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历王朝 第一章 初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永历王朝小说简介

《永历王朝》是作者南城小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紧然后刮起来了大风,一声炸雷响过,这孩子就从娘的肚子里出了。  搞了半天这孩子是雷霹出的,毕竟也不是,恰巧?那算什么怪,这孩子生下去,会哭,光盯着周围的大人们看,除了吃奶外,是呆呆地地冲着一个地方发楞。该一会生了一个又聋又哑的痴儿吧!孩子的说到生孩子,京师一座王府,这天还真多了个小王子,当爹的是桂王朱常瀛,出生的是他的第七个儿子。这孩子临出生时非常怪,开始是难产,急得接生婆直擦汗。本来这天天气挺好的,忽然西北天际一块黑云遮住了天,紧接着刮起了大风,一声炸雷响过,这孩子就从娘的肚子里出来了。。...

永历王朝小说-第一章 初生全文阅读

  大明三启三年,非常平淡的一天,平淡的几乎没人能记住那天是几月初几。本来就是,日子该咋过咋过,只要有饭吃,有衣穿就行,管他哪个皇帝在位,九千岁八千岁的,这些事情在老百姓的眼里,还不如娶媳妇生孩子重要。

  说到生孩子,京师一座王府,这天还真多了个小王子,当爹的是桂王朱常瀛,出生的是他的第七个儿子。这孩子临出生时非常怪,开始是难产,急得接生婆直擦汗。本来这天天气挺好的,忽然西北天际一块黑云遮住了天,紧接着刮起了大风,一声炸雷响过,这孩子就从娘的肚子里出来了。

  敢情这孩子是雷霹出来的,当然不是,碰巧?那算什么怪,这孩子生下来,不会哭,光盯着周围的大人们看,除了吃奶外,就是呆呆地冲着一个地方发愣。该一会生了一个又聋又哑的痴儿吧!孩子的母亲桂王的侧妃马氏一见孩子这样,急得整天哭。她不是为孩子将来的命运担心,而是怕自己生了一个怪胎,以后失宠。

  王爷朱常瀛抱起这孩子左看右看,全须全影儿的,粉嘟嘟的小脸蛋让人看着就想捏一下,哪像是痴儿啊。既然不是痴儿,怎么就是不哭呢,找个郎中看看?当时就找了京城太医院里最好的太医给孩子看病,须发皆白的老先生捻着胡子给婴儿摸了半天脉,告诉王爷,这孩子没事。没事,怎么不哭呢?桂王爷一联想起孩子初生时的情景,有点迷信的他,立刻又找了一位算命先生,这位先生装模作样的算了半天,俯身跪倒:“恭喜殿下,小王爷不是凡人,日后必有天子之命!”

  天子之命!桂王爷当时真想踹这家伙一脚,自己虽然与当今皇室血脉关系很亲,但当皇帝,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家,这位先生真是瞎拍马屁,端着王爷的架子,又不好发作,于是给了他点银子,让他滚蛋。

  这孩子究竟是什么东西下凡?王爷盯着马氏妃怀里的孩子,胡思乱想着。那婴儿倒也怪,除了吃奶外,竟一声不吭,一般初生的婴儿都嗜睡,这孩子白天竟然一直睁着眼冲着一个地方发呆。难道真像那算命先生说的,有天子之命?这不是放屁吗,虽然史书上说皇帝出生的时候都是与众不同的,又发光又冒青烟的,但那些都是史官自己加的“客套话”,再说了,也没有一本史书上记着,哪个皇帝初生时,不会哭的呀。

  我瞎想什么,这不大逆不道吗?朱常瀛当时就想打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只想当一个日后衣食无忧,有吃有喝的藩王。当皇帝,自己可没有那个能耐,自己的儿子,也肯定不可能。

  “王爷”正在朱常瀛走神的时候,马氏双眼红肿,叫了他一声,“虽然这孩子生下来是残障(奇了怪了,他自己认准了这孩子缺心眼儿),生下来从不啼哭,但毕竟出身王家,请王爷赐这孩子一个名字吧。”

  桂王爷正心烦,他又没有读过什么书,随口就说,:“既然是个男子,就是儿郎。按照大明宗室的族谱,排由字辈,郎字再加上个木字旁,就叫朱由榔吧!”

  没等马氏起身谢王爷赐名,朱由榔就在母亲的怀里大哭起来。

  原来这孩子不是傻子呀!桂王爷恍然大悟,在等着我给他起名字呢,这孩子真不一般呀!

  放下王爷在旁吃惊不说,这孩子为什么一听说朱由榔三个字就会哭了呢?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他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300多年后的现代社会,他是一个历史系的大学生,因为一次意外丧生,没想到,阴差阳错,上天竟让他的灵魂回到了300多年前,起初他不知道身在何处,只是观察周围的人,觉得诸人的服饰古怪,像明朝的服饰,又不像拍戏的,而且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时代?他不停地想这些问题,这些如果放在成年人身上,当然不奇怪,但放在婴儿身上,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不哭,只是冲一个地方发呆,这就有点奇怪了。当他听到穿王服的那个青年男子(自己的父亲)给自己起名“朱由榔”时,他彻底明白了,朱由榔,历史上除了南明那个东窜西颠了十八年,最后在国外被吴三桂抓住,用弓弦勒死的又胆小,又懦弱,又无能的倒霉蛋之外,明朝谁还用过这个名字,肯定只有自己了,想想那人的下场,他能不哭吗?

  自己为什么那么倒霉,生在明末,除了知道一点历史知识之外,自己身无长处,就像一位先知,知道自己在哪年哪月怎么被人杀死,那种感觉,除了痛苦之外,还有什么!

  李自成,张献忠先不说,自己如何与强大的清军对抗,再说自己的父亲是个藩王,藩王按照大明律,不能参与军务,也不能结交地方官,不能离开封地,并且受朝廷的严密监视,除了能花天酒地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如果自己以后招兵买马,不说自己的父亲不答应,就是被地方官知道了,一个折子上去,就可以让自己像唐王朱聿键一样,在凤阳吃牢饭。

  一想到此,小朱由榔的哭声更大了,马氏连忙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儿子,“这孩子,不哭是不哭,一哭就惊人。”知道自己孩子不是残障之后,她也不再愁眉苦脸的了。

  “那是,寡人的儿子能错的了吗?”朱常瀛看着自己的儿子,父亲的本能使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孩子初生时的异常表现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以后对此子分外留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