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你不能出事!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5

今天晚上注定一生是一个不波澜不惊的夜幕降临时,更让她急切万分的是,她的嘴被人用透明的的胶带黏住了,的话她面前有面镜子,她就能意外发现,现在的的她,散披着一头秀美的长发,化妆打扮的痕迹了被一身白色的鱼尾裙,早就已经被一条红色的长裙所替代,款式,正去去年最流行的婚礼礼服。纤巧的玉足,被套上了一双同色的水晶高跟鞋。。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24章 你不能出事!》精选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更让她焦急万分的是,她的嘴被人用透明的胶带粘住了,如果她面前有面镜子,她就能够发现,现在的她,披散着一头秀丽的长发,化妆的痕迹已经被人抹去,露出了她原本就清秀可人的小脸。

一身白色的鱼尾裙,早就已经被一条红色的长裙所替代,款式,正去去年最流行的婚礼礼服。纤巧的玉足,被套上了一双同色的水晶高跟鞋。

恐惧,在心中滋长。可她还能睁开眼睛,却不能叫出声来。下面已经围了好多的人,但是在他们的眼中,楼上一动不动的蔓雪,好像是自己要跳下来一样。

“这位小姐,您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对啊,你还这么年轻,要是跳下来,不死也得成残废啊!”

显然底下的贵客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个轻声的女人,不少胆小的女性客人,已经开始忍不住尖叫起来。在最快的速度,几个身手敏捷的保镖已经跑到了屋顶,可他们直到上去才发现,蔓雪是被一种极其坚韧的保险绳掉在半空中的,更要命的是,绳子的末端既不在屋顶,也不在窗户上,居然在房子的半截处,神秘的消失了。

“少爷!是蔓雪小姐!这可怎么办,她现在很危险,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

罗琴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蔓雪的情况正是如此,虽然绳子捆她很结实,可没有人知道,那根绳子到底能够吃撑蔓雪多久,万一在大家没有想到方法以前,绳子负重超过极限,那等待蔓雪的,就像是那位围观着说的,非死即伤!

救命!谁来救救她!蔓雪在心中无声的大喊,恐惧让冰冷的泪珠从惊恐的眸子中流出,无所相依的感觉,让蔓雪的身体,也渐渐的变得僵硬起来。

站在下面的人,没有办法看清站在那里要跳楼的女人。只能从窗户和外面的微光中,看出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人影,在窗户的旁边。

“这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看的眉头蹙起,欧炎翔的心倏然收紧。虽然看不清眉目,但是那单薄的身影却让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回忆瞬间驳回,欧炎翔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一年前的这天,小茹就是用这种姿态,结束了她的生命。

“罗琴,你去通知阿虎,我要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告诉冷老爷,一定要把人救下来!”

修长的身影,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欧炎翔站在黑暗中,眯起眼看着窗上的女人,心中的疑惑越发的加大。淡色的薄唇弯起,极力掩饰的紧张,让俊美如魅的脸,看起来变得冷硬。一抹狠戾的神色划过他的眸子,不管是谁,胆敢挑战他的底线,都要付出代价。

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连原本微弱的风,都感到了毛骨悚然的寒冷。单薄的礼裙紧紧的贴在瘦弱的身体上,一阵阵颤抖,从她的心里散发到了每个汗毛上。

被风吹得干涸的泪痕,渐渐让眼睛恢复了清明。下面的人群,不断有人出声劝阻,上面也有几个身手敏捷的保镖,正在跟她喊话。可她不管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把身上的绳索变得松一些,尤其是她的双手,更是因为被捆住的原因,已经有了些麻木酸胀的感觉,甚至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眼睛不停的搜索着,可已经印刻在脑海中的身影,却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出现。有些失望,原来他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如果她及同年真的死在这里了,那他会不会放过蔓辉呢?

“蔓雪小姐,是你么?我是阿虎,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声?”

头顶上突然传来阿虎低沉的声音,一向稳重的男人,居然在声音中带了一丝压抑的惊慌。

听到阿虎的声音,蔓雪力气激动了起来,拼命的想要挣脱,却没有任何的作用。用力发出的声音,却因为底下围观的人的声音,消散在风中。那种突然燃起希望,却不得不绝望的感觉,更加耗费了她的力气。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蔓雪小姐,还是你不能说话?我现在在你的上面,你要是真的不能说话,就用力的荡向左边!”

原来,能够理解自己的人,竟然是这个整天都闷声不响的保镖。心中不免失望,可求生的强烈欲望,还是让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稍微的偏向了左边,可立刻就被绑在身后的绳索拽回,不过,好在阿虎不顾危险,把半个身体都探了出来,才看清了蔓雪的动作。

“好,我知道了,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不能说话,我一定会救你上来,你放心就好。”

阿虎的声音,让吊在半空中的蔓雪,心里有了些安定感。可事情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即使阿虎知道她不能说话,却不了解她现在的情况。

被人捆在那里,又吹了一段时间的冷风,蔓雪的神智,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身体不再挣扎,连体温也渐渐的冷却。

今晚,她的生命就要在这里终止了么?蔓雪在心中冷冷的笑着自己,真是可悲,即使在这样的情况里,她的心,居然还在期盼那个男人的乞怜。难道,自己真的卑贱到这种地步么?

“蔓雪小姐,你要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

房顶上的阿虎不惜任何的代价,一定要把那个女孩救上来。可蔓雪,却早就丧失了那种求生的勇气。大大睁开的双眼,有些干涩和疲惫,尽管如此,还是在不停的搜寻那个男人的身影,难道,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么?心,瞬间变得好难过好难过,他不是说过,自己的命是他的么?为什么现在她要失去自己的生命的时候,那个男人却还是不出现。

瞬间,她的心,被一个念头所撷获。会不会,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那个那人授命的呢?

是了,除了那个男人,没有人知道她在那个屋子里。一定不会是那个误入的男人,他的眼睛是那么清澈,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厌烦和仇恨,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除了欧炎翔,还会有谁会对自己做这种恶趣味的事情呢?

绝望瞬间被巨大的愤怒所替代,蔓雪立刻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遂了那个男人的心意。努力的睁着干涩的眼睛,不,她绝对不能死,要是死了的话,那个男人一定会用冷酷的嘲讽,来宣布自己的陨落。

“蔓雪小姐……你……怎么会被人捆在这里?”

出于所有人的预料,阿虎竟然不顾楼顶上保镖们的劝阻,只用一根安全绳绑住自己,就下降在蔓雪的面前。怪不得不管那些人怎么劝她,蔓雪都固执的站在窗口,原来,她根本整个人就是悬空的,而且那扇窗户明明是开着的,可却没有任何人出现在那里。来不及细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受罪的蔓雪解救下来。

蔓雪被困的位置很奇怪,明明已经完全悬空在窗子外面,可在房顶上,却看不到任何绳子的痕迹,现在他只能用一根安全绳吊住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着力点。想把蔓雪解救下来,他只能在解开蔓雪绳索的同时,把她用力的推进窗子里。

“你现在还能动么?”

蔓雪惊讶的看着和自己齐平的男人,晶亮的眼睛瞪大了看着面前的男人眼中,有着男人之心的神色,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男人的腰上,只拴着一根单薄的绳子,在深浓的夜色中,摇摇晃晃,只要一个不小心,人就会摔下去,虽然下面不是万丈深渊,但是一个普通人,肯定会被摔得非死即伤。

“别顾着这样看着我了,听我的话,等会我会把你身上的绳索隔断,我喊三二一,你就用力的荡进窗子里面,知道了么?”

急切的点了点头,蔓雪又摇了摇头,水晶眸子着急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阿虎突然羞涩的笑了一下,虽然细微,却有能够让人安心的作用。

“我没事,我伸手好,一会儿你荡进去,我就让上面的人拽我上去,记住我的话,我现在就要割绳子了。”

蔓雪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听明白了,男人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银白的颜色,泛着锋利的冷芒。蔓雪和阿虎都是一样的紧张,如果他们的配合有任何的懈怠,那么,事情就会变成未知的结果。

用力的割着绳子,因为悬空的关系,阿虎只能用一只手按住蔓雪的肩膀,然后用另一只手去割绳子。这样,他就没有任何的保护自己的力量了,蔓雪有些担心,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能力。

“好,绳子只剩下一点点了,我要开始数数了。三,二,一,用力荡过去!”

外力混合着蔓雪的力量,蔓雪用力的撞进了自己身后的窗子,可那里面,却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还来不及看清周围的情况,外面就传来了那些客人的惊呼声。

顾不得自己全身的酸痛和绳索,蔓雪用身体拼命的爬到窗户前。因为她的动作,身上的绳索已经松开了一些,用力的挣脱来手上的绳索后,蔓雪终于倚着窗边爬了起来。

“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蔓雪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窗户的外面一块突出的房檐处,抓着一只白色的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颤抖的手费力的撕开了自己嘴上的胶布,完全没有顾忌到已经被粘性的胶面带下来了一层薄皮,现在的她,只想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虎!是你么?你怎么样了?”

嘶哑的声音早就没有以前的圆润清亮,可那种焦急,却足以让人知道她的心情。

“我没事,蔓雪小姐,你现在立刻出去,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尽快从这间屋子里出去!”

阿虎的声音带着急迫和匆忙,可蔓雪却顾不得,不管怎么说,男人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现在生死就在一瞬间,她是不可能置男人于不顾的。娇小的身体尽力的探出窗外,被绳子嘞得通红的小手,用力的探了出去,尽管把脚踮起,但是却勾不到男人的手。

“怎么办,我拉不到你,阿虎,你坚持住,你千万不能有事!”

“不行!你快点出去,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是有功夫的,我现在这样是拖住少爷,因为……不管是什么,你快点出去,记住,一定不能让少爷看到你在这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