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所奇怪的高中 第三章 祝福名单(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小说简介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是作者易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没有丝毫的意料之外,我获得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除了语文被扣掉一两分之外,其它科目均获满分。我此时的感觉算不上开心,我感觉自己赢得很不光彩,为什么手机明明出现了,却自己消...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小说-第三章 祝福名单(一)全文阅读

  没有丝毫的意料之外,我获得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除了语文被扣掉一两分之外,其它科目均获满分。我此时的感觉算不上开心,我感觉自己赢得很不光彩,为什么手机明明出现了,却自己消失了呢?手机上的划痕又代表着什么呢?

  我踩着咯吱作响的木质楼梯,慢条斯理地往教学楼门口走去。

  我忽然间看到了学校的公告牌,牌子上张贴的是一张春游的海报,大致是说志益高中为了活跃学校氛围,将在下周带所有师生去学校的后山郊游,顺道去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魅力。

  这倒是个不错的活动,在学校里憋久了,确实该出去放松放松。

  准确的说,是最近奇怪的事太多了,必须出去缓解一下压力才行。

  走出校门,我又看到了老大爷,他比之前看起来更加苍老,面无表情,之前相声演员般的滑稽荡然无存,反而有点儿渗人。

  “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啊。”

  “谢谢大爷,我会的。”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和我说话。

  我走出校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的母亲去哪里了?

  也许,她消失了?

  消失,真是个奇怪的名词,更奇怪的是它居然会出现在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脑海里。

  (一周后)

  这整整一周我都在寻找答案,但我的母亲好像从未出现在这个城市里,亦或是人间蒸发了,总之在哪儿都找不到。我甚至到派出所调出资料,但毫无收获——资料显示,我的母亲在我入学当天,死亡。

  我的父亲呢?我急不可耐地浏览着。

  我的父亲一栏显示,我的权限不足以查看。

  但这就说明,我的父亲绝对还在世上。

  我隐隐约约地觉得,今天的春游不会那么简单。

  “哟,张志毅!来这儿!快来!”安零大喊着,“帮我搬一下烤架!”

  “来咯!”

  我边跑边看向一旁,罗不苟正坐在椅子上,旁边有个学生给他扇着扇子,一胖一瘦两个学生在准备着春游的必需品。

  安零旁边还站着潘玳和辛秦,两人在拆卸着一个装好的帐篷。

  “我说潘玳,你之前拧这么死干嘛,这根本就打不开嘛。”

  潘玳一把拿过改锥,来回摆弄了一下,螺丝就卸了下来。

  “笨蛋,你拧反了。”潘玳平静地说。

  真是对活宝,我摇摇头,帮安零把烤架搬上巴士。

  我们学校有一座后山,面积很大,而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后山的中央位置,山上有条小河,旁边有座废弃的楼房,当然,这都是我后来知道的。听说楼房里唯一的住户是一群小猫,它们喜欢蜗居在地下室里,由于地下室根本没有一丝光线,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年久失修,几乎没有学生去过。

  行李很快就都搬完了,几辆大巴向着后山开去,我悠闲地阅读着春游的详细安排,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吱——”大巴一个急刹。

  “***(构建文明社会,自动省略脏话)!”罗不苟摔了个狗吃屎,一起来就破口大骂。

  “发生什么了?”坐在车里的师老师问道。

  “前面躺着几只猫,一动不动,把路堵住了。”司机回答道。现在我们正行驶在一条盘山公路上,路不宽。司机下车准备赶走睡着的猫,他拿着一把长烧烤签,嘴里不时念叨着“真是群不要命的猫”。他越走越近,当他即将触碰到其中一只猫的时候,这只猫突然汗毛直竖,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立刻带着其他的猫跑开了。

  司机咒骂一句,重新发动车子,继续向着前方驶去。

  过了不久,我们就到了河边。几只小鸟叽喳地叫嚷,小鱼在河里慢慢游荡,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有如画中一般。

  我不禁有些疑惑,难道现实中真的存在这样的美景吗?

  我掏出手机,没有信号。

  不过不成问题,出来玩嘛,怎么能捧着手机呢?

  烧烤已经开始了,看到垂涎三尺的辛秦,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了没有啊?”

  “急什么,想吃生的吗?”安零回答道。

  “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儿。”远处,罗不苟唱了起来,声音难听至极,我想起琵琶行的一句“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要真的再唱下去,我的耳朵就爆炸了。

  “我就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儿啊。”他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潘玳戳了戳我,递给我一副耳机,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赶忙戴上耳机,悦耳的音乐取代了罗不苟的绝命歌。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白居易听不进去山歌,反而听到琵琶声就如闻仙乐。废话,要是搁几个罗不苟过来,谁受得了啊?

  午餐进行得十分愉快,没有任何反常的事发生,我紧绷的神经稍稍有了缓解。

  到了晚上,大家围着篝火,谈天说地,这样的活动把大家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我也不免喝了几杯。没成想,我酒量竟如此之小,才几杯下肚,就已经昏昏沉沉了。

  “不喝了,不,不喝了,有点晕。”

  “什么呀,咱们的张大才子连几口酒都承受不住啊。”辛秦调侃道。

  安零关切地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对我说,“潘玳帮你搭好帐篷了,先去睡吧。”

  “好,嗝!好,谢,谢谢啊。嗝!”

  我的样子把三人逗笑了。

  我颤颤巍巍地回到帐篷,砰的一声倒在睡袋上,沉沉睡去......

  “张志毅!张志毅!你醒醒!快醒醒!”

  “谁啊?让我再睡会。”

  “快醒醒,快醒醒!”

  我突然一下子坐起来,出了身冷汗,四周很安静,安零他们也已熟睡,抬起头来看向天空,一轮圆月挂在天上。

  那么,到底是谁叫醒我的呢?我的头很痛,大概是酒劲儿没过,脸还在发烫。我重新躺下,从帐篷透明的部分看向天空。

  仍然是一轮圆月。

  只不过,是红色的。

  红色的?

  “安零!快醒醒!”我大叫道。

  安零费力地睁开双眼,四处看看,然后不满地说:“怎么了?”

  “红色的,红色的月亮!”

  潘玳也被吵醒了,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怎么会呢?明明刚才还很正常啊。”

  安零也发觉了,他立刻摇晃睡得死去活来的辛秦,无奈辛秦一定是喝的太多,仍然在梦乡里漫游。

  “啪!”潘玳一巴掌打在辛秦脸上。

  “谁?谁打我?”辛秦倏地坐了起来。

  “月亮变红了。”潘玳淡淡地说道。

  (未完待续)

  (剩余的疑点:手机划痕、月亮变色、叫张志毅起床的奇怪的声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