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反派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玫瑰之恋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5

有些吃惊的望着对方,自己偏偏好好的的,对方竟然在劝自己哭。但是,她了下定决心,肯定会在任何人的面前哭出。“我但是医生哦。”秦何轻声的安慰着面前的蔓雪,虽然蔓“我可是医生哦。”秦何轻声的安慰着面前的蔓雪,尽管蔓雪倔强得不肯流露出一点点的悲伤,可是那双水晶般的眼睛里,却分明有让人心折的痛苦。。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27章 玫瑰之恋》精选

有些惊讶的望着对方,自己明明好好的,对方居然在劝自己哭。可是,她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会在任何人的面前哭出来。

“我可是医生哦。”秦何轻声的安慰着面前的蔓雪,尽管蔓雪倔强得不肯流露出一点点的悲伤,可是那双水晶般的眼睛里,却分明有让人心折的痛苦。

“我是医生,能看出你内心的伤口哦,如果你不哭出来,那些伤口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搞不好,还会感染,到时候,我就要给你做手术了哦!”

明明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语气就像是哄一个小孩子,但是眼泪,就是那么听话的流了出来。

明明她还在努力的笑着,拼命的隐藏着自己的痛苦,但是那悲伤,却还是这么轻易的就侵蚀了她的心。

“哭吧,就这么哭出来,放心,我不会把你哭了这件事告诉给任何人,而且纸巾还是无限量免费供应的哦。”

蔓雪看着对方温柔的笑脸,眼泪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夺眶而出。在白嫩的脸颊上,流出一道道透明的湿润泪痕。

崩溃般的痛哭了一阵子,在秦何的怀抱中,她似乎找回了久违的安全感。她知道,这个男人即使是欧炎翔的朋友,也绝对不是冷酷无情的男人。秦何就是这样,他总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别人的信任,要不然怎么是出名的医生呢?

“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控制住,害你衣服都湿了一大块。”

抱歉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因为自己的大哭,对方胸口处有了一块明显的湿痕。就像是男人说的那样,能哭出来实在是太好了,不仅心里的抑郁减轻了一点,似乎手脚都不再那么的疼了。

“没关系,你还算是好的了,我的那些病人啊,动不动就蹭我一身血呢!”

秦何故作轻松的语气让蔓雪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看到她的笑颜,对方也终于露出了笑脸。两个人虽然相识不到一天,却都觉得彼此很投缘。

“那个疯女人跟我说,你是一个很纯净的人,刚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你就和她讲的一样。”

良久,秦何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话,却让蔓雪有些不解。看到蔓雪疑惑的样子,秦何知道自己的话有些唐突了。

“那个女人你也认识,就是丽莎。她和欧炎翔,是我最好的朋友。”

丽莎,就是那天给自己做造型的女人,她不是欧炎翔的床伴么?

“我们三个之所以能够凑在一起,是因为小茹,也就是这个冷家之前的大小姐。我和阿翔是大学同学,丽莎和小茹是最好的朋友,后来,阿翔和小茹在一起了,我们也就渐渐的熟悉了。”

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情况?丽莎既然是冷家小姐的朋友,那为什么还会和欧炎翔在一起?别说他们是盖着棉被纯聊天,那可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可这个冷家的大小姐,既然是欧炎翔的女朋友,为什么……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秦何没有给蔓雪说话的机会,反而是递给了蔓雪一杯温水。示意她喝下去,然后拿起了另一杯,在轻抿了一口后,拿在手中,眼中玩味的看着透明的水杯。

“我和阿翔是大学同学,在美国的四年,我们两个志趣相投,然后就成为了好朋友。而小茹,哦,她的全名叫冷梦茹,是冷家的大小姐,也是阿翔青梅竹马的恋人。”

沉默而震惊的听着秦何的话,蔓雪只能选择乖乖的喝着杯中的水,其实,她无意探听别人的隐私,只是,还是不免有些好奇。

“那个男人,也会爱上女人么?在他的眼中,不能容下任何女人,所有的女人在他的心里,不过是玩物而已。”

“不,你错了。”秦何突然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蔓雪,他知道为什么蔓雪会这样想,也许在每一个人的眼中,这一年内,欧炎翔给大家的,的确是这个印象。但是,他这个好朋友却知道,他的放荡不羁,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伤。

“他对小茹的心,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敢说,如果你看到那个时候的他,一定会觉得很讶异,可他就是这样深深的爱着小茹,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意外,小茹也不会这样香消玉殒,也许,他们就会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对儿神仙眷侣。”

把水杯放在腿上,蔓雪细嫩的五指,悄悄的摩挲着温热的水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何明白欧炎翔对蔓雪的所作所为,让她一时相信欧炎翔的苦衷确实是有些为难。但是,他还是想让蔓雪明白,阿翔并不是她所认为的那样,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蔓雪能够进入欧炎翔的心,这样的话,阿翔就不会沉浸在失去小茹的痛苦中了。

“好了,我知道我突然跟你说这些,让你觉得有些突兀,但是,我只是想让你们之间的误会不再那么深而已,毕竟,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哦。”

托付终身?蔓雪觉得用这四个字来形容那个恶魔,简直就是对这四个字的侮辱。再说,不管他或者不是,对自己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差别,他们,只是用于的仇敌,仅此而已。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你好好休息,脚腕和手腕上的伤,我都帮你上了药膏,等你回去了,要记得一起拿走,一天三次,要记得哦!”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他只能无奈的起身,其实秦何还有好多话要对蔓雪说,可是,有些话他又觉得不应该是他来说的。总之,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让蔓雪和欧炎翔在一起。

起身离开了客房,留下蔓雪一个人在里面休息。蔓雪单薄的身影,的确和小茹有几分相像,可她却比小茹又多了几分坚强。

沉默的走在冷家的走廊里面,佣人们都赶着去安抚受到惊吓的宾客了,因此在走廊里,他没有碰上任何一个佣人,但是,他却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一个房门前,象征性的敲了一下,就推门而入。

“阿翔,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布置得十分温馨的房间里,那道熟悉的修长身影站在窗边。长指夹着一根烟,浅色的薄唇悠然的突出白色的烟雾,在整个房间中飞散,迷离。

“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欧炎翔并没有回话,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自顾自的坐在一边沙发上,环顾着这个优雅的房间。

“我知道不是你,那个房间是小茹出事的房间,你连靠近都不肯,更别提进去了。可你不觉得这件事奇怪么?知道具体事情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已,我看了她穿的衣服和位置,绝对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做到的。”

欧炎翔终于转过头,可目光却不落在好友的身上,反而是看向那张造型精致的梳妆台,上面,又一个小小的盒子,被人打开了。

“我知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里面有久不常见的落寞和凄凉。俊美邪肆的脸上,一双狭长的眸子,幽深冰冷,让人心颤。

“我知道光凭那个女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但是,她刚才确确实实的在这个房间里。而且,玫瑰之恋也丢了,阿虎说,他守在那里,没看到任何人,冷家的人也不敢轻易的进来,看开是被那个女人拿走了。”

“玫瑰之恋么?就是你送给小茹的那枚戒指?上面有市价三千四百万美金的钻石?”

欧炎翔点了点头,姿势优雅的吸了一口手中的烟。他们都是富家公子,虽然对这些东西不那么的在乎,但是,这枚戒指却对他有特殊的含义。这是欧家的传家宝,也是他和小茹的婚戒,却没有机会给心中的那个人戴上。

“她是蔓涌华的女儿,骨子里到底是流淌着那个人卑贱血液。看来,她一定是拿走了戒指,至于被人绑在窗外,我觉得,应该是她自己做的,为的就是能转移我的视线,好让人察觉不到那个戒指被人拿走了。”

秦何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很少能够看到欧炎翔会这样讨厌一个人。尤其对方还是个年轻的无辜蔓雪,到底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误会。

“你不觉得你这么说,是对她的偏见么?就算是她拿走了,那她大可以偷偷的藏在身上,然后一走了之。一枚戒指而已,随随便便藏在那里都可以。她又何必大费周章,而且,你知道她的手脚都差点被捆到坏死,谁会这么傻,用这种方法呢?”

其实欧炎翔也并非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笃定,这件事处处都透着古怪,这种抓不到摸不着的情绪,让他十分的挫败。

他习惯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突然冒出一件事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又触及到那个尘封的往事,让他的心,登时大乱了起来。

“不管是谁做的,我都不会放过他,可是这个女人,我也一样不会放过。”

丝毫没有任何的让步,即使面前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但是谁都无法阻止他为小茹报仇的脚步,他会扫清一切的障碍。

“何苦呢?我知道你想用蔓雪姐弟去把蔓涌华引出来,可你也没必要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吧?”

“看来,你很喜欢她么?一见钟情?”

突然觉得,好友一味的为蔓雪求情,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明明他们才认识这么会儿,连一向都冷淡无情的秦何都在给那个女人求情,更别说二十分钟前,打过电话和他大喊大叫的丽莎了。

秦何是个医生,在他的医院中,他早就已经见惯了生生死死,对于生死离别来说,他已经不再那么在乎了,所以,他虽然对每个人都礼貌有加,但是却是出名的冷淡。

所以能够让秦何主动求情,在欧炎翔看来,是那么别扭的一件事情,所以,他的心,反而是越发的认为是那个死女人做的。

“我不可能喜欢她,你知道原因的。”

“怎么不可能,除非你喜欢的是男人!”

颇有些无奈的看着耍赖的好友,秦何明白欧炎翔其实只是转不过这个弯来。多说无益,不管自己说什么,也要他明白才行。

“事情不管到什么样,你最好都别后悔,我医院里下午还有一个小手术,先走了。”

不等对方有什么话说,秦何就立刻从屋子中消失。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欧炎翔一个人。

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了斗嘴的对象,一瞬间有些寂寞。玫瑰之恋的盒子还摆在桌子上,奢华的天鹅绒制材,只剩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盒子而已。里面,那只造型精巧的钻戒,已经不见了踪影。

修长的腿交叠,欧炎翔依旧优雅慵懒得无懈可击。但是,那双勾魂的星眸,此刻却有些暗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