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笃定了她不敢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4

于少宁从上至下的上下打量了一遍沈念语,脸上的讥讽一点也不掩藏,“就怕五年前我发到你的那张照片了?”沈念语所有表情都一僵了,她盯着眼前的于少宁,拼命地的被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胸于少宁依旧是那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二小姐,你是夫人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不需要我多加提醒你。”。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10章 笃定了她不敢》精选

于少宁从上至下的打量了一遍沈念语,脸上的讥讽毫不掩饰,“不怕五年前我发给你的那张照片了?”

沈念语所有表情都僵住了,她盯着眼前的于少宁,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胸脯不停的起伏,一张小脸苍白的不像话。

于少宁依旧是那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二小姐,你是夫人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不需要我多加提醒你。”

沈念语瞪于少宁,她该怎么说,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害人吗?该眼睁睁的看着沈思语在受六年前那种苦吗?

那是她的姐姐啊,就算杜雅琴不认,可她从出生,就一直有沈思语的存在。沈思语从小对她怎么样,她是人,会用心感受。

那些保护那些照顾那些安慰,从来都不是假的啊!

沈念语一张小脸惨白,于少宁就是笃定了她不敢,他只是一张照片,就能够威胁到她。谁知道于少宁的手里,还会不会有其他的东西。

于少宁大大方方的离开,沈念语在病房外站了一会儿,终于是不想在踏进那个病房一步。

她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泪水继续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从小就躲在沈思语的背后,一点都不坚强。

六年前帮着沈思语做下那些事情,几乎用尽了她有生以来最大的勇气和决心。

但,她不后悔。

……

沈念语找到了阳光小区,她没处理额头上的伤口,满脸是血的站在保安亭,目光渴望的看着某栋楼。

没一会儿沈思语就下来了,她看到沈念语的模样也吓了一跳,“你怎么弄成这样。”

“是妈砸的。”沈念语一对上沈思语,就变得小心翼翼,“姐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说的什么话。”

沈思语拉着人走进小区,很快就到了八楼,包子带着可爱又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门口,可怜巴巴的等她。

“包子,你怎么坐在这儿,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包子摇头,“这个楼层只有你一个人住,不会有坏人。”

陆可爱:汪汪,小主人英明神武!!

“先回家,答应姐姐,下次不能这样了。”

陆包子乖乖点头,很好奇的看着沈念语,“你是被坏人打了吗?为什么不报警,思思也不是医生,你该去医院,为什么大晚上跑过来。”

“包子,帮姐姐一下,去客厅下面的柜子里面拿医药箱过来,好吗?”

陆包子话太多,沈思语只好支开他。

沈念语却若有所思,这是陆寒尘的孩子啊,姐姐将来如果知道,还能像现在这样心无旁骛的对他好吗?

陆寒尘把自己的孩子这么放心的交给姐姐,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沈念语不想让沈思语再受到任何伤害了,一点都不想。

一人一狗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转了半天,陆包子才抱着一个盒子回来。

“思思,是这个吗?”

“是,包子好棒,冰箱里面有酸奶,你自己先去喝。”

“语语我不想喝,我想看你是怎么做医生的。”

沈思语笑笑,身边有个小孩子,真的是要热闹许多,她也没再让他离开,而是专心的给沈念语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沈念语无话找话:“姐姐,你还会回去吗?”

“暂时不回,念语,六年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沈思语放下手里的纱布,目光定定的盯着沈念语,“我想回温家一趟,可是我知道妈妈不喜欢我,我进不去。温家的监控,你能够给我弄来吗?”

沈念语愣住,于少宁说姐姐在查当年的事情,果然是真的。

“姐姐,你斗不过妈妈的,我们别查了好不好。”

沈念语低垂着脑袋,内心的哀伤无法言说,“妈妈有病,她的病只能爸爸来治,可爸爸不愿意。姐姐,我想把我的姓,改回来了。”

关于两人的姓,沈思语一直都觉得很奇怪,明明是温家的女儿,既不姓温也不姓杜。

可偏偏还没人敢问为什么。

包子一直盯着沈思语,又不时看看沈念语,他就算聪明可爱,可也不是很懂两人到底在说什么事。

陆可爱在他脚边转来转去,不时汪汪两声。

“思思,可爱饿了。”

陆包子弯腰抱起可爱,“你叫声漂亮姐姐,思思就给你狗粮。”

陆可爱:汪汪,漂亮姐姐。

沈思语:“……”

“等我一下。”

一人一狗,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这狗,只怕是成精了。

沈思语起身拿了狗粮,转身倒在可爱的餐盘内,陆可爱马上扭着屁股挣脱了包子的怀抱,欢脱的跑到餐具前大口吃了起来。

呜呜,漂亮姐姐倒的狗粮就是好吃,比半岛豪门还要好吃,果然人长的漂亮,随便丢点东西都是香的。

来自陆可爱不要脸的马屁……

沈念语不想回去,可半夜时分又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杜雅琴不知道发什么疯,大半夜的吵着要回温家。

沈思语不放心沈念语一个人,只好打了电话给陆寒尘。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

男人低沉清冽的嗓音传进耳里,让沈思语不由得有些晕眩,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喂”就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得很莫名其妙却又排山倒海。

“喂,思语?”

“是,是我。”

沈思语伸手按住心脏的位置,那种感觉让她很难受,甚至有种说不出的哀伤感,所以让她一时没有分辨出来。

陆寒尘叫的是“思语”,她的名字,而不是冷清疏离的“沈小姐”。

伸手摸了摸脖子上戴的珠子,沈思语让自己冷静下来,“陆先生,是这样的,我这边突然有点事情,可能要麻烦你过来照顾一下包子了。”

陆寒尘没问什么事,只说了两个字:“等我。”

沈思语一下安下心来,明明和陆寒尘见面次数不多,那个男人也阴晴不定,对她的态度更是奇怪。

可就是莫名的,她有些信任他,信任之余又告诉自己,那是个危险的男人,要远离才行。

沈思语握着沈念语的手,自从那件事情后,她和沈念语之间的关系就一直不怎么亲近。

沈念语给她道歉,给她打钱,让她熬过最难的那段时光,但是心里那根刺,就那么不轻不重的卡在哪儿。

不动不痛,一动,便能够痛的撕心裂肺却还不能言语。

沈念语目光愣愣的盯着沈思语握住自己的手,泪水又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直接砸在了沈思语的手背上。

沈思语一言不发,只是伸手给她擦干眼泪。

不到十分钟,陆寒尘就到了,他给沈思语打了个电话,“下来。”

依旧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包子,过来。”

陆包子的作息向来规律,今晚已经是比较晚的了,他眼皮耸拉着,有些撑不住,却还是快速的走向沈思语。

“思思,抱。”

软软糯糯的语气,奶声奶气的小男音,沈思语原本慌乱的心顿时又软的一塌糊涂。

她抱着陆包子,可爱在一旁围着打转,小主人去哪儿,它便跟着去哪儿。

沈念语跟在身后,看着趴在沈思语肩头几乎要睡着的陆包子,心里甚至有了一个念头。

要是当初那个孩子还在,现在是不是也是这般的依赖沈思语。 如果姐姐真的这么喜欢这个孩子,那她就把这个孩子抢过来。

虽然,从陆寒尘的手里抢孩子,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纵是十个百个沈念语,都做不到的。

沈念语低垂着脑袋,跟着沈思语乖乖到了楼下,陆寒尘一身黑色西装,倚靠在车身上,指尖携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携烟的手指,同样漂亮的不像话。

他几个大步上前,自然而然的从沈思语手里接过孩子,转身交给跟在身后的徐清华。

“把孩子带回去。”

“可是”

“嗯?”

陆寒尘挑眉看向她,“有什么问题?”

是啊,那是他的孩子,他让人带走,能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沈思语摇头,“我妈妈在闹,我们要去医院。”

“上车。”

强势霸道,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陆先生,大半夜的打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

沈思语坐进车内,沈念语跟在一旁,她一直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前面的男人。

六年前,不,准确的说是五年多六年不到的时间,那个时候,是她悄悄通知了陆寒尘,沈思语才没被那个外国男人给糟蹋。

她怕事后杜雅琴会查到自己的头上,所以把一切抹的干干净净,当然凭当时她一个人的力量是完全做不到的。

可她一想起帮自己的那个男人,忍不住就浑身哆嗦了一下。

陆寒尘开车很稳,他什么都没问,只是沈思语一句话,就把人送到了医院。

“需要我帮忙吗?”

下车之际,他轻敲方向盘,虽是疑问,可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不容置喙。

“谢谢。”

沈思语刚刚回来,又不想什么都去麻烦自己的老师,陆寒尘的出现,无疑真的是个很合适的时机。

他不动声色,和沈思语把握着适当的距离,又暗示性的给她压力,让她不知不觉间就接受了他的帮助。

过后在顺其自然的讨要好处,把一个商人的心机发挥的淋漓尽致,当然,这里面陆包子功不可没。

沈思语喜欢陆包子,是从第一眼就藏不住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