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宗之弱水三千 第二章 出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宗之弱水三千小说简介

《天宗之弱水三千》是作者否极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卯时三刻,梅谷谷口的浓雾渐渐散去,依稀有一老一少两个身影从雾中显现。待二人走金,梅山众人皆是行礼,“恭迎师尊出关,恭喜师弟晋升!”未等梅冉开口,身旁的小子便跳出来,“师兄师姐快...

天宗之弱水三千小说-第二章 出关全文阅读

卯时三刻,梅谷谷口的浓雾渐渐散去,依稀有一老一少两个身影从雾中显现。待二人走金,梅山众人皆是行礼,“恭迎师尊出关,恭喜师弟晋升!”未等梅冉开口,身旁的小子便跳出来,“师兄师姐快起来吧!师尊他老人家可想你们了~”众人抬头皆是一愣,五年未见,小师弟又高了一头。他一双桃花眼格外有神,眉目间透着一股明媚,让人看了如沐春风,再加上这一套粉色的常服,真是骚气的很呀,哪里还有五年前干瘪少年的土气。梅冉笑道,“你这皮猴,五年时间都没能把你的性子沉下来。”“嘿嘿,我要是换了性子谁逗师尊开心呀。”涂山诺卖乖的挽上梅冉,师徒两人领着目瞪口呆众人向梅山山上走去。梅山大殿。“半月后的宗门试炼准备的怎么样了?”梅冉坐于主位,虽然他常年闭关,但是对天宗发生的事情却了然执掌。“禀师兄,已经准备妥当。子宁身为梅山大弟子,此次试炼带队最为适合。”梅冉的师弟玄问仙人开口道。“甚好。这五年的事情为师已经知晓,子宁辛苦你了。”梅冉看向梅子宁,眉宇间充满了严肃。梅冉只有在涂山诺相处之时才会漏出笑容,其他时候皆是一片肃穆。“阿诺!”涂山诺出列,朝梅冉作揖。梅山的规矩向来重,尤其是这梅殿之上,当着众位仙人、长老这些老古董的面,这涂山诺纵是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造次。他不是怕,只是不想给师尊惹麻烦。“阿诺在!”“这次的试炼你也参加吧,目前你已是舍归境界!是时候让天宗看看梅山的崛起了。”梅冉郑重的看向涂山诺,眼神告诉他,该给梅山争口气。大殿上,众人一听皆是一愣,随意便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这寻常修士修炼,天赋平庸的没有百八十是修不到舍归境界的。就算天赋甚好,最少也得需要三四十年。像天宗那五个变态的小辈,也是十几二十几岁才修到舍归。而眼前的小弟子,只用了五年,而且开始修炼时早就错过了最佳的修炼年纪。众人不敢想象,接下来他将是怎样的存在。“哈哈!这阿诺可是百年难遇的天才,区区五年,便由破望修至舍归,连跨三个大境界呀!依老夫看,这天赋并不比那凌水阁的君若水差!倘若阿诺再付出那叶秋的努力,日后修为定可问鼎上仙。”殿下玄问仙人朗朗大笑,似是看到了梅山美好的未来。是啊,这梅山已经沉默太久了!梅冉看着殿下的众人,暗暗想道。众人商议了一下试炼之事便都散了。璇玑峰底下的寒潭中,君若水立于水涧中练习御水术。水在她的手中一会似轻纱一会儿似是利剑,一会又能迅速结冰形成类似水杯的形状,变换无常。若水亦在水流与岩石间飞来飞去,却没有沾到一滴。“哇。”随着一声轻微的感叹,一个细小的石子掉入水中。“谁!”声音刚落,若水的水剑便已落在想要逃跑的偷窥之人颈上。“嗨。。。”偷窥的小子慢慢转过身子,尴尬的抬起手打了声招呼。若水的眸子似是被眼前人明媚的五官晃了下眼睛,是他。“你。。。你好,我是涂山诺,梅山的涂山诺。”眼前的小子朱唇微启。若水有些愣神,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子。已经美到雌雄莫辨。同师尊的魅惑苍生不同,这男子是明媚,对,就像被阳光普照的大地,到处都充满着生机和温暖。“你可以收起剑吗?我真的不是有意偷看的。”涂山诺抿起嘴,微微有些尴尬,话语间透漏着小心翼翼。若水手势一变,水剑变幻化成柔滑的水流,慢慢消失在手心。“这里是凌水阁。你不在梅山修炼,跑来这里干嘛?”若水恢复以往的冷清。这君若水果然是一点都没有变呢,冰冷至极,不近人情。涂山诺心里思考着,嘴上却早已开口,“我来这里寻些石头,喏,就是这些石头。”说罢真就从地上捡起一块岩石。若水紧紧盯着眼前的石头,脑海却在思索着这岩石和土的关系。莫非这梅先生的关门弟子竟能将土转换为石?真是天赋异禀。涂山诺认真的看着若水,害怕她不相信自己说的,却没想到这君若水的思绪早已跑到千里之外。“你快走吧,这凌水阁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若水不再看着石头,眼睛有些闪烁,他倒是识货。她逐渐开始赶人:“若是师尊发现这璇玑峰有外人踏入,怕是我也帮不了你。”她看了看他的腿,道:“你的腿也别想要了。”“多谢姑娘提醒,告辞!”涂山诺双手抱拳,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只是君若水没有发现,在涂山诺转身之后脸上的若隐若现的笑容。回到梅山的涂山诺半躺在凉亭的席子上,把玩着从璇玑峰带回来的石头,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微笑。凌水阁内,若水盯着镜花水月中投影出涂山诺的微笑,有些头皮发麻,直觉这笑跟她有关。并不是说若水有意偷窥涂山诺,而是涂山诺取走的那块石头恰巧是仙器镜花水月在寒潭中碰掉的一块,这也难怪在若水打开镜花水月时,镜中自动呈现出涂山诺的脸。“难道这涂山诺真的领略到土石转换的大道?”这也是若水从古籍中偶尔看到的,关于这种大道,书中也只是寥寥数笔,五行相生相克,天地万物同宗,大道也。五行相生相克这不难理解,可是天地万物同宗,莫不是天地万物皆可相互影响,相互转换,这才是大道?若水摇摇头,大道毕竟只是古籍中的潦草几笔,甚是缥缈。若水将手附在镜花水月上,周身散发着水之灵气,双目紧闭,仔细感应着仙器中的水中月,似是想从这水月中顿悟出水的奥妙,若是能一同寻到水中月自是更妙。这一感应,若水脑海中呈现出一片不知名的灵识,这灵识在自言自语,“哼,这次试炼一定要完成师尊交代的任务,光耀梅山,顺便,也要让她对我刮目相看~~我已经不是昔日百草园那只会种田的小弟子了。”若水心一惊,连忙将手收了回来。听到这若是若水还不知道那灵识来自于谁,那她恐怕才是真的傻了呢。涂山诺那小子究竟把那块小碎石放在哪里了,她竟然能够窥视他的内心。她,她当真不是故意的。若是若水知道这涂山诺只是为这小石头开了个孔,栓了跟绳子,挂在胸前,恐怕要郁闷死。她原以为他是想要炼化这块石头,修行大道,因此放在了识海中。这石子与镜花水月本是一体,因此能够听到彼此的心事不足为奇。。就在这时,若水的房门被推开,流仙手中夹着一朵蔫了的花走进来。“咦?若水你在做什么,脸这么红?”流仙有些狐疑的看向君若水,手已摸向镜花水月。若水内心一阵紧张,大脑飞速的运转,是解释自己为什么偷听涂山诺,还是解释为什么能够听到涂山诺的的灵识。那涂山诺修炼大道的事要不要和师尊禀告。虽然自己师尊那性子,是懒得掠夺其他弟子的机缘的,只是若涂山诺的大道修行被传出去,恐怕他会成为众矢之的。此时若是涂山诺知道女神在为他考虑,恐怕都乐坏了。“镜花水月很正常呀?”流仙皱眉,思忖着但是小水儿那是什么眼神?莫非是有心上人了?接着流仙便是目光炯炯,盯着君若水,自家徒儿出落的如此水灵,听闻在这天宗追求者甚多。君若水忐忑的心平静了下去,师尊听不到涂山诺的灵识,只是师尊笑什么?看着师尊的嘴角的坏笑,感觉可能要被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