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突然的梦魇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5

凝思语惊慌问出声后,电话那头突然就没了声音,她一颗心七上八下,仿若在等着被下作出判决的犯人。空气中宁静的可怕的,她一点点声音都敢已发出,眼前的镜子中是她惨白的脸和发肿空气中安静的可怕,她一点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眼前的镜子中是她苍白的脸和红肿的眼。。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15章 突然的梦魇》精选

沈思语惊慌问出声后,电话那头突然就没了声音,她一颗心七上八下,好似在等着被下判决的犯人。

空气中安静的可怕,她一点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眼前的镜子中是她苍白的脸和红肿的眼。

一直盯着的镜子里面快速闪过一帧帧的画面,在繁华的街头,她的钱包被偷了,她可怜巴巴的在原地等着朋友给自己送钱。

一个喝醉的男人突然上前要带走她,她拼命挣扎和大叫,一个身穿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的年轻男子上前救了她。

那个男子英俊的不像话,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声音也好听的不像话。

“有没有怎么样?”

脑海里面突然一阵刺痛,黑暗的房间,赤裸的身体,粗重的喘息……

沈思语眼前一黑,一阵心悸的感觉快速蔓延遍全身。

“沈小姐,沈小姐?”

电话那头传来陆寒尘的声音,沈思语一下惊醒过来,她在看向镜面,里面只有脸色更加苍白的自己。

那些迅速闪过的画面,仿佛只是她的一场错觉。

“我在。”

一开口,声音竟然沙哑了。

“中午十二点,我要开四个小时的会,你可以来带包子回去。”

“好。”

陆寒尘挂断电话,就看到陆包子亮晶晶的大眼睛,“怎么样,语语答应了吗?她答应了吗?”

“嗯。”陆寒尘只一个“嗯”,就低头不再搭理自己的儿子。

“耶!”

陆包子抓着可爱一顿揉,直揉的可爱嗷呜嗷呜的叫。

陆可爱:汪汪,疯了疯了,小主人疯了!!!

陆寒尘睨了包子一眼,包子对沈思语的喜爱,出乎了他的意料。而沈思语对包子的在乎,也让他及其不是滋味。

他合上面前的财经报纸,再也看不进一个字,他对包子谈不上多喜欢,只是当初在那样的情况下遇到,就要了。

这五年下来,说不出是他救赎了包子,还是包子救赎了他。如果没有包子,五年前的他又会变成什么样?

陆包子被陆寒尘那种深邃漆黑的眼神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往车窗旁缩了缩,“爸爸,我没犯错。”

我没犯错,别用这样冷冰冰的眼神看我。

陆寒尘收回冷冰冰的目光,手指揉着眉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包子把自己更努力的缩了缩,每次爸比这么阴晴不定的时候,他就努力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哎,果然是没妈的孩子像棵草。可爸爸爱他的妈妈吗?看爸爸不爱他的样子,应该也是不爱他的妈妈吧!

……

温家,杜雅琴站在客厅中央,温霆生一身西装,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她。

杜雅琴穿了件很薄的丝质睡衣,管家和佣人全部被挥退,偌大的别墅内只能听到杜雅琴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休想,温霆生你休想和我离婚。以前你离不掉,现在你更别想。”

杜雅琴披头散发的站着,一脸狰狞模样犹如一个乡野泼妇,反观温霆生,西装革履整洁干净,脸上的胡子更是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杜雅琴,你以为这些年我是没能力和你离婚吗?不,我是留着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来一点一点的折磨你。”

温霆生脸上全是冷酷,他嘴角轻轻勾着,毫不掩饰自己对杜雅琴的嘲讽。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念语出生,不过她的出生也不完全算是坏事。起码,又多了一个人可以冠上珺语的姓和名。”

“温霆生,你闭嘴,沈珺语那个贱人,她该死,是你害死她的,是你。要不是你爱她,她又怎么会死。对了,现在你看到沈思语了吧!沈思语那张脸,可是和她长的越来越像了。”

“你玩了那么多女人,你还有脸对上沈思语吗?哈哈哈……哈哈哈……”

杜雅琴笑的痴狂又疯癫,“温霆生,你就算把女儿冠上沈珺语的名和姓又怎么样,沈思语早就被毁了。当初的事情,你以为你脱的了关系吗?”

“你要是敢和我离婚,我就将六年前的事情彻底公之于众,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是你温霆生厉害,还是我杜家厉害。”

温霆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目光死死的盯着杜雅琴,杜雅琴已经疯了。

她双眼充斥着猩红,双手抓扯着头发,一张脸上满是皱纹,黑眼圈眼袋看着及其吓人。

脚上的拖鞋少了一只,丝质睡衣一边肩膀被撕坏,露出半边肩膀,上面还有着没有褪去的红痕。

“温霆生,我那么爱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杜雅琴突然哭出声,刚刚的嚣张气焰一瞬间消失殆尽,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把那盒录像带给我。”温霆生站起身,大步走到杜雅琴面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里有当初的录像带。”

“你想的美,我不会给你的。”

杜雅琴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庞,声音突然哽咽,一直强势的她变得脆弱不堪。

“霆生,不要走,你回来好不好。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守着这么大的房子,我很害怕。”

“霆生,我求求你,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可以不爱我,你可以玩其他的女人,我只求你每天晚上回家好不好。”

温霆生蹲下身子,他目光幽深漆黑,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杜雅琴。

“当初珺语求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放过她。如果不是思语命大,当初就是一尸两命。”

温霆生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杜雅琴,你以为,我当初是真的迫于杜家的威胁吗?”

杜雅琴抬起脑袋,她一时之间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如果不是,那他为什么会愿意娶她。

温霆生突然勾唇一笑,他站起身,“这些年我留着你,也不过是为了你手里的录像带罢了。你真的以为,我会有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吗?”

杜雅琴整个人彻底僵住,她的眼神从疯狂变得不敢置信,温霆生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最好是乖乖的,别再对思语和念语做什么,不然的话,我就是死,也一定拉着你下地狱。”

杜雅琴从地上捡起那把水果刀,朝着温霆生狠狠捅去。

“不要。”

沈念语飞奔出来,一把推开温霆生,杜雅琴的水果刀一下子扎进了沈念语的肩胛上。

“妈,”沈念语张了张嘴,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温家的车子呼啸着到达第一医院,沈念语被推去处理伤口,温霆生站在走廊上抽烟。

“温先生,陆氏总裁要见您。”

秘书海真上前,毕恭毕敬的汇报。

“不见。”

“是关于大小姐五年前的事情。”

温霆生眼眸一眯,“陆寒尘想插手温家的事情。”

海真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温先生,还是见一见吧!不说陆寒尘有陆氏总裁这个身份,单是陆家三少,我们就得忌讳几分。”

“约个时间地点。”

“是。”

海真去约了时间地点,此时的陆寒尘正在陆氏集团六十三层的总裁办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一大一小。

许是之前那么吓唬了一下沈思语,她现在显得特别乖巧,他说什么都只是闷闷的点脑袋,一点反驳也没有了。

陆包子更是讨好的看着他,生怕他一个反悔就把沈思语赶走。

一大一小那么乖巧的坐着,竟让他生出一种这本就是母子的错觉。

陆寒尘眸色微沉,他并不喜欢这种沈思语把其他人看得比他还重要的感觉。

“那个……陆先生,我现在可以带走包子了吗?”沈思语抿着唇瓣,小心翼翼的问出声。

她现在看着陆寒尘,总感觉有种心悸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突然的梦魇,让她不是很清晰的记忆里面,好像多了一个陆寒尘的存在。

可她明明记得,自己是不记得这个男人的。

陆寒尘一脸深沉,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沈思语,他的目光依旧透着侵略性,一寸一寸从上到下扫过眼前的女人。

沈思语急促不安,她果然还是只适合呆在老师的工作室,和那一堆木头为伴。

“沈小姐有没有觉得,我办公室里面缺少点什么东西。”

“啊!”

陆寒尘突然出声,沈思语打量了一下他及其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懵逼的摇头。

“我想在这儿安一道屏风。”陆寒尘手指虚指了一下会客室的方向,“木雕的那种屏风。”

沈思语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陆寒尘不疾不徐嗓音清冽的继续开口:“我希望我办公室内,有一样东西是女朋友送的。”

“语语,你快答应,爸爸想要你亲手雕刻的屏风哎!”陆包子急忙伸手推沈思语,“我爸爸很有钱的,你可以开个天价卖给他,然后我们一起去吃肯德基。”

沈思语:“……”

陆寒尘淡淡的看着她,“我敢买,你敢卖吗?”

沈思语点点头,眼神深情表情呆萌的看着陆寒尘:“那就请陆先生下单吧!如果老师接了,我自然会完成的。”

陆寒尘:“……所以我是比不过包子的一顿肯德基是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