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现在,讨好我!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4

拖着少女回到他的书房,里面罗琴正重新整理他明日要用的文件。看见瘫倒在地上的少女,和怒不可遏的少女,罗琴识趣的又低头,拿起来自己的东西,已退出了书房。“女人,现在的后悔当初还“女人,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17章 现在,讨好我!》精选

拖着少女来到他的书房,里面罗琴正在整理他明天要用的文件。看到瘫倒在地上的少女,和怒不可遏的少女,罗琴知趣的低下头,拿起自己的东西,退出了书房。

“女人,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压住自己心中复杂的情绪,他只想给女人最后一次的柔情,可那冰冷的语气,却再次激怒了蔓雪。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除了威胁我,你还能做什么?”

蜷缩在坚硬的地上,即使地上有地毯,可蔓雪还是觉得冰冷刺骨。看到男人蓦然变得残暴的眼神,其实她的心,已经有了一丝后悔的情绪,可出于对她自尊心可笑的维护,她竟然丧失了自己的理智,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这个男人。

“杀了你?”男人好整以暇的蹲下身子,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温度。

“你配么?你现在连死都不配,你不是好奇,想要知道我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违逆我的代价。”

说完,男人就再也不管瘫倒在那里的女人,反而起身走到了自己的电脑边。冷悌的双眼,最后瞥了一眼少女,就开始敲击起自己的键盘来。

一时间,偌大的卧室里面,只有男人敲击键盘的细微声音,可坐在地板上的蔓雪,却越来越心惊肉跳了起来。

她怎么那么莽撞,明明知道那个男人不好惹,明明知道他是个不讲人性的恶魔,可她的心,怎么就那么轻易的脱离了一切的防守。

她已经在努力的克制自己,承受男人给予她的一切屈辱,把苦涩强忍着咽了下去,完了,今天,一切都被她一时的冲动毁了。

男人敲键盘的声音,就像是一枚枚钢刺,把她柔软脆弱的心,扎的千疮百孔,到底,那个男人要做什么?

看也不看柔弱的女人,欧炎翔的心,只想用残忍的手段,去折磨少女,舒解快要把他逼疯的情感。

“你不是想看你弟弟么?好,我就满足你。”

冰冷的声音,比身子底下的地板更让少女冰冻得彻底,颤抖的手,情不自禁的绞在了一起,纯洁的水眸,激动的看向男人,踌躇着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开口。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现在想求饶也已经后悔了。”

嘴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笑,男人的手指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键,瞬间,书房阔气的背投电视应声而开,里面的画面,顿时让蔓雪的心悬了起来。

电视里面的影像,好像是在一个空屋。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穿着破烂的清瘦少年,低着头坐在一张白色的椅子上,少年本来就纤瘦,却被五花大绑起来。

“好好看看,我的手下是怎么招待你弟弟的。”

男人的声音带着慑人的冰寒,让蔓雪不得不听从男人的命令,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期盼,希望那个少年并不是自己无辜的弟弟。可血脉血亲,又怎么可能认错。那少年就是她的弟弟,她可怜的蔓辉。

“不要,求你,不要伤害蔓辉,蔓辉有哮喘的,你不能这样对他,他会死的!”

不敢想蔓辉到底经历了什么,蔓雪才领悟到,自己的任性,到底会给蔓辉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什么都不顾的蔓雪,爬到男人的身边。把自己最后的一丝自尊都抛弃,她现在只求蔓辉的平安。

男人邪气的双眸上扬,不屑的嘲讽冷凝在男人冷峻的脸上。修长的腿叠在一起,有几分慵懒的诱惑。

“求你了,求求你了,欧炎翔,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可以接受,求你,放了我弟弟,他还那么小,那么瘦弱单薄,求求你了。”

清澈的眼泪,从少女水晶眸子流了出来。一滴滴的落在暗红色的地毯上,然后消失不见。

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脚边的少女,欧炎翔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折磨她的兴趣都失去了,那一串串晶莹的眼泪,一点点的把他心头的怒火浇熄。

越是怜惜她,自己的心就越是恨她,可他的心就越是煎熬。烦躁的情绪,让深邃的眸子,染上了焦躁的迷离。

“好,既然你说你可以什么都听的,现在,取悦我。”

清冷的声音,渲染出冰寒的气息。男人的长腿优雅的交叠,浅色的薄唇噙着一抹冷笑,丝丝幽寒渗透了少女的心。

“好,只要你能放过蔓辉,我什么都答应你。”

出乎男人的意料,女人今天居然没有一丝的反抗。精致的小脸上,无神的双眼,随意的看向地面。疲软的身体,靠着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勉强的站在了男人的面前。

她已经没有任何能够失去的了,母亲在临死前,曾经说过,不管遇到什么都要让她好好的照顾蔓辉。可她食言了,居然让蔓辉因为她,受到了那么多的痛苦。

自责和懊悔的心情,瓦解了少女骄傲的自尊,除了她的身体,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办法。

颤抖的双手,怎么也解不开领口处的纽扣。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女人,玩味的目光,打量着紧张的少女。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她每次都还是这样的羞涩,让他移不开眼睛。

一颗又一颗的纽扣,在少女纤细的手指的动作下被解开。少女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汹涌的欲望,在男人的心里翻腾,狭长的眼睛,眸色变得幽深了起来。

白色的校服上衣,从少女雪白的娇躯上退了下来,玲珑有致的身材,虽然没有那些女人诱惑的丰盈,却也有独属于少女的魅惑。

双手情不自禁的捂住自己的身体,少女扭过了脸,男人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炙热,让她无法招架……

“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还在装什么清纯呢?还是你妈妈教过你,用欲擒故纵的把戏,来勾引男人么?多好的家教,看来你是个好学生。”

贝齿咬住了红润的唇,脸也飘上了可疑的红晕,清纯中带着几丝诱人的妩媚。可她的心,却被男人的这句话伤到底。

她的母亲才是蔓涌华的原配!那个女人才是破坏他们家的第三者,可她和蔓辉,却都承担着私生子的骂名。

手在看不到的地方握紧了拳头,用力的指尖都泛白。拼命的压抑自己的痛苦,她只有忍耐,不管是什么样的侮辱,她都要吞下。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看到了电视上蔓辉的状况。

虽然听不到声音,可蔓雪还是看出来,弟弟已经醒了过来。少年的头抬起,和蔓雪有着八分像的清秀面孔,带着一样的倔强。

虽然衣服是破破烂烂的,但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蔓雪的心稍微的放下了一点点,恋恋不舍的看着屏幕中的弟弟,却没有看到男人眼中的不耐烦。

“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了?你忤逆我的意思,我却还让你见到了弟弟。”

男人欺身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呆滞的少女。冷漠的声音,透着丝丝的诱惑,他就像是一个收割人灵魂的魔鬼,只等着可怜的蔓雪,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灵魂。

纤长的手指,挑开少女颈上的发丝,暧昧的抚摸着少女光滑的肌肤,可那双幽深的眼睛,却闪着冰寒的眸光,残忍而嗜血。

“你只要不伤害蔓辉,我就会感谢你。”

咬着自己的唇,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感情来说出这句话,但是,她的心却是恨毒了这个男人。可她却无可选择,只能任由男人来践踏她。

男人没有说话,却用力的掰过她的身体,让她只能面对他,没有任何的选择。

“请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