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真的是梦吗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6

“思思,思思。”陆包子急切的围在她团团转,却但是牢牢地记着爸爸的话,不给很陌生人来碰自己。他掏出自己的小手机,拔通了快捷键,“爸爸,你快来,思思昏倒了。”二十分钟后,陆包子焦急的围着她团团转,却还是牢牢记着爸爸的话,不让陌生人来碰自己。。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17章 真的是梦吗》精选

“思思,思思。”

陆包子焦急的围着她团团转,却还是牢牢记着爸爸的话,不让陌生人来碰自己。

他拿出自己的小手机,拨通了快捷键,“爸爸,你快来,思思晕倒了。”

十分钟后,陆寒尘把沈思语抱上了车,陆包子眼眶红红的,“爸爸,思思不会死了吧!”

“不会。”陆寒尘难得语气柔和了一些,“你先跟清华叔叔回家,我送思思去医院。”

“好,爸爸,思思醒了你让她给我打电话。”

陆包子舍不得沈思语,可他向来听陆寒尘的话,尤其是这么温柔对他说话的爸爸,就更是让他往东他不会往西了。

陆寒尘把沈思语带回了阳光小区,他从口袋里面拿出钥匙开了门,正大光明的走了进去。

把人放到床上后,双手撑在沈思语身体两侧,深邃漆黑的眸子就那么攫住她的小脸。

然后一点点俯身,温热的唇瓣印在了沈思语苍白的唇瓣上。

他吻的很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身下的女子,他确定沈思语没事,不然就把人带去医院了。

沈思语双手突然抓住他的衣服,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他,下一秒,她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唇瓣上的温热触感还在,有些像吃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

她的脑海里面很乱,有很多杂乱的画面一闪而过,伴随着那一句“寒尘”,无数句的“阿尘哥哥”就在她的脑海里面不知疲倦的奔跑起来。

阿尘哥哥——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明明就没有谈过恋爱的啊!!

陆寒尘轻轻的吻着她,放在身体两侧的拳头却是越握越紧,唇瓣慢慢移到她的耳垂边,低沉的嗓音犹如大提琴般蛊惑人心。

“当真不记得我了吗?”

“又为什么要打掉我的孩子?”

一阵阵婴儿的哭声响起,沈思语一下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眼望去,一身黑色西装的陆寒尘站在窗户前,指尖携着一根细长的香烟看着窗户外面。

刚刚的,到底是梦境还是真的发生过?

男人就那么倚窗而站,侧脸轮廓很深,比例却是及其完美,从第一眼,沈思语就知道陆寒尘外貌出色的程度。

只是这么安静的站着,仿佛就是一副美到极致的水墨画,携烟的手指干净且修长,是她见过所有男人当中最漂亮的一双手。

沈思语不是手控,也不是恋手癖,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陆寒尘那双漂亮的手看。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和灼热,站在窗户前的陆寒尘终于转过了身,他西装扣子没系,露出里面的白衬衫,领带被扯的略松一些,喉结轻滚,嗓音一如既往的醉人。

“醒了。”

有些暗哑的声音,味道很淡的烟草气息,一下让沈思语有些迷惑。

“陆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真的认识。”

“叫我名字。”

沈思语抿了抿唇瓣,“这儿没人,我们不用演戏。”

陆寒尘轻挑下眉,似笑非笑的上前把玩着她的头发:“你以为我是在和你演?”

不然呢?他可别告诉她,他对她一见钟情二见倾心。

“思语,你身体不好,我带你去做个检查。”陆寒尘松开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颗糖,慢条斯理的剥开糖纸,不由分说的塞进她的嘴里。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容不得沈思语半分拒绝。

陆寒尘向来是优雅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上沈思语的时候,眼神却总是会变得很奇怪。

但,就是奇怪,沈思语依旧被他牵着鼻子走。

比如说,半个小时后,沈思语人就在医院了。

她明明什么都没答应,就被这个男人拉过来了。

“给她检查一下,她低血糖,经常会晕倒,最主要的,查查脑子。”

陆寒尘把人押坐在医生对面,慢条斯理的吩咐。

给沈思语检查的医生,是时景瑜安排的,专供心理学,陆寒尘此番前来检查,是想要看看,沈思语的记忆是不是被人动过。

六年前的事情,不单单是她在查,他也在查。

“我只是低血糖,脑子没毛病。”

显然,沈思语对陆寒尘的话及其不满。

女医生笑笑,对着陆寒尘的态度毕恭毕敬:“三少,可否请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儿。”

陆寒尘点点头,并未过多为难。

出了医生的办公室,他倚墙而站,想要抽烟,却在看到禁烟提示后把香烟装回了口袋。

不时有小护士经过,看到陆寒尘的时候眼里无不流露出惊艳,这个男人,简直好看的不像话。

长的好看也就算了,身材比例还如此完美,要是脱下衣服,不知道里面会不会也是六块腹肌。

陆寒尘一道眼刀扫过去,那些乱看的小护士马上转身而逃。

这个男人,气场简直可怕。

只是一记眼神,就让她们有种“再看,就把你眼睛挖出来”的恐怖感。

沈思语坐在医生对面,医生说话很温和,问了她好几个问题,然后做下了记录。

又让她做了几个简单的小测试,然后才看向她。

“沈小姐,你确定自己的记忆没出过问题吗?”

沈思语摇头,“确定。”

医生又看了看她刚刚做的测试,“那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比如说看到某个人、某件事、脑海里面会有画面闪过。”

沈思语愣了一下,想了好也一会儿才郑重点头,这种情况之前没有,在回到A氏遇到陆寒尘几次后,愈发明显了。

医生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你晚上睡眠好吗?”

沈思语摇头,“一直不好。”顿了顿,她才又开口:“一直做噩梦,五年来一模一样的噩梦。”

医生明显惊讶了一下,“那你有服用安眠药这类药品吗?”

沈思语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有些时候实在睡不着,我会吃一两颗。”

“好,我知道了。”医生快速做好记录,给沈思语开了一些助眠的药物。

“去划价拿药吧!”

“我的低血糖,没事吗?”

“只要注意饮食规律,多吃肉类鸡蛋主食以及蔬菜,还有,睡眠也很关键。先调节一段时间,如果还不好,再到我这儿来。”

“对了,身上记得随时携带几颗糖果,觉得头晕的时候就吃点。”

“谢谢医生。”沈思语站起身,接过医生开的单子,就准备去划价拿药。

出了医生办公室,就看到陆寒尘倚靠在墙壁上一动不动的等她。

“我去交费拿药。”

“我来。”陆寒尘自然的从她手里拿过缴费单,“你坐在这儿别动。”

沈思语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脑袋里面又犹如被针扎一般的细痛起来。

她双手握拳在脑袋上狠狠捶了两下,把那种疼痛感压下去,起身走到护栏前往下看。

陆寒尘身材高大相貌出众,又是一身西装革履,不管走到哪儿都能让她一眼找到。

此时她看向收费口,那儿却没有陆寒尘的身影,反而是在大门口的方向,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和他并肩而站。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陆寒尘的脸色很难看,而那个女人微微扬着眉眼,朝着她的方向看了眼。

然后一字一句的冲着她的方向出声:“寒尘,我们的婚约,是一早就定下的。”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相中木柔嘉。”

陆寒尘冷冷勾唇:“林文茵,谁给你的脸。”

他对于一向没什么好感的人,说话向来不客气,“我陆寒尘从没答应过的婚约,算个屁。”

林文茵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看着沈思语从楼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向两人这边。她突然伸手一把抓住陆寒尘的手,一字一顿的开口。

“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林文茵语调不高,却足够站在不远处的沈思语听清。

沈思语脚步果然顿住,心里暗暗想着,陆寒尘一边让自己冒充女朋友去挡那些无聊的相亲会,却又一边把其他女人的肚子搞大了。

这个男人,果然是个渣。

沈思语性子沉稳,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并不会多管闲事,心里对陆寒尘带自己来医院的好感消失殆尽,转身沉默着从另外通道离开了医院。

只是心里,怎么就那么不舒服。

沈思语伸手挤压了一下心脏的位置,确实是很不舒服,更多的,到底在阳光小区内,陆寒尘有没有吻她。

还是那只是一个梦?可那么真实的触感,真的只是梦吗?

乱了,完全就乱了。

沈思语直接回了工作室,专心的雕刻草莓木雕,只是脑海里面不时冒出那个女人和陆寒尘的纠缠。

“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嘶”手里的刻刀一下划破了掌心,痛的沈思语倒吸一口气。

“思语,你心不在焉。”顾大师走上前,皱眉看着她,“

我说过,工作的时候不要想其他的,你今天先回去吧!工作先放一放。”

“老师,对不起,是我不好。”沈思语放下刻刀真诚的道歉。

“罢了,回去吧!”

“对了,君炎下个星期回来,到时候你去接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