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鸣 第一章 神秘的杀人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江一鸣小说简介

《江一鸣》是作者无双木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栋楼的过道处,过道口了围满了人,警察正为了保护好现场而疏散人群人群,可人们就像粘在墙上的口香糖,怎么也去不非常干净。朝过道深处看去,地上躺在一个男人,周围满是血迹。江一鸣并也不是一个怕血的人,但当然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死人,一种突如其来的反胃感今天的平安大街似乎不太平安。很多与他擦身而过的人都在谈论着案件,死亡之类的话题。前面200米左右的地方停着几辆警车,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他想,于是加步走过去,看看究竟。。...

江一鸣小说-第一章 神秘的杀人犯全文阅读

  时间是2007年10月22日。江一鸣独自散步在平安大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各自都为了梦想与家庭奋斗着,多么幸福,而自己却在这里消沉着,又是多么的不幸。他一边感叹着,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今天的平安大街似乎不太平安。很多与他擦身而过的人都在谈论着案件,死亡之类的话题。前面200米左右的地方停着几辆警车,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他想,于是加步走过去,看看究竟。

  这是一起杀人案件,案件发生在两栋楼的过道处,过道口已经围满了人,警察正在为了保护现场而疏散人群,可人们就像粘在墙上的口香糖,怎么也去不干净。朝过道深处看去,地上躺着一个男人,周围满是血迹。江一鸣并不是一个怕血的人,但毕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死人,一种突如其来的恶心感翻涌上来,不仅仅是这样,恶心之余还伴随着左眼的剧烈疼痛,让他蹲了下来。这是2个月前,一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那次事故把他的很多东西都夺走了,唯独留下了一样东西——他的左眼偶尔能把眼前的情景再现出来。虽然说是能力,但却不受控制,曾经好几次他想告诉家里人他的不同寻常,但是却说不出口。也许是因为事故的关系让他和家人隔阂越来越大了。或许这没用的能力会随着我一起进棺材,毕竟无法控制也就说明没有办法去证明。他只好抱着这样的思想,继续着他的生活。

  也许是不幸吧,当时在他眼前正好是一场杀人案件,模模糊糊中他看见,一个男人在尸体身上拔出刀子,放进自己随身带的挎包中。

  江一鸣震惊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并不是因为所看到的而震惊。在杀人现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让他如此恐惧的是头顶的挎包,那个装了凶器的挎包现在正在他的头顶。而背着挎包的男人,正是那个凶手。

  第一次让他感觉到身体是那么的沉重,他极力想站起来,快点逃走。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发软的双腿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使得蹲着的自己一下子后仰,摔倒在地上。他忘却了疼痛,也没空去注意那么多。那个男人现在正回过头,看着江一鸣。男人皱着眉头,俯视着他,那眼神中有一种洞察一切的锐利,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面前的凶手双肩挺得很直,与印象当中猥琐而狡猾的杀人犯完全不同,不是亲眼目睹了他拔刀的那一幕,也许会觉得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男人弯下腰,对江一鸣伸出手。而江一鸣却一动也不动,现在的街道上十分嘈杂,而他却只能听到自己颤抖的呼吸声。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男人愣了一愣,然后皱了皱眉头。转身便走了。

  他很恨自己,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逊,竟然会吓得不敢动,也许是亲眼目睹了凶手从死者身上拔出刀的那一幕的缘故吧,给了他一个对死亡很直观的印象,那种感觉和在医院验血完全不一样,当时拔出刀子的那一刻,可以清楚地看到血红的肉在翻动,地上躺着的人在那一瞬间,生命就终结了。

  这就是杀人案件么,不如说,这就是杀人么。和想象中的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手和脚才停止发抖。心里也久久不能平静。他想他是不是太愚蠢了,何必惊慌成这个样子呢,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看见了他杀人的那一幕,但是总觉得自己惹上麻烦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憋在心里,久久不能释怀。

  那之后江一鸣笔直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6点了,家里人看来今天又要加班到挺晚的,这让他觉得很痛心。他确实不想见到家人,成为一个累赘的感觉很不好受,他一直把自己的存在当成阑尾一样,只是在道德层面上不愿意被舍弃的东西而已。

  晚上8点他就入睡,这个时候家人还没有回来,可能是不希望看见他们疲惫的样子,亦或害怕在这空无一人的房间独自待下去,至少睡眠状态下,江一鸣可以什么也不会去想。

  次日清晨,他照例下去吃早餐,时间大概在8点钟左右。初秋的凉风让人感觉到很舒服,秋天虽然是万物开始凋零的季节,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凋零能够让他感受到生命的周而复始,他一直觉得,大自然给人的感觉是从死亡开始的,死亡是能让人铭记于心的东西,也只有在死亡之后才能体会到新生的快乐。

  他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向楼梯口走去,刚到楼道口,就感觉有一根管状物重重的向身上靠来。

  “啊”他不禁叫了出来。

  条件反射性的回头一看。是他,昨天的那个杀人犯,他手上拿着什么?枪?他是来杀我灭口的么?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脱口便出:“我不会把昨天的事说出去的。”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句话完全证明了自己目睹他杀人的一幕。

  “你好像确实知道很多事。镇定点,慢慢的向前走,我的车就停在前面。”他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身后的枪朝前重重的顶了一顶,示意他该向前走了。

  江一鸣缓缓的向路边的本田方向走去,借着这个时间,他想:可能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糟糕。如果对方真的确定自己目睹了他杀人的一幕,大可直接杀了我,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让我和他走到大街上。他一定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渐渐地江一鸣镇定下来。

  来到本田面前,男人给江一鸣重重的缠了一个死结。把他推向副驾驶座。

  “你想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江一鸣摆出一副不愿意合作的态度。

  “你叫江一鸣对么,父亲江正,母亲高明。”他不带任何语气说道。

  这种威胁式的做法让江一鸣最受不了,这显然不符合他的生活方式,像他这样的烂好人,无论任何事都不希望因为自己而牵连到其他的人。于是他愤怒的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件事与我的父母无关。”

  “那你就老实告诉我,王博士到底是怎么死的?”

  “王博士?”

  “就是昨天那个死者。”

  此时有点把他搞糊涂了,本来他一直以为的凶手,现在却在问他死者是怎么死的?难道是精神分裂?抑或是电视上所说的双重人格?

  “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或是双重人格?”他觉得现在在他面前出现的人格应该是良性的一面,要不怎么会不记得自己杀过人呢?

  “双重人格?我还没有到自己做过什么会不清楚地阶段,我分明看到王博士无缘无故的自杀,而你昨天怪异的表情,很显然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他带有一种挑衅性的笑声说道。

  “自杀?我亲眼看见是你杀的。”江一鸣争辩道,此时他更确定是双重人格无疑了,一般第二人格在清醒之前是不知道第一人格到底干了什么事的。

  “看到了?你说你看到我杀人了?你是如何看到的?”他说道。

  “我看到你从尸体身上拔出刀子。”他答非所问,但却是最好的回答。

  男人口气缓和下来,收起之前的武器道。“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他和我走到巷内,然后发疯似的,拿出小刀自杀了。”他并没有察觉到为什么江一鸣会看到他拔刀的那一幕,而是自己陷入了思考中。

  这时,车已经不知不觉到了昨天杀人案件的巷口。此时的巷口突然阴森许多,让江一鸣心里发毛,他非常不喜欢这个地方。可是车已经靠边停下来了,男人示意他该下车了。巷子里的尸体已经被搬走了,现场也没有做任何保护,看来警方已经做完了所有的取样工作。虽然巷子回复了以往的平静,但这里却仍然残留着死亡的气息,以至于周围的行人都不愿意朝这个方向瞧上一眼。

  男人走过来,解开绑着江一鸣身上的绳子。

  “你说你昨天看见我从尸体身上拔刀,但是,当时我拔刀的时候周围并没有任何人,你是如何看到的?”他现在的语气并没有之前那么可怕了,让江一鸣不知不觉的想发自内心的回答他的问题。

  “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是我的左眼偶尔能够场景再现。”他回答道。

  男人很认真的瞪着他,大概持续了1分钟,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他有一种让人不敢说谎的威严。“不,我相信你,现在的我对于一切不可能的事物都会去相信。”他的回答出乎江一鸣的意料。

  “而且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并没有说谎。你知道么,我是心理学研究者,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心虚的人不可能有你那么坚定的眼神,所以我知道你并没有对我说谎。”

  他顿了一顿,“也就是说,你左眼当时场景再现,看到我从尸体身上拔出刀子?”以带有疑问的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我拔刀的时候他已经死亡了,我观察王博士2个月了,他却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走到这个巷子里,然后拿出小刀,向自己的心脏捅去,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我觉得一定有什么异常,所以想收集一些有利的证据,但是说实话当时的我也非常慌张,只是拿走了刀子,就不敢再观察了,我不甘心的留在现场,看看警方能不能找到一些对我有用的证据。”他拿出香烟来,边回想着边抽起来,也许他现在的心情也非常不平静,毕竟见到死人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而且还要在死人身上拔下刀子,那肯定是一件让人非常非常不愉快的事情了。

  “你为什么要跟踪他?”江一鸣试图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转移话题道。

  “要了解这件事,必须从10年前的一起事件说起。这会是一个冗长而离奇的故事,如果不建议的话,我们可以到车上来慢慢聊。”他边说,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江一鸣也顺势坐进了副驾驶位,这次是来听故事的,比上一次的心情自然轻松很多。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