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8章 做不到不心疼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4

凝思语是从工作室急急忙忙跑回来的,她接徐清华传递的话后,时下就问了包子,包子愣了一下,接着迅速点点头。而且还缠着她到时候去给他过生日,说他活了那么多年,都也没女并且还缠着她到时候去给他过生日,说他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女孩子送他的礼物,可怜兮兮的求沈思语送他礼物。。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8章 做不到不心疼》精选

沈思语是从工作室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她接到徐清华传达的话后,当下就问了包子,包子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点头。

并且还缠着她到时候去给他过生日,说他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女孩子送他的礼物,可怜兮兮的求沈思语送他礼物。

沈思语当下哭笑不得,一个才五岁的孩子,说自己活了那么多年。身边有个小孩子,好像真的要热闹许多。

“把你的手机给我。”

陆寒尘伸手到她面前,及其自然的看着她。

沈思语没有多想就把手机给他了,陆寒尘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几下,然后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车内铃声响起,他才开口:“这是我的号码,以后包子有什么情况,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我送你回去。”

沈思语手指轻掐了下手背,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声:“陆先生,你为什么会在我妈妈的病房内啊!”

陆寒尘从善如流:“路过。”

沈思语:“……”

“沈小姐在国外过的怎么样。”

天知道,陆寒尘冷冷清清的问出这句话,内心已经是如何的翻江倒海。

他看过的那些资料,做不到完全不在乎,哪怕眼前的人不记得他。

沈思语掐着手背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她痛的呼出一口气,下一秒,陆寒尘温热的手覆盖住她的手背。

“再掐就彻底红肿了。”

沈思语不自觉的抽回自己的手,只觉得被陆寒尘碰过的地方灼热的温度简直烫到不行。

陆寒尘没急着开车,他点燃一根香烟,“介意吗?”

沈思语摇头:“不介意。”

他心烦的时候,就会抽烟,尤其是五年前,抽的更多了,可他带着一个孩子,总归是要控制自己的。

所以陆家才会让人专门研发了这种香烟给他,所幸,随着陆包子的长大,陆寒尘内心的伤痛被那个小小的人儿给抚平了不少。

一根香烟抽完,陆寒尘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药酒和创可贴,不由分说的拿过沈思语的手,给她消毒擦药之后贴上创可贴。

“在别人爱你之前,你要先学会自己爱自己。”

陆寒尘语气淡淡的,他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想让她爱上他,然后在狠狠抛弃她。

这个念头,从他在A市机场又见到她的时候,就慢慢的滋生出来了。可在看完沈思语在国外独自生活的那五年后,他又心疼的无以复加。

各种复杂的情感折磨着他,他其实一点都不好受,甚至,比五年前还要难受了。

陆寒尘的动作很慢,沈思语盯着他手指的时候,脑海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眯了眯眼睛,把脑袋的疼痛压下去,她得找个时间,去问温君炎拿点药才行。

“走吧!”

劳斯莱斯缓缓驶出,把人送到了顾彦生大师的工作室。

工作室在陆氏集团两条街外,占地很大,地势闹中取静,整个建筑也是古色古香。

顾彦生是木雕界有名的大师,膝下有个儿子,叫顾谨言,但是志不在木雕,更是不愿意陪着他和这一堆木头为伴。

木雕,是个极其考验耐心和细心的活,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下,更是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

在外国的时候,沈思语心如死灰,是温君炎把她带到顾大师跟前,从顾大师的那一堆宝贝中慢慢找回了生活的希望。

沈思语耐心,话少,做事认真,一旦决定做某件事情,就会投入十二分的精力。

因此,顾大师在一年后,直接把她收做了关门弟子。手把手的教她,从最初的画图勾画粗坯细坯到后面的修光打磨着色,一系列教下来,沈思语才算是可以独立完成一件作品。

劳斯莱斯刚刚停下,陆包子就抱着陆可爱冲了出来,“爸爸,语语。”

沈思语伸手揉了揉包子的脑袋,“在这儿有没有听姐姐老师的话。”

陆包子用力的点头,“我有乖乖听话。”

陆寒尘递过来一盒草莓味的酸奶,“奖励。”

陆包子顿时惊悚的看着陆寒尘,他爸比这是怎么了,鬼附身了吗?

陆寒尘眼神微微沉了沉,陆包子马上接过酸奶,插入吸管喝了起来。

沈思语忍不住失笑,下一秒,另一盒更大的草莓味酸奶放在了她的面前,“这是你的。”

沈思语被吓住,比陆包子更加惊悚的看着陆寒尘,从没听过,陆家三少会有随身携带酸奶的习惯啊!

“语语,你快接着啊!”

陆包子看沈思语呆呆的不动,急的从老爸手里抢过,插入吸管跳起来想要放到沈思语唇边。

“你快喝,等下我爸爸反悔了。”

陆寒尘:“……”

沈思语抿唇笑,弯腰抱起了陆包子,“谢谢包子,谢谢陆先生。”

“思语,来了就进来吧!”

顾大师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很和蔼可亲,完全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不可靠近。

“我先带着包子进去了。”

沈思语拿了人家酸奶,总得是要表达一下感谢,“谢谢你送我过来。”

“不客气。”

“爸爸再见。”

陆包子主动和老爸说再见,说完拉着沈思语就往里面走,“思思你快给我做草莓木雕。”

“好,你去那边玩一会儿,我先画图,我画几个草莓,给你看看你喜欢哪一个。”

陆包子含着吸管用力点头。

“可爱,过来。”

陆可爱在工作室内转来转去,对里面的一切好奇的不得了。

顾大师的工作室很大,一间专门放各种原材料,一间是干燥室,一间是他和沈思语画图的办公室,剩下的几间,就是两人雕刻的工作室了。

顾大师话不多,他捧着块木头专心的研究着,一旁的桌子上,放着刚刚画好的创意稿。

那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小男孩,是顾谨言小时候的画像。

顾大师的工作室,名字就叫做“言”,取至顾谨言的“言”。他很少接单,一单接了,就必出精品。

基本上,顾大师开工作室只是为了兴趣爱好,赚钱嘛,信奉的便是——随缘。

可沈思语知道,顾大师那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啊!

顾大师的作品,那是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千金难求,更难得的,还要看他心情。

不过对于沈思语,他倒是会接不少小玩意儿来给她雕刻着玩,顺便赚点零花钱给她。

陆包子还在好奇的看着那些雕刻的工具,小手机就接到了信息,他已经上幼儿园了,而且平时清华叔叔也有教他认字,所以大部分常用的字还是难不倒他的。

是爸比发来的:“拍点你思语姐姐的照片给我。”

陆包子眼睛转了转,忍不住嘿嘿笑,爸比还说不喜欢思语姐姐,这明显就是动了春心了嘛!

动春心,也是清华叔叔告诉他的,说陆氏很多女员工,对老板都动了春心,想要做他的后妈。

此刻远在陆氏的陆寒尘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眼空调,温度正正好。

陆包子拿着小手机,咔嚓咔嚓拍了不少沈思语的照片,然后发给了自己的爸比。

“老爸,思语真的好漂亮啊!你要追她吗?”

陆包子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老爸回他的信息,忍不住又发了语音给他。

“爸爸,等思语嫁给了别人,你可别哭。”

陆寒尘眼眸微微深沉,沈思语还会嫁给别人吗?有他在,她有那个机会吗?

陆寒尘把手机丢到一旁,却无心工作。

索性又拿起手机,点开了陆包子拍过来的照片。

沈思语在画图,她坐的笔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她近视,但不算太严重。不是工作的时候,她并不喜欢戴眼镜。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Y市见到她的时候,她睁着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

巴掌大的小脸一副及其认真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一直盯着他看而显得不安和局促,更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自知感。

但就是那样,沈思语当时的模样依旧显得很呆萌,只是眼神却很深情。

后来,他才知道,沈思语近视,一直盯着别人看的时候,才会显得呆萌又深情。

再然后,他就不准她那么盯着其他人看了,那种呆萌又深情的模样,只准对着他一个人。

陆寒尘手指磨挲着沈思语的脸颊,一张一张划过屏幕,她认真的时候,脸颊会呈现出粉红色,头发垂落,更是多了几分迷人。

陆寒尘心里烦躁,光是看着照片,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天知道那五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伸手扯了下领带,端过一旁早已冷掉的苦咖啡一口饮尽。

怎么办,在得知她在国外那及其艰难的五年后,他就再也做不到绝情了。甚至,连不心疼都做不到了。

陆寒尘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去,世人都传陆家三少冷情冷心。可有谁知道,这些年他心里一直住了一个人,那个人一住,好像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思语,思语。”

低沉的嗓音呢喃着,陆寒尘伸手在玻璃上写了沈思语的名字。

“你告诉我,五年前,不是你主动背叛我的,对不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