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寸人间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付出代价

发布时间:2021-07-22 21:51:05

这间屋子,是小茹死后住的屋子。即便过了两年的时间,虽然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小茹死后的样子重新布置的。也没任何的移动,也也没任何的改变。么那件事,真的是那个女难道那件事,真的是那个女人做的么?其实他也在怀疑,蔓雪那女人并不知道小茹过世时候的样子,而且这件事在冷家也仅仅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已,就连当初亲眼看到的佣人们,也都被他打发了,怎么可能会让一个身为陌生人的蔓雪知道呢?。

>>>《痴爱欲罢不能》章节目录<<<

《第28章 付出代价》精选

这间屋子,就是小茹生前住的屋子。即使过了一年的时间,但是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小茹生前的样子布置的。没有任何的移动,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难道那件事,真的是那个女人做的么?其实他也在怀疑,蔓雪那女人并不知道小茹过世时候的样子,而且这件事在冷家也仅仅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已,就连当初亲眼看到的佣人们,也都被他打发了,怎么可能会让一个身为陌生人的蔓雪知道呢?

空气中似乎多了一些阴谋的味道,浅色的薄唇勾起邪魅的弧度,即使触痛了他的心,让他看似丧失了一些理智,但是他还是欧炎翔,还是那个叱咤黑白俩道的霸主,在他的面前耍阴谋,早晚,会被他挫骨扬灰。

可那枚戒指,还是应该被那个死女人拿走了吧?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着玫瑰之恋,可是不同凡响的好东西。

礼貌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随后,罗琴刻板的声音响起。

“少爷,我可以进来么?”

“进来吧。”

随后,罗琴苗条的身影出现在欧炎翔的视线内。这个聪明干练的女管家,自从毕业了以后就跟在他的身边,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止是雇佣关系了。

“少爷,阿虎已经被送到了医院里面,可是他落下去的时候磕到了头,医生说,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

自告奋勇下去救人的阿虎,从三楼的地方掉了下来,虽然仗着有些功夫,手脚灵活,却还是不小心受了伤。更不幸的是,他还磕到了头,当场昏迷了过去。

“恩,我知道了,你去安抚一下他的家人。这么多年,他做了不少事。”

“是。”

罗琴悄然的退了出去,恭敬的态度一如既往。偌大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欧炎翔一个人,恢复了安静房间,让他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应。

从来没有人注意到,只要一个人待在冷家,他的心,就会有一种难言的恐惧和颤抖。

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任由那冰冷的温度吞噬自己。往事一点点的涌上心头,那难缠的回忆,早早晚晚的都会把自己逼疯。

再也坐不下了,他不是一个轻易会任由人摆布的人,更何况是自己的回忆?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深邃的双眼,看着一个莫名的方向,如魅的俊脸,浮现出一抹冷傲的笑,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失去的,都一个一个的找回来。

一个人靠在床上,蔓雪老老实实的待在客房,事实上,她也不能轻易的乱动。

被秦何抹上了药膏的地方,现在那种清凉的药效已经过时了。全身都在火辣辣的疼痛,被束缚了那么久的身体,现在处处都显示出不适感。

费力的重新躺会床上,毫无经验的她,因为碰到了伤口,所以疼得冷汗直流。盐水袋已经在秦何走了以后,被人拔了下来,现在,她已经没有了那种眩晕感,至少,大脑是清醒的。

似乎从来到欧家开始,她就变得特别容易受伤呢?

蔓雪再心中无奈的想着,从来到欧家开始,她的身上就大伤小伤的来个不停,难道是她和欧家的风水相冲?亦或是自己流年不利,犯了太岁了么?

其实,她从欧家佣人的交谈中,也隐约的听出了一些内幕。比如欧炎翔和蔓涌华之间的恩恩怨怨,再比如,那个叫做冷梦茹的女孩。

蔓涌华和欧炎翔之间,在她看来,不过是因为竞争对手的关系,可她现在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如果真的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欠债还钱而已,天经地义,即使蔓涌华死了活着逃了,那他名下的不动产,也一样可以被拍卖,还给欧氏,可欧炎翔每每谈及蔓涌华的时候,都是恨不得杀了对方的语气。

可这些事,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只不过是因为倒霉的和蔓涌华有血缘关系,所以就得遭受这种无妄之灾么?

一双藕臂抬了起来,那上面有许多红肿的痕迹,那双原本纤细白嫩的手,现在居然肿了起来,还没有消了的青紫,让那双手,看起来狰狞而恐怖。

轻轻的挥动了几下,还好,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的灵活,可最少还没有坏死,还没有坏到完不成自己梦想的时候。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个梦想,还有一个,光亮斑斓的。如果,她能和蔓辉在这里安全的逃出来,她一定会努力的完成这个梦想。

“再看什么?是不是觉得你那双脏手,还可以带上那枚戒指?”

独属于那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不由自主的瑟缩的了一下,蔓雪回过头去看着开门进来的人。

依旧是记忆中的那么俊美冷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何的话起了作用,现在的她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竟然看出了一丝形单影只的孤独感。可眉头,却因为男人的话而轻微的蹙起。

“什么戒指?你又在说什么?”

一丝于心不忍划过欧炎翔的眼,即使他每次都不会给那个女人好脸色,可从来没有真的让她受过什么罪,现在看来,那张躺在床上的蔓雪,小脸异常的惨白而毫无血色。

走进了几步,才看到蔓雪现在是多么的狼狈。红嫩的唇上布满了细小的伤痕,那双水晶的眸子,也有些黯然,白嫩的手也变得红肿了起来。

如果她承认了,那他今天就放过她,就当是为了安抚她吧,毕竟,她今天也受到了惊吓。

“只要你把戒指给我,我就可以不追究。”

蔓雪真的是觉得对方莫名其妙,什么戒指,她从来都没有看过任何的戒指。

“我真的没有看过什么戒指,你是不是记错了?”

看着连番否认的蔓雪,欧炎翔的耐心也渐渐被磨光。一抹冷笑在嘴角泛开,如魅的容貌,瞬间被冰封起来。

“女人,我本来想放你一马,你以为你可以拿得走那枚戒指么?你以为就凭你卑贱的手指,能配得上那枚戒指么?把它给我,否则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对于男人的指责,蔓雪一点都不了解,在她看来,是男人无故的发疯而已。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她现在很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男人纠缠。

看着蔓雪扭过了头,一股冰冷的怒火席卷了欧炎翔的心。这个该死的女人,非得要惹怒了他才行么?眼底,能够让人冰封的寒冷积聚,把蔓雪的疲惫当成了无赖的谎言。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偷走我的东西,你知道,上一个偷走我公司机密文件的人,是什么下场么?”

公司的机密文件,突然触动了蔓雪的某根神经。蓦然想起,那个神秘人要求自己去拿的,也可能是欧氏的机密文件。难道,自己已经被男人发觉了,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

放在另一边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一如蔓雪的心,不管是戒指也好,还是机密文件也好,她虽然一样都没有拿,但是,不善于掩饰自己的她,还是有一些心虚划过眼底,恰好,被正上方的男人捕捉到了。

“上一个偷了我们公司机密文件的人,是个训练有素的商业间谍。”

男人了然,在心中冷笑蔓雪的不是抬举,果然,吓了一下就露出了马脚,这种胆量,也敢妄想拿走属于他的东西么?

不自觉的迫近蔓雪,目不转睛的紧紧的盯住蔓雪的眼,可却发现,对方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心中,不禁又增加了几分肯定。

“他可是个男人,用一年的时间打入了欧氏的领导层,最后窃取了那一季度的意向书,可是,却被我抓住了,我把他送进了监狱,虽然商业犯罪不至于被判死刑,但是,我还是关照了里面的犯人,要好好的‘照顾’他。估计他现在,正生不如死呢!”

声音低沉,却寒冷刺骨,蔓雪只觉得连男人的气息都是冰冷的。让她只想逃离,不由自主的缩紧了身体,但是她的所有退路,都被男人瞬间笼罩住了。

“欧炎翔,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这样威胁我,我就会承认我没有做的事情么?”

被男人的冤枉而激怒了的蔓雪,不顾男人的压迫,反抗着男人强加给她的罪责。本来,她就没有偷任何的东西,这个男人说这些,无非是想要让自己承认偷了那所谓的戒指。

“我什么意思?女人,你不要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耐心,别以为我不会杀你,你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只要我想,我随时都可以把你送给其他人!”

男人的话,彻底击碎了蔓雪的心。闪着不屈倔强的眸子,猛然间丧失了所有的流光。垂下眼睑,任由葱葱郁郁的睫毛,投下青黑色的阴影,一瞬间,蔓雪脆弱得让人心疼。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玩物而已,可我,真的没有拿你的戒指,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随便你。至于你要不要杀了我,或者是把我送人,也都是你的自由,我管不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麻烦你出去一下,好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