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锋芒 第1章 赘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王者锋芒小说简介

《王者锋芒》是作者西风漂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韩寅,赵灵雁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少爷,五分钟之后活动将会就。”“确定好名单了吗?”“嗯,确定过了,发来邀请函的人都现场了。”“不出所料,铜臭味一向再传播得迅速。”“大家都在楼下等着您呢。”““确认好名单了吗?”。...

王者锋芒小说-第1章 赘婿全文阅读

“少爷,五分钟之后活动将会开始。”

“确认好名单了吗?”

“嗯,确认过了,收到邀请函的人都到场了。”

“不出所料,铜臭味向来传播得很快。”

“大家都在楼下等着您呢。”

“还是跟往常一样,由你替我出面吧,趁这次宴会搞好人脉关系也是事业的一部分。”韩寅端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淡淡地说道。

“少爷,您才是这场宴会的主人,天下金融已站稳脚跟,您不打算借此机会昭告全城吗?”陈嘉良不解地问道。

“三年之约未到,承诺的大礼无法做到稳操胜券,现在还不是时候。”韩寅微微摇头说道。

“少爷,其实换个身份您照样可以遵守承诺,何必做赵家的上门女婿天天受气?”陈嘉良想不通,凭着韩寅这样杀伐决断的性格是怎么在赵家忍气吞声的。

“三年我都忍了,还在乎最后这一个月吗?”

韩寅无所谓地继续道:“再说了,原本也是我欠她的,当初我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跟赵老爷子做了一场秘密交易。入赘赵家对我来说是卧薪尝胆,但对她来说简直天降横祸,和她这三年承受的相比,我受点气又算得了什么?”

“是。”陈嘉良终于明白,韩寅迟迟不肯恢复身份,原来都是为了赵灵雁,那个名义上的韩太太。

巨贾云集的上港城,赵家仅是一个刚入流的工程项目承包商,不过也正是因为赵家的不起眼,才得到了三年前韩寅青睐。

当年韩寅找上赵老爷子,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尽管年龄悬殊巨大,但是两个各怀目的的男人一拍即合,当场达成共识。

只是让韩寅没有想到的是,被逼着与自己成婚的人,并不是赵家嫡系孙女,而是老爷子的私生子赵国廷的独女,赵灵雁。

由此可见,赵灵雁才是被老爷子寄予厚望的赵家后辈。

不过,对当时的韩寅来说,是哪个孙女并不重要,他只是需要一个能名正言顺回归上港城的身份而已,婚礼也不过是交易的一部分。

韩寅的真实身份,只有赵老爷子一人知晓,可是婚礼过后没多久,老爷子竟离奇地得了阿尔茨海默症,整个人变得痴痴傻傻。嫡长子赵国林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家族生意,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野种”赵国廷一家赶出了赵氏产业。

在家里发生这么大事的时候,新女婿韩寅却始终保持沉默,更别说有所作为,气得赵灵雁的老妈王凤琴跳脚,大骂他是废物。

废物之名由此而生。

三年来,韩寅受尽冷嘲热讽,百般责难。不过这些和他要做的事情相比,简直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把单独列出来的那几位请到二楼会客厅,反正在他们面前我也藏不住了,倒不如彼此直接一点。”一想到那些难缠的老家伙,韩寅的眼睛又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是,少爷。”陈嘉良鞠了个躬,快步走出休息室。

韩寅缓缓起身,背手站立在落地窗前,瘦削而修长的背影在偌大的厅堂内显得有些孤寂。

这里是上港城的兰会所。

一楼的正门口豪车云集,不断有肤白貌美的长腿女人从香车里袅袅婷婷地走下来,让人眼花缭乱。

今晚的来宾男有钱,女有貌,他们都是来参加这场在全城最顶尖的会所举办的迎秋慈善拍卖会。

而这场拍卖会的幕后主人,此刻仿若一个旁观者,神情淡然地看着这一切。

三年了,凭借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想要的东西终于离他越来越近了。

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可以纵览夜色下整个上港城五彩斑斓的灯光,韩寅仿佛一只蛰伏的猛虎看到了猎物,眼底燃烧着对猎杀的渴望。

他知道,真正的战斗,属于他的战场,才刚刚开始。

西装革履的陈嘉良出现在一楼宴会大厅,作为此次慈善晚宴明面上的发起人,跟来往的宾客微笑着打招呼。

盛装打扮的赵谷峰和赵谷函兄妹俩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没想到他们竟能受邀参加上港城顶尖的名流宴会,更没想到这个只用了三年不到的时间就飞速崛起的新贵人物陈嘉良竟然认识他们。

出席这样的场合,原本有些不安的赵家兄妹,在收到陈嘉良的点头微笑后瞬间变得底气十足,甚至生出一种赵家将要飞黄腾达的傲气。

“哥,你看那是谁?”赵谷函推了推身边的赵谷峰,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赵谷峰顺着妹妹的目光看过去,跟陈嘉良碰杯的女人居然是赵灵雁。

赵灵雁身穿一袭剪裁得体的大红色露肩晚礼服,手拿酒杯婷婷而立。

曼妙的身材,绝美的容颜。

“赵灵雁?她怎么也在这里?”赵谷峰大吃一惊。

“走哪儿都有她,这个贱人怎么整天阴魂不散!”赵谷函穿着一条紧身的粉色小礼服,恨恨地骂道。

赵灵雁是爷爷的私生子赵国廷所生,虽然也姓赵,但是他们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个野种是赵家子孙。

除了赵灵雁尴尬的出身,更让赵谷函痛恨的是,赵灵雁作为赵家外面领回来的野种后代,模样生得竟然比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孙女更像千金大小姐。

怎能不让她心生嫉妒?

好在一直对赵灵雁偏爱有加的老爷子生病前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硬是给赵灵雁入赘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废物女婿。

如果三年前这场轰动家族的婚礼对赵灵雁来说像是一场灾难,那么对赵谷函来说,简直是老爷子送给她最好的一件礼物。

“走,咱们过去打个招呼。”赵谷峰盯着赵灵雁阴笑着说道。

“懒得跟野种说话。”赵谷函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对于赵谷峰的提议她原本是拒绝的,但是当她看到赵谷峰满脸的阴噬之色顿时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挎上亲哥哥的手臂径直朝着赵灵雁走去。

“赵灵雁,老实说,是不是哪个野男人带你来的?”赵谷峰一脸猥琐的样子说道。

赵灵雁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兄妹俩。

真是无聊至极。

“与你们无关。”赵灵雁冷冷地说道,过去无数次的冷嘲热讽,让她早就懒得跟这对兄妹多费唇舌。

“听说你根本不让那个废物上床,我猜你心里肯定在做别的龌龊打算。”赵谷函刻意凑近赵灵雁小声说道。

姐妹情深的模样,却说出剜人心肺的话语。

“嗯,毕竟他们家有这个传统。”

赵谷峰的话引来赵谷函一阵做作的讥笑。

兄妹俩一唱一和,实是诛心。

话说到这个份上,饶是再有修养的赵灵雁也被气得浑身发抖。

因为不想成为跟这对兄妹一样的人,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赵灵雁大部分时候选择沉默,可沉默不代表她没脾气,不代表她不憋屈。

天生倔强,赵灵雁把眼泪流在了心底。

“哥,二楼那个身影怎么那么像赵灵雁的废物老公?”赵谷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二楼走廊,嘴巴惊得能塞下一整颗鸡蛋。

赵灵雁不自觉地随着赵谷涵的目光往二楼看去。

扶梯处空空如也。

“怎么可能!我刚才听说二楼是那些大人物在开会,连咱们都没有上去的资格,那个废物韩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里?!”赵谷峰不满地回道。

“也是,大概是我眼花了!像这种整日就知道在家洗衣做饭的男人,恐怕这辈子都没资格跟咱们一样参加这么高端的宴会。”赵谷函撇撇嘴,还不忘讥笑赵灵雁的废物老公。

在赵谷函看来,当着赵灵雁的面嘲笑她的老公,等于就是在打赵灵雁的脸。

赵灵雁顾若惘闻,望着二楼入口负责守卫的两个西装男发愣。

会是他吗?难道她收到的邀请函跟他有关?

可是刚刚晚宴的发起人陈嘉良明明说邀请她的是爷爷的一位旧友。

赵灵雁拍拍自己的脑门,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又对他抱有幻想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