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9章 她也在查当初的事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4

凝思语忙绿出来,时间就过得尤其快,她画好草莓图案后,就拿来给包子选,包子选了一个萌萌哒小草莓,接着有些羞怯的望着凝思语。“送了我的礼物,是我的人了,思思,你以“送了我的礼物,就是我的人了,思思,你以后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这样好了,知道吗?”。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9章 她也在查当初的事》精选

沈思语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她画好草莓图案后,就拿去给包子选,包子选了一个萌萌哒小草莓,然后有些羞涩的看着沈思语。

“送了我的礼物,就是我的人了,思思,你以后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这样好了,知道吗?”

顾大师:“咳咳咳,小娃娃,谁教你的。”

沈思语:“……”她是被一个五岁的小屁孩给调戏了吗?

陆包子害羞的蒙着脑袋,“作为回礼,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好不好。”

“诺,附带一只陆可爱。”

陆可爱:汪汪,小主人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听闻陆家三少尤其宝贝这个娃娃,他怎么会放心让你带。”顾大师看着陆包子,若有所思的问沈思语。

沈思语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陆先生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思语,你自己要当心。”

顾大师是知道沈思语六年前发生的事情的,他对沈思语,完全就像是对自己的女儿。

顾家的人护短,不管是他,还是顾谨言,都一直把沈思语当做顾家的孩子了。

沈思语点点头,“老师,我们不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了。”

“好,当初的事情,你还是决定要查吗?”

“是,老师,我想还自己一个公道,最主要的,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沈思语眼睛不自觉的红了,六年了,她其实并没有无坚不摧,只是强迫着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很坚强罢了。

一旦别人对她好一点点,她就可以不计一切的回报,她很珍惜亲情,只可惜,她的亲情被杜雅琴抹杀的干干净净。

“别难过,你还有老师。”

“还有我还有我。”陆包子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只是看着沈思语要哭了,急忙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上前。

“思思,你别哭了,我保护你啊!”

沈思语蹲下身子抱住陆包子,“谢谢包子,真想把你偷回家。”

“不用偷,我爸爸说可以把我借给你玩。”

沈思语:“……”

陆包子生怕沈思语不信,急忙又补了一句:“清华叔叔说,孩子不是为了生来玩,那将毫无意义。”

“呵呵……”顾大师忍不住笑出声,有个活宝在沈思语身边,也不算是件坏事。

沈思语性子冷清,六年前的事情后更是沉闷了,如果不是有人和她说话,她可以一天呆在一堆木头中,就那么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沈思语只觉得又好笑又好气,包子口中的这个清华叔叔,看来是要找机会和陆寒尘说说,不要什么都当着孩子的面说了。

墙壁上的指针指向六点,顾大师准时赶人下班,“回去吧!带着这个小娃娃。”

“是,老师。”

沈思语带着包子去坐了出租车,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找了个私家侦探,她深知光凭自己一个人力量,肯定查不到五年前的事情。

这些事情,除了老师,她连温君炎也没说过,就更不会和沈念语说了。

出租车开到阳光小区就进不去了,她付了钱下车,一直不知道身后有辆白色的宝马跟着自己。

包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拉着沈思语不停的说话。

“思思,这个花叫什么,怎么开的那么好看啊!”

“这是茉莉。”

“这个也好漂亮啊,这是什么花啊!”

“是海棠。”

沈思语及其有耐心,不管包子问什么问题,她都一一回答,不知道的,她就拿手机拍了照,然后百度。

陆包子喜滋滋的,越来越喜欢思思了,从前那些想要巴结他爸比的女人,都是当着他爸比的面对他爱的不行。他老爸一不在,马上就变了副面孔。

用清华叔叔的话来说,叫什么……两面派,笑面虎,狐狸精。

沈思语自然不知道陆包子的内心戏那么多,她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能够有一个孩子那么喜欢她,她也那么喜欢他,她真的很想要好好珍惜,珍惜和陆包子在一起的时光。

做不了母亲的人,总是会母爱泛滥。

这一点,沈思语从来都抗拒不了对孩子的喜爱。

陆包子抱着的可爱突然挣扎着跳下去,朝着小区内一辆私家车跑去,陆包子急忙转身去追。

“包子,你慢点。可爱,回来。”沈思语生怕出什么意外,脚步匆匆的跟上。

可爱只跑了一会儿就停在了一辆白色的宝马前,冲着里面汪汪的叫。

陆包子踮起脚尖看到里面的人,一下张大了嘴巴:“爸爸,你是在跟踪我们吗?”

陆寒尘冷冷睇他一眼,包子马上闭嘴了。

“别让你的思语姐姐知道,不然我就把你拎回去。”

陆包子马上弯腰抱起了可爱,“思思,可爱说他想喝酸奶了。”

车窗贴着膜,沈思语没有看到里面坐着的人,自然而然的牵着包子的手就走了进去。

“三少,已经查到了,沈小姐也在查当初的事情,这是她刚刚联系的那个私家侦探。”

徐清华尽职尽责的汇报着自己查到的情况,“当年沈小姐是被杜雅琴骗回家的,在杜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沈小姐就被送去了四季酒店。她在的那间房,本来入驻的是一个外国男人,可三少你进去了。”

后来陆寒尘醒了,可沈思语不在身边,那个晚上,她被下了药,热情似火的不像话。

他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最后抱着她沉沉睡去。

可当他醒来,怀里已经空了,然后沈思语消失不见。

在S市的时候,她很少对他说起家里的事情,更没有提过她的父母是谁。回到A市,也是他追着过来的,谁知道刚刚追来就发生了意外。

那一晚,他本不该出现在那间房间的,是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告诉他说沈思语有危险,然后他才去的。

那个号码,他后来查过,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忙着找沈思语,让他忽略了很多事情,也错过了最佳时机。

“三少,我们要出手帮沈小姐吗?”

陆寒尘目光看着八楼的灯光亮起,一双深沉漂亮的眸愈发深不可测,他手指轻点下车窗,“先查。”

“是。”

“注意着杜雅琴那边,做一下杜雅琴和沈思语的亲子鉴定。”

“是。”

“另外,帮我约一下赵医生,我要给沈思语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徐清华一一记下陆寒尘说的,忍不住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三少,要不要也给小少爷和沈小姐做一下亲子鉴定?”

陆寒尘一道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徐清华马上就闭嘴,沈思语当初那么毫不留情的把孩子给打掉了,包子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儿子。

“开车,回半岛豪门。”

白色宝马缓缓驶离,只是某人的心,愈发不平静了。

……

医院,杜雅琴恶狠狠的盯着沈念语,“沈思语去哪儿了,为什么她不来看我。”

沈念语沉默以对,每次杜雅琴发疯发狂,她都是沉默以对。因为一旦她接上她的话,杜雅琴的病就更会严重。

“还有你爸爸,我都这样了,他怎么都不来。”杜雅琴状似颠狂的笑着,“温霆生,给我把温霆生叫来。”

“妈,爸爸不会来的,你死了那条心吧!”一直沉默的沈念语突然开口:“妈,你以为你折磨你自己,爸爸就会多看你一眼了吗?不,你这样是把爸爸推的越来越远。”

“我和姐姐也是,从小我们就那么渴望你的爱,可是你对我们非打即骂。对我还好一点,你对姐姐真的就那么恨吗?”

“闭嘴,不准你说那个贱人是你姐姐。”

“好,沈思语不是我姐姐,那你告诉我,沈思语的妈妈是谁,你为什么那么恨她。”

沈念语指甲狠狠掐进掌心内,这么多年,她一直活的很压抑,一直活在杜雅琴的威慑之下。

别说反抗,就连反驳,这也是第一次。

“六年前,你把姐姐打晕带走,妈,你真的以为没人知道吗?”

“砰”杜雅琴伸手拿过床头的玻璃杯,朝着沈念语狠狠砸过去,沈念语不闪不躲,任由玻璃杯砸到自己额头上。

钻心的疼痛一瞬间蔓延遍她的全身,温热的鲜血随后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她一言不发,沉默着转身离开。

杜雅琴气的不轻,还未平复下气息,她的秘书于少宁就进来了。

“夫人,不好了,沈思语在调查当初的事情。”

杜雅琴气的面色通红,却仍旧张狂:“让她查,当初的事情抹的干干净净,我就不信她能查出什么来。”

“那二小姐那儿呢?”于少宁不动声色的问到。

“念语要是敢乱说一个字,就让她永远也开不了口。”

于少宁点点头,“是,我知道了。”

杜雅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距离她自杀住院,已经好几天了,可温霆生只在第一天来过,最后几天都没有露过面。

那个男人,对她果然是残忍到了极点。

只是现在沈思语越长越像那个女人了,她就不信,温霆生还能够坦然面对她。

于少宁出了病房,就看到沈念语双眼通红的盯着他,“你们就不怕,我把这一切告诉姐姐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