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恩断义绝

发布时间:2020-11-22 20:13:58

沈念语跪在医院大门口,夏日里炎炎,她脸颊脖子迅速被晒的红红的,额头上汗珠一颗然后一颗往下掉。可陆寒尘没插话,她更本敢出来,她是温家的二小姐,却自小就在杜雅琴的扭可陆寒尘没发话,她根本不敢起来,她是温家的二小姐,却从小就在杜雅琴的扭曲思想下完全没长成富家千金该有的模样。。

>>>《三少的蜜宠甜心》章节目录<<<

《第24章 恩断义绝》精选

沈念语跪在医院大门口,夏日炎炎,她脸颊脖子很快被晒的红红的,额头上汗珠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掉。

可陆寒尘没发话,她根本不敢起来,她是温家的二小姐,却从小就在杜雅琴的扭曲思想下完全没长成富家千金该有的模样。

从小她就被沈思语保护着,所以她的性格比沈思语还要胆小和懦弱。

医院大门口,本就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对她露出了好奇的眼神,甚至有护士上前寻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可沈念语只是摇头,她就那么一言不发的跪着,希望能够感化陆寒尘的心。

很快,沈念语在医院大门口跪着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医院,沈思语住在病房内也免不了听见了。

她看向坐在沙发上办公的男人,秀眉不自觉的蹙紧,她可不觉得沈念语会做出这样跪在医院大门口的举动。

“三少。”

“叫我的名字。”

陆寒尘头也不抬,清清淡淡的嗓音很是好听。

沈思语咬着唇瓣,艰难的挤出那两个字:“寒……寒尘。”

陆包子已经午睡了,就在沈思语的病床内,沈思语害怕吵到陆包子,声音放的很轻。

“我妹妹她……真的跪在医院的大门口了吗?”

陆寒尘不动声色的抬眸,“你有意见?”

沈思语哑然,他陆三少做事,什么时候问过别人的意见。

陆寒尘合上手中的文件,“没人逼着她去跪,这种苦情戏,打动不了我。”

沈思语:“……可她是我妹妹。”

“你是我真的女朋友?!”陆寒尘微微挑眉,一双桃花眼冷冷清清的看着她。

OK,她闭嘴,她果然是自找的。

沈思语不开口了,可心里终究放不下,沈念语对不起她,可也终究对她好过。更何况,那是她从小就下意识保护的妹妹。

陆寒尘就那么矜贵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双腿自然叠在一起,只是冷漠的坐着,都能够看出他身材的欣长。

陆寒尘目光攫住沈思语的小脸,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深不可测的盯着她,一寸一寸往下,仿佛要彻底看穿沈思语的内心。

沈思语被陆寒尘这种摄人心魄的眼神给逼得垂下了脑袋,在陆寒尘面前,她所有的心思好似都无所遁形。

所幸,陆寒尘只盯了她一会儿就把目光挪开了。

“要让沈念语起来,也不是不可以。”

陆寒尘慢条斯理的翻开文件,“只要你和温家恩断义绝,我就让沈念语起来,然后,放过杜氏。”

沈思语不可思议的看向眼前的男人,陆寒尘一身冷清,目光淡然的扫过手里的文件,刚刚的话,好似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般的随意。

和温家恩断义绝,意味着和杜雅琴还有温霆生断绝关系。

断绝了关系之后,她又要如何回到温家去查六年前的事情,又要如何证明自己当初是被陷害的。

短短时间,沈思语脸色瞬息万变,她内心挣扎着,不知该如何选择。

“沈念语当初帮了你,这次,你趁着机会还她。但是沈小姐,你欠我的,可就不止一星半点了。”

陆寒尘嗓音低沉,富有别人没有的磁性,明明就是简简单单的话语,却让人不容拒绝、不能拒绝。

沈思语的心事,原来他都知道。

沈思语从小就缺乏爱,别人对她一点点好,恨不得十倍百倍的还回去。只要别人给她一点温暖,她可以连心都掏给人家。

所以,才会在八年前,那么掏心掏肺的待他。这样一个掏心掏肺感恩感情的人,为什么就会背叛了他呢?!

陆寒尘不得而知,却依旧不想放手。

沈思语不说话,眼底的挣扎显而易见。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陆寒尘站起身,并不急于逼她答应。

“让人看好病房,别再让不相干的人进来。”

徐清华毕恭毕敬:“是,三少。”

他可不觉得,沈念语是沈思语的妹妹就有什么特殊的,三少说是不相干的人,那就是不相干的人。

他对三少,迷之遵命。

陆寒尘并未直接去医院大门口见沈念语,而是等到沈念语彻底撑不住后,才让人把她带进病房。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

陆包子被徐清华带出去买东西,太过残忍的画面,陆寒尘不会让包子看到。

沈思语坐在病床前,不忍的别过脸,沈念语跪着地板上,一张小脸红得不像话。

跪了那么久,她早就撑不住了,没有中暑是因为有好心的护士轮流给她撑伞。

“三少,姐姐,你们现在原谅我了吗?”

沈念语盯着沈思语,声音已然沙哑。

陆寒尘右手手指轻轻敲着左手手背,冷然的睨着她:“以后,你没有资格在叫思语姐姐。”

沈念语大惊,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沈思语,“姐姐,你不认我了吗?”

沈思语压下心里的酸涩,她轻轻点头,“是,念语,我从被杜雅琴捅了之后,就彻底想开了。我要和温家,断绝关系。”

“杜雅琴和温霆生,虽生了我养了我,可他们从未做到父母该做的一切。还有你,你之前曾经伤害过我,你后面又帮助我,念语,我是看不懂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可这一次,我就把你曾经帮过我的那些,统统还清吧!陆寒尘放过杜氏,以后杜氏和温家,和我再无半点关系。”

沈思语一口气说完,只觉得有些提不上气,她轻喘了几下,陆寒尘已经起身走到病床前。

附身,干净修长的手指落到她的胸口处,轻轻给她抚顺。

沈思语想要伸手推开眼前的男人,可是她整个人仿佛都失了力气,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古龙水,也不是男士护肤品的味道。

那股味道,莫名的熟悉,熟悉到让沈思语有种心悸的感觉。

她眼前一阵晕眩,脑袋里面有模糊的画面一闪而过,太阳穴处针扎般的疼起来,随后直接倒了下去。

陆寒尘大手抱住她,伸手按下了床头的按铃。

沈思语晕倒了,尤其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这种频率更会高一些。

陆寒尘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怀里的女子,丝毫不见半点慌张。

比起第一次在超市,沈思语突然晕眩,他现在已经要冷静许多了。

有条不紊的叫来医生,然后退到一旁。

“你怎么还在这儿。”

看到地上跪着的沈念语,陆寒尘眉宇间又覆上了一层阴翳。

沈念语站起身,她看着晕倒的沈思语,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着转身离开了。

不能说,不能说。

六年前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她也算是帮凶之一,那个孩子她更是没有留住,如果陆寒尘知道,只怕现在就不止是对付杜氏那么简单了。

沈念语出了医院,直接就奔去了杜雅琴所在的医院,杜雅琴的腹部的伤口和沈思语一模一样,只是还要深上几分。

因她精神不正常加之长期用药,她的精神比起沈思语要差许多。

“妈。”

杜雅琴刚刚醒,就看到沈念语担忧的脸。

她想起陆寒尘给自己看的亲子鉴定,马上就坐了起来,“沈思语呢?那个贱人在哪儿。”

杜雅琴一口一个贱人,沈念语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妈,以后温家没有沈思语这个人了,我也没有姐姐了。”沈念语平静的看着她,“姐姐和温家断绝关系了,也和你们恩断义绝了。”

“凭什么,她这个贱人凭什么。”杜雅琴又开始破口大骂,“我养了她那么多年,她凭什么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

“妈,那是陆寒尘的意思。”沈念语打断杜雅琴的话,“你一直不喜欢姐姐,这下好了,姐姐真的和你断绝关系了。你开心了吗?满意了吗?”

沈念语少有这么严肃硬气的和杜雅琴说话,她眼睛红红的,“其实姐姐就不应该回来的,可她如果不回来,什么时候死在M国了,也不一定,对吗?”

杜雅琴眼睛瞪得大大的,沈念语捂住眼睛,任由泪水掉下来。

很多人都羡慕做温家的女儿,可只有她和沈思语知道,温家从来就不是什么天堂,而是地狱。

一个没有爱情没有亲情的地狱。

许久之后,沈念语才拿下双手,“杜氏不会有事。”

说完,她转身离开。她还要去见温霆生,去见于少宁。

……

A市第一医院,沈思语醒来后,就看到陆寒尘伸手握住她的手,带着暖意的指腹正在一下又一下的抚摸她的手背。

她瑟缩了一下,只觉得左手手背好似火辣辣的灼烧着。

“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对比沈思语的不自然,眼前的男人淡然冷静的不像话,他做那一切,好像都是理所当然的。

“我怎么了?”

陆寒尘平铺直叙的回答:“晕倒了。”

沈思语揉了揉眉心,想到让自己晕倒的那一股淡淡香味,她看向陆寒尘,“你靠近点。”

陆寒尘镇定自若的靠近她,她努力嗅了好一会儿,那股淡淡的香味还在。

“这是陆家特有香薰,放在衣帽间内。”

陆寒尘没说,这种香薰是因为沈思语喜欢,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衣帽间内的,他本人其实并不喜欢用香薰或是香水之类的东西。

沈思语点点头,“我就是……突然觉得很熟悉,陆先生,我们以前真的没见过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