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雪姨 快递 大秦 二次元 盗墓 主播 帝少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宣战

发布时间:2021-02-24 10:20:15

红衣女子面不改色地带着挑衅的神色目光注视着西雅,放佛她才是真正的夫人,而西雅但是是卑贱到尘埃里的小妾,她地说:“像条死鱼一样愣着干什么,就会回来扶北先生吗?”又说闻着北烈寒身上的酒味参杂着女人的香水味,她只觉得有些反胃,要不是努力地克制着,她真怕自己会吐出来。。

>>>《你的爱在迁徙》章节目录<<<

《第23章 宣战》精选

红衣女子面不改色地带着挑衅的神色注视着西雅,仿佛她才是真正的夫人,而西雅不过是卑微到尘埃里的小妾,她说道:“像条死鱼一样愣着干什么,就不会过来扶北先生吗?”

又说她是死鱼,就不能够用点好听的比喻吗?没文化真可怕!

西雅在心里暗暗地翻了一个白眼,还是乖乖地上前,帮着红衣女子搭把手扶住了北烈寒的另外一边,两人手共同将北烈寒扶到了床边。

闻着北烈寒身上的酒味参杂着女人的香水味,她只觉得有些反胃,要不是努力地克制着,她真怕自己会吐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倒杯水来。”女人继续傲娇地发号施令道。

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西雅点点头,汲着拖鞋披头散发地跑下楼去水,然后登登登地往楼上跑,准备将那杯水灌入他的嘴巴里。

她的水还没来及送到他的嘴边,女人又再次说话了:“你下去吧,这里有我在就可以了。”

“下去?”西雅皱起眉头来,幽幽地问道。

女人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说道:“难道你今晚要在这个房间里面过夜?”

“这本来就是……”她的房间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那个女人没有礼貌地打断了:“好了,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回房间睡觉吧,这里有我在就好了。”

西雅听到这里,也迷迷糊糊地整理出来一点头绪,她努力地抑制住心里面即将要溢出来的喜悦,然后点点头,回答道:“好的,我出去了。”

然后,她就美滋滋地走出了房间门,还十分贴心地关上了房门,偷偷地捂嘴笑了。

今晚,她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睡个好觉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在走进客房里面关上灯后,她竟然有些失落。

她感觉自己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的身份受到了威胁!

在她西雅离开后,房间里面就只剩下那个女人和北烈寒了。

待到西雅已经走出了房间,刚才还一副醉到烂醉如泥的样子的被北烈寒忽然就睁开了眸子,恢复了往常那清冷的神色。

红衣女人努力将自己的身体凑上前去,用手钩住了他的脖子,说道:“亲爱的,你真坏,为了将我骗回家所以故意装醉。”

北烈寒将她搭在脖子上面的手毫不留情地推开,就像是甩开什么脏东西一样,他站起身来,眼神空洞地幽幽地说道:“好了,我已经到家了,你可以走了。”

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冷酷无情的北烈寒冷,片刻后再次依旧是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用甜到腻歪的声音说道:“你真坏,都已经把人家骗回家了,还这样挑逗人家。”

说完,她故意将自己的裙子往下面拉,想要将胸前那傲人的事业线更加形象地展示给对方看。

万万没想到,北烈寒依旧是一脸的冷清,眼珠子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指着门对着她说道:“苏曼,我再说最后一次,你可以走了。”

那个被称作苏曼的女人精致的脸上瞬间花容失色,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就像是在看一个来自外星的生物一样。

她忽然冷冷地笑了,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是爱我的,只是因为你想气气我罢了。没错,当时我抛下你去外国留学确实是我不对,可是我现在回来了,就绝对不会扔下你了。”

北烈寒的紫色眸子中寒光乍泄,他将手插进了裤带子里面,一个字一个字从薄薄的嘴巴里面蹦出来,说道:“我已经结婚了。”

苏曼听到这里,就像一只泄气的气球一样,刚才还傲慢的气焰一下子就消了一下,她艰难地开口道:“你不要告诉我,刚才那个是你的妻子?”

她的脑子里面出现了西雅那副卑微的样子来,心里觉得堵得十分厉害。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到底有哪一点不如那个看上去还没有完全发育开来的女人了。

她将手环绕在胸前,一脸的不敢相信。

她多么期待,他可以像以前一样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然后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的。

“是。”北烈寒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直截了当地注视着苏曼的眼睛说道。

苏曼也站起来,不同于唐西雅的小巧玲珑,她有一米七二高,穿上高跟鞋的话都可以和他比肩了,她那双摄人心魂的眸子直勾勾地凝视着他那双如同古井般幽深的双眼,不依不饶道:“可是,我看得出来,她并不爱你。没有哪个女人会在老公带着别的女人回家的时候还无动于衷。你看她刚才那个样子,好像巴不得要离开你呢!”

她说的话不完全是为了挑拨两人的关系,倒是真心地说了几句实话。

都说爱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可是,她看他的眼神,更多的是恐惧,并没有爱意。

北烈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冷不热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与外人无关。”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将两人的关系给撇得一干二净。

苏曼幽幽地低下头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床头柜的水递给了北烈寒冷,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好,既然你们夫妻生活如此愉悦,那我也不方便再打扰你们了。这是她刚才给你倒的水,你喝了解解渴吧。”

说完,她拿起了床上的包,一副准备要走的样子。

北烈寒接过,将那杯水一饮而尽。

不知道为何,那水渐渐有些发苦,发苦到让他觉得无力。

他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倒退了几步,瘫坐在床上,拼命地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头,似乎是想让自己意识清醒一点。

女人见状,将自己手中的吧包随手一扔在了地上,然后像是水蛇一样缠绕住了北烈寒的身子,她撒娇道:“亲爱的,别这样对我,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北烈寒用残留的意识努力地推开身边的女子,冷冷地回道:“你走……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