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樊姨女儿漂亮吗

发布时间:2020-11-22 17:23:19

赵灵雁镇定一张脸不说话的,赵谷函适才的话如平地起惊雷,她还没来及消化吸收,此刻最不想看见的是面前的这个对她笑脸相迎的男人。一路缄默。“被赵谷函气到了?”韩寅都忍一路沉默。。

>>>《王者锋芒》章节目录<<<

《第17章 樊姨女儿漂亮吗》精选

赵灵雁沉着一张脸不说话,赵谷函方才的话如平地起惊雷,她还没来得及消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就是面前的这个对她笑脸相迎的男人。

一路沉默。

“被赵谷函气到了?”韩寅忍不住瞟了身边的赵灵雁一眼问道。

赵灵雁抿了抿嘴,倔强地不说话。

其实她很想问韩寅赵谷函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是除了那让众人诟病的一纸婚约,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呢?

“她的话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韩寅淡淡说道。

他只看到赵谷函扬长而去的身影,并没有听到赵谷函说话的内容,以为赵灵雁是因为澹云居的事受气。

但是韩寅轻描淡写的一句不用放在心上在赵灵雁看来就成了无所顾忌。

三年之约还没到,他就这么不顾情分,迫不及待了吗?

那昨晚的对话又算什么?最后的补偿?

一瞬间,赵灵雁心中的悲伤成河。

韩寅的电话响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韩寅只说了句“好,我知道了。”

是陈嘉良打来汇报孟安琪已经在特别行动组安顿的事。

挂了电话的韩寅看看身旁的赵灵雁依然兴致不高的样子,笑着说道:“樊阿姨的女儿来上港城了,我帮忙给她安排了个工作。”

“樊姨的女儿?”赵灵雁迅速捕捉到重要信息。

“嗯,昨天坐高铁到的。”韩寅点头说道。

“高铁?”赵灵雁惊呼道。

“对,我昨天正好有空,就去高铁站给她接到樊姨的住处,怎么了?”韩寅不解地问道。

“没…没什么,原来是这样。”赵灵雁恍然大悟。

“赵谷函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感觉你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魂不守舍的?”韩寅奇怪地问道。

“你没听到她说的话?”赵灵雁问道。

“没有,我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就看到她一个后脑勺。”韩寅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樊姨的女儿漂亮吗?”赵灵雁转过头盯着韩寅问道。

韩寅心中纳闷,这女人今天是怎么了?说的话古里古怪的。

“小屁孩一个,打扮得挺非主流的。”韩寅如实答道。

“哦?怎么个非主流法?”赵灵雁听到这话顿时来了兴趣,侧过身扑闪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问道。

“扎了一头的小脏辫,穿的衣服也特别像那些跳街舞的。”韩寅说道。

“人家姑娘那是有个性,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老土。”赵灵雁嗔怪道。

“我不是老土,我是低调。”韩寅认真说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弃你的低调,让我见识见识?”赵灵雁喜笑颜开。

美人一笑,韩寅原本皱着的眉头都不自觉跟着舒展开了。

“等着,用不了多久了。”韩寅一边停车一边胸有成竹地说道。

赵灵雁也没太在意,只当是两人在开玩笑。

二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门,顶面迎上王凤琴一张冷若冰霜的大脸。

“韩寅,你别忘了离三年之约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王凤琴呵斥道。

“妈,我没忘。”韩寅叹了口气回道。

“你该不会以为给灵雁买了辆车就不用履行承诺了吧?”王凤琴强调道。

“没有,我说过我会履行承诺的。”韩寅咬咬牙说道。

“人呢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有痴心妄想的念头。要知道一个废物再怎么努力都配不上我王凤琴的女儿,你们之间的鸿沟是你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王凤琴冷声道。

“妈,你还有完没完?”王凤琴的咄咄逼人让赵灵雁有些急了。

“灵雁,你竟然这么对我说话?我可是你妈,含辛茹苦地把你带大,没想到你竟然为了这个废物这么对我!”王凤琴开始哭天抢地。

从小到大赵灵雁都很听话,从来不违逆她的意思,如今却为了一个外人全然不顾她的面子,王凤琴一时难以接受。

“好了好了,多大点事,至于吗?”赵国廷赶紧上前扶着王凤琴劝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在无理取闹?”王凤琴又把矛盾指向了企图和稀泥的赵国廷。

“当然没有,我是觉得咱们好好的一家三口,别在一个外人面前失了面子。”赵国廷解释道。

赵国廷的话一出,瞬间切中了王凤琴的要害,她收起撒泼打滚的架势,对韩寅吼道:“还不赶紧去做饭!”

赵灵雁一脸歉意地看着韩寅,韩寅向她轻轻摇头示意他并不在意,随后走进厨房。

“赵灵雁,我警告你,这个废物最近的心思很活络,你千万防备点,一定不能受了他的蛊惑。”王凤琴紧紧抓着女儿的手说道。

“妈,我没有。”赵灵雁焦躁地否认道,心中却莫名地发虚。

“真的没有?”王凤琴握着女儿的手更用力了。

“妈,你抓疼我了。”赵灵雁挣扎道。

王凤琴赶紧放开女儿的手,赵灵雁赶紧趁着这个机会逃离她妈的逼供。

“我去换衣服。”赵灵雁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记住你刚才答应我的话。”王凤琴大声喊道。

坐在床角的赵灵雁心乱如麻。

最近发生的事如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中重新上演,每一幕竟然都有韩寅的身影。

昨晚打破常规的追问,今天谣言带来的冲击和水落石出后的窃喜,这过山车一般的心情,无一不在证明一个惊人的事实。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韩寅。

赵灵雁心中顿时狂风大作。

三年之约快到了,也就意味着她跟韩寅即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可自己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爱上了他。

不要说她爸妈不会同意了,就连韩寅这个当事人也是坚决表态到时一定会履行承诺,丝毫没有显露任何不舍之心。

他心里真的有她吗?

赵灵雁又疑惑了,如果有,他又为何能做到如此果断?

她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世人眼中的窝囊废,只要他不想,压根没人能逼迫得了他。

原来,他最近给予的一切,都是基于即将离开的事实,难怪他那天晚上要说这三年对不起,说不是为了弥补,恐怕也只是为了各自的体面。

赵灵雁为自己的后知后觉焦躁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伸手抓空气,无论怎么使力,都是徒劳,并且在别人眼里还像是一场笑话。

骄傲如她,她绝不容许自己在韩寅眼里成为一个笑话。

赵灵雁不想受伤害,所以心下决定要随时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

全然不知的韩寅正动作娴熟地做着饭,根本不知道片刻的功夫赵灵雁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上港城某高级会所内,赵谷峰紧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公主跟一旁的男子相谈甚欢。

“涛哥,龙哥到底是真忙还是不肯赏我赵谷峰的脸?”赵谷峰问道。

“谷峰,老大是真有事脱不开身。”李涛捏了一把自己怀里的女人笑道。

“那也不能巧到每次我请他他都有事吧?”赵谷峰追问道。

“老大现在在东城区的声势正旺,内部多少大事等着他定夺,就你这点小事用得他出面吗?”李涛耐着性子说道。

“可是,咱们赵家跟他…”赵谷峰有些不甘心。

“怎么?我李涛到场难不成还拂了你的面子?”李涛不乐意了。

“没有没有,涛哥肯赏脸那是我赵谷峰的荣幸。”赵谷峰连忙赔笑道。

“那还啰嗦个什么劲儿!”李涛鄙夷道。

他心里有些瞧不起赵谷峰这样胆小如鼠还自命不凡的人的,但是无奈于每次雷龙老大都打发他来应付赵谷峰。

不过赵谷峰倒是有一个优点,舍得花钱,这也是雷龙从来不拒绝的原因,谁跟钱过不去?

“对了,上回跟踪搞砸了的事我给你汇报了,老大发话作为补偿可以免费帮你做一次事,不过他特意交代办事的对象必须得换。”李涛说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