’,那个娇小的人儿,被他放在了心里最柔软的角落,让他想要呵护一辈子。

大手突然狠狠的捶在桌子上,发出‘砰’的巨响。男人的手紧紧的攥着那只精致的项坠,脖子上银白色的白金项链,也‘啪’的一声被他扯开。

断成了两截的银色链子,在空中划出一道清冷的弧度,飞到了书房的地毯边缘。

刚才才因为思念爱人而柔软的双眸,瞬间变得锐利狠戾起来。如果不是蔓涌华那个该死的男人,小茹也不会……

想起那天见到小茹的样子,遏制不住的怒气就立刻吞噬了欧炎翔的心。邪恶的眸子,因为冰冷的愤怒而变得阴寒。

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冰冷的杀机肆起,俊美的脸上,笼罩着让人战栗的狠毒神色。

无论如何,蔓涌华敢动他的人,那么,他就要一点点的,把那个王八蛋的势力连根拔起,让他连翻身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豪车载着蔓雪,一路疾驰到欧家。以前,蔓雪只觉得从来没有一天,她会像现在这样,期盼见到欧炎翔。

当车开到了欧家的大门口,蔓雪却突然有点害怕。磨磨蹭蹭的从车里下来,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她可真是个笨蛋,胆小鬼!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两句,可蔓雪还是只能窝在房间的单人沙发里。

刚才,她是太激动了,一心想要知道蔓辉的情况,可是回来的路上,她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可能给蔓辉带来更大的灾难。

澄澈的眼睛急的乱转,她本来就是一个不善于撒谎,也不善于掩饰自己的人。特别是在面对欧炎翔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她的谎言,一定是漏洞百出。

白嫩的小手,无意识的绞在了一起。贝齿轻轻的咬着自己娇嫩的红唇,直到唇变得略微的红肿,却更加的诱惑。

自己要跟欧炎翔说什么理由才好?那个图片一定不会是欧炎翔给她的,因为她十分的清楚那个男人,他在威胁人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光明磊落,那么的理所应当。

可那又是谁的?突然想起之前的神秘电话,她的心,又乱了起来。一个欧炎翔还不够,那个神秘人又会是谁?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不过是因为身上流着蔓涌华的血,所以才招来了这些灾祸么?可她在蔓涌华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能够给他带来联姻利益的工具,即使没有了她,他也可以用别的手段,所以,对任何人来说,她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可即使这样,为什么那些人,都会一个接一个的盯上她?

在胡思乱想的少女,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房门已经被一双大手轻轻的推开,甚至,当那道修长的身影完全出现在她的身后,她还是窝在沙发里,专注着想着自己的问题。

接蔓雪的车回到欧家大院时,欧炎翔也正好完成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合上了电脑,他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

右手,一直紧紧的攥着精致的项坠,甚至在他还没有感觉到的时候,项坠尖锐的边缘,已经划破了他厚实的手掌。

顾不上也不想处理手上伤口,比起心的伤,手心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细微的伤口,很快就凝成了暗红色的血痂。

“少爷,蔓雪小姐回来了,不过,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丝不明所以的微光划过欧炎翔的眼睛,那个女人,不是吵着要见自己么?怎么这会儿,她反而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好在他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工作,索性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要耍什么花招。

伸手推开那个女人的卧室,魅惑的眸子,却被眼前的女人所吸引。

回忆,瞬间涌上了心头,刚刚平复的心情,又席卷而来,狂狷的情感,让他的心,差点被撕碎。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小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小小的身体窝在椅子上,形状优美的小腿,无意识的在那里轻晃。

明明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是心中的人,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应该是她的仇人,可那种几乎吞噬了他全部理智的思念,被他强行压抑了那么久却在接二连三的刺激下,终于全部的失控。

情不自禁的走到少女的身后,魔魅的眸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着迷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那目光是贪婪的,却也是深情的,有些情难自控,却也有些小心翼翼。

他期盼,期盼能够再次看到那个心中的身影,可他又知道,这是用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所以他又有些绝望的哀伤,当看到那身影实在是太过相似后,他又开始担忧起来,生怕这个小小的幻想,就像是泡沫一样,一瞬间就消失在他的面前。

这样复杂的情感是欧炎翔没有接触过的,他的心已经冰封了太久了,根本就不能够承受这么浓烈的情感。

看到小茹的尸体那天,他完全封闭了自己,不和任何人有任何的交流,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那是他第一次乞求上天,能够把他的小茹还给他,哪怕,让他和她一起死去也好,可惜,老天从来没有怜悯过他。

不知不觉中,欧炎翔已经走到了少女的身后。伸出手,颤抖的碰触到了蔓雪的身体,轻轻的触碰,就好像在触碰一个脆弱的肥皂泡。

不!眼前的人是真的,是有温度,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

瞬间,他再也顾不上其它,用力的把少女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拥抱着,惊人的力度,想要把少女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男人的动作吓坏了还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少女,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开男人的手臂,却发现男人的手臂就像是一条坚硬的铁链,牢牢的锁住了她。

“欧炎翔,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鼻间充斥的确实是男人熟悉的气息没错,可男人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控过。不断收紧的手臂快要把她的腰拦腰截断了,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可男人还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

“别走!别走!”

男人无意识的低喃,却清晰的传进了蔓雪的耳朵里面。低沉的声音中,从来不轻易显露的脆弱和深情,瞬间让女人的母性激发。

“好,我不走,不走,你放开我,好不好?”

停止了挣扎的少女,声音温柔细腻的安慰着紧紧的贴在她身边的男人。美丽精致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惊慌,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神色。

男人收紧的胳膊已经再也没有了力度,少女用自己娇嫩的小手,抚慰着男人的大手,一点点细致的接触,让欧炎翔的心,奇迹般的得到了抚慰。

第一次蔓雪才知道原来欧炎翔还有这么脆弱的一面,这样的欧炎翔就像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

男人的头,就靠在她的耳边,鼻间的呼吸,细细密密的喷洒在少女敏感的耳根后。让蔓雪的身体,不由得微颤,瞬间好像被抽走了全部的力气。

瘫软在男人的怀中,倾听着男人的心跳声,感受那一层薄薄的衣衫下的,肌力分明的胸膛上,慑人的热力。

少女娇小的身体,都贴在了男人的身体上,俩人的起伏是那么的契合。

原本是在安慰男人的蔓雪,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事情开始变得不同了起来。

“别走……别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