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我会照顾你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5

极少听见这个稳重的保镖,会用这种急切地的声音说话的,有些被吓到的蔓雪,虽然心里但是忐忑不安,可但是会觉得自己冲回去找人去救阿虎很好。“好,我听你的,你安心,我会找人“好,我听你的,你放心,我会找人来救你的!”。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25章 我会照顾你》精选

很少听到这个沉稳的保镖,会用这种急切的声音说话,有些被吓到的蔓雪,尽管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可还是觉得自己冲出去找人去救阿虎比较好。

“好,我听你的,你放心,我会找人来救你的!”

蹒跚的从窗边走向门口,急切的心情让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环境。用力的握住冰凉的门把手,她只想从这里出去。可事情却与她的意愿背道而驰。用力的扭着门把手,可却丝毫没有撼动。

大力的想要把门打来,可那扇门偏偏是那么的牢固,丝毫没有被打开的意思。上午被关在厕所里面的经验,此刻浮现了上来,并不美好的记忆和已经被惊吓折磨得蔓雪,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关着我!放我出去!”

黯哑的声音带着让人震撼的心碎,没有人能够体会出蔓雪心中的恐惧和渴望。为什么只有她会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愚弄?为什么所有人都只当她是个玩偶,从来不把她当成人看?

“开门!我知道你在外面,不仅是你,还有你们,你们都在外面!不要以为关住我,我就会怕你们!我绝对不会放弃,绝不!”

精神有些恍惚的蔓雪,只是想把自己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红肿的手不停的拍打着那扇厚实的门,极近麻木的手,已经让痛感变得不那么的敏感,除了发出那种拍打的声音让人觉得越来越压抑以外,情况没有任何的改观。

可外面的阿虎,却没有坐以待毙。他心里有些焦急,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内,没有人冲到这个窗口去救人了。这里是……可既然为了救人,他让蔓雪小姐进去了这个房间,他就要尽量的拖延时间,如果被少爷知道了,那么蔓雪小姐,一定会受到比坠楼更加痛苦的伤害。

“罗琴,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阿虎?”

站在角落中的欧炎翔冷眼旁观,只有站在这里,他才能看清楚现在的情况。那个女人站在的位置,倏然让那双狭长的眸子收紧,俊美的脸再也没有了那种悠然,取而代之的是压抑着痛苦的冷漠,只有在黑暗的隐藏下,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少爷稍等,我去看看。”

皱了皱秀气的眉头,罗琴也能看出来那个栓了一根绳子,就掉在半空中的男人,就是和自己合作了许久的阿虎。

修长的身影有些僵硬,垂在俩边的手也悄然的握紧。如魅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冷入髓的寒光。那个房间,那个窗口,那个女人,那个夜晚,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挥之不去,避之不及的噩梦。

可那噩梦,偏偏在他强行压抑了一年以后,又再度爆发,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态势。

想走,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动了,那僵硬的身体,甚至让他连迈出一步的力量都没有。上一次,有这种无力感的时候,还是在最后看到小茹时,可今天,他却被记忆强行禁锢住了。

不,他绝对不能妥协,如果小茹在这里,她也不希望看到这么懦弱的自己,回忆就是回忆,它绝对不可能阻挡自己的脚步。

强行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主动权,欧炎翔终于迈出了一小步,尽管步伐还有些僵硬,但是他的心,却在一点点的恢复清醒。

不管那个窗户上的女人出于什么目的,他一定要把她弄下来,然后再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家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地方,绕过人群,从侧面的一个小门里钻了进去。心里,不禁有些触动,那里,曾经是自己和小茹,偷偷在宴会中溜出来玩的地方。

脚步也只是停顿了一下,欧炎翔就跑到了大厅里面。因为外面接二连三的事故,除了几个留守的服务声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人在这里。

“欧少爷,那个房间里面好像有声音。”

脚刚踏上第一阶楼梯,就有一个穿着制服的侍应生和欧炎翔报告,只是愣住了那么几秒钟,随后,看不清的狠戾就划过了他的眼睛。

那里,是他亲手封起来的,连冷家的人也不能轻易的进入,到底是谁,尽然胆敢侵犯他的禁区,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让它发生,不管是谁,只要是进到那间屋子,就一定要被他亲手放逐。

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了三楼,在这里,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房间。门外,已经围着侍应生,除此以外,还有一个穿着神色西装的男人和一个一身粉色礼裙的女人。

“翔哥哥,你终于来了,这个房间里有声音,我和爸爸拿不定主意,到底是打开还是不打开,你能来就太好了。”

狭长的眸子瞥过一边的男人,虽然对方在名声上是他父辈的长辈,但是被他那双寒冷的眼睛一扫,对方还是有些噤若寒蝉,丝毫没有了在商场上处处得意的姿态。

说到底,欧炎翔还是恨他的,如果不是他以前在商场的作风太过卑鄙无耻,也不会给自己留下那么大的隐患,甚至,还配上了他亲生的女儿。

还好,他不是那种能够丧心病狂到自己的儿女也不顾的人,起码,在小茹去世以后,他还是一夜就像是老了十几岁一样,不仅如此,甚至连明光的事情也不管,完全丢给了他的儿子管理,而他,就整天在世界上的各个地区行走,那种苦行者一般的生活,让他的眼睛失去了以前的精明,却多了几分沉淀。

“冷伯父,”踌躇了一会儿,欧炎翔还是决定要原谅那个老人,毕竟,他是小茹的亲生父亲,即使他的面貌已经随着岁月老去了,可欧炎翔还是不能允许任何一个,和小茹有关系的人,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别走了,小茹他,也希望你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抬起头看着俊美的男人,浑浊的老眼,倏然迸发出复杂的情绪,欲言又止,却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爸爸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可是翔哥哥,里面的人要怎么办?”

俏丽的粉裙蔓雪,踌躇的站在门的面前,雪白的小手不安的绞紧,精致的小脸有些为难。

“开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邪魅的男人居然要求开门。这里,可是他的禁区,不管是欧家还是冷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进到这间屋子里面。所以猛然听到欧炎翔的话后,人,还是不由得一愣。

“可这里是……”

“不管是哪里,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在这里面,我不想再弄脏了这个房间。”

欧炎翔的坚定,是所有人都不能抗拒了,毕竟,当初强行封锁这里的人是他,今天要打开的人还是他,任谁都知道,这里曾经是他最伤心的地方,在这里发生的事,是俩家人心口横贯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华叔,和我去拿房间的钥匙。爸爸、翔哥哥,你们稍等一会儿。”

谁又能违逆他的意愿呢?粉裙蔓雪,只能黯然的转过头,和等候在一起的老管家一起去拿尘封已久的钥匙。精明干练的老管家,也只能遵从,俩人快步从顶楼离开,而后这里的所有人就陷入了让人窒息的沉默中。

这扇门的隔音效果实在是不错,在外面只能勉强的听到有人砸门的‘砰砰’声,那个夜晚,当小茹遇到伤害的时候,是否也曾经这样声嘶力竭的求助过,然后,再一点点的绝望,最后,走向生命的末路呢?

恍惚间,自己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继承了欧氏并且把其生意规模扩大了一倍不止;相爱多年的恋人今天就要成为他的准新娘;父母亲眷的祝福和艳羡让他得意洋洋,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小茹一定会和他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对儿。

“钥匙来了,翔哥哥,你亲自打开门吧。”

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他的回忆,回过神,看了看那个粉裙的美丽蔓雪,有些恍惚,已经有多久没看到这张刻印在记忆中的脸了呢?

和小茹有八分相像的蔓雪,是小茹的亲生妹妹,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认错过,只有那个女人,不管怎样的顺从,都会在清澈的眼中流露出傲人倔强的女人,才频频和心中的影子重叠交错。

“好。”接过钥匙,邪魅的脸上已经不见任何的落寞神色,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俏生生的蔓雪,轻轻开口。

“欣茹,我还是觉得你叫我姐夫比较好,虽然小茹已经去世了,我还是要担负起照顾你的责任,你是小茹唯一的妹妹。”

蔓雪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可是,却还是低下了头,任由一抹失望的情绪划过双眼。

“好……姐夫……我……”后面的话,越来越低沉,只有蔓雪才知道,自己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拿过管家手里的钥匙,那银白色的,烦着银光的钥匙,突然觉得有些烫手。明明是微不足道的重量,可是在他的手中,差点让他有想要丢掉的冲动,不过是一扇门而已,仅此而已。

钥匙被塞进了钥匙孔里,只需要轻轻的转动,就能够打开门锁,明明是几秒钟的事情,可欧炎翔却像是经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觉自己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勇气。然后‘咔哒’一声,一切不愉快的回忆,都消失不见了。

门被人在外面打开,瘫坐在地上的蔓雪,猛然间被光亮所惊醒。白色的灯光明亮,晃花了她的双眼,低下头缓了几秒钟后,她才看清面前的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