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鸣 第五章 真相(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一鸣小说简介

《江一鸣》是作者无双木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早晨,房内的少女不但也没睡过觉,连一口水也也没喝过。而躺在床上的少年,则据传脑部结构已完全被损坏,而且后脑还残留物两块不国内知名的阴影。按照在现代医学的解释,是此人不死也所以是一个植物人了。虽然他却还能像正常地人一样活动。  便这个案子引发了相关这里是市人民医院,一间单人病房内,丁宁坐在床边,以她那固有的姿势与表情看着睡梦中的江一鸣。她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因为自从她坐在哪里之后就没有移动过。似乎自己连同时间都定格了一般。。...

江一鸣小说-第五章 真相(上)全文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就像母亲的双手一样,温暖又温柔地抚摸着熟睡的江一鸣。此时的他展现出多年不曾有过的宁静。时光就像倒流到了儿时的摇篮中一样,让他的心无限平静。

  这里是市人民医院,一间单人病房内,丁宁坐在床边,以她那固有的姿势与表情看着睡梦中的江一鸣。她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因为自从她坐在哪里之后就没有移动过。似乎自己连同时间都定格了一般。

  医院里的护士们都对这个病房充满了好奇心。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房内的少女不仅没有睡过觉,连一口水也没有喝过。而躺在床上的少年,则据说脑部结构已完全损坏,并且后脑还残留一块不知名的阴影。按照现代医学的解释,就是此人不死也应该是一个植物人了。但是他却还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

  于是这个案子引起了相关专家的兴趣,据说现在负责少年的主治医生是脑科界的权威。脑科的权威到市医院来治疗病人,医院方面当然要乘势借着大肆宣传。另一方面他们也要多感谢现在正躺在床上的江一鸣。

  光线越来越刺眼,仿佛是说,‘现在已经不是睡觉的时间了,该起床了。’江一鸣睁开双眼,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上一觉了。他缓缓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这里并不是他的房间,但是他看到一位熟悉的面孔,让他觉得这里是哪都无所谓了。

  “你,现在已经没事了。”丁宁并不是在询问,而是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哦,是吗。”江一鸣现在关心的是丁宁的眼睛,他看到的是黑色的瞳孔,他舒了一口气。也许昨天自己是在做梦,抑或是看错了。他放下心中的大石头。反之对于自己出现在医院他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并不认为自己这么值得丁宁的关心。

  “昨天,你在门口倒下了。”丁宁说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水壶,开始倒水。

  “不用给我倒水了。”江一鸣对于丁宁这个喜欢给别人灌水的习惯仍然还是不太适应。

  “为什么?不好喝吗?”丁宁疑惑道。

  “也不是啦,现在不太渴而已。”

  “哦”。于是又陷入了熟悉的沉默。

  江一鸣也默默地享受着这熟悉的沉默。他第一次觉得沉默原来也这么美好。

  然而打破这阵沉默的竟然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两个声音。

  “夏日炎炎的一天,两只香蕉走在路上。走在前面的香蕉突然觉得好热,他说,好热哦,我要把衣服脱掉。结果他就把皮给剥掉了。结果后面的香蕉就跌倒了。哈哈,张伯,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

  “守一。你的笑话,不行,哈哈。太好笑了。哈哈。”

  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没有谁能讲出比这还冷的笑话了。

  “你们能不能注意点,这里是医院啊,不怕影响到病人吗。再说你们连门都不敲,太失礼了。”江一鸣想不通,这一老一少如此不注意形象,竟然还都是科学家。

  “张伯有特权,不需要敲门。”白守一顿了顿说道。“从今天开始,张伯是你的主治医生。所以说。”

  “所以说?”

  “所以说,他现在有权给你的脑袋开刀了。而且你的家属也同意了。”他拿着协议书在空中晃着。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江一鸣的大脑。

  这是阴谋,江一鸣心想。没想到父母在他还没有醒来之前就把他给卖了。真是悲惨。

  “他的脑袋,不能开刀。”这时突如其来的声音是如此坚定,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不是一次玩笑。而看着她。说这话的人就是丁宁。

  她仍然盯着江一鸣,面无表情。而且她并不想改变自己的观点。坐在哪里。

  “一鸣,这可爱的女生是谁?你的女朋友吗?”白守一道。

  轮到江一鸣尴尬了,因为到现在他自己也摸不透自己和丁宁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朋友吧。”他这样回答应该是没错的,如果不是朋友的话,就不会在对方病倒的时候一直守护着对方吧。他心想。

  于是转过头去对着丁宁道。“张教授是专家,而且这里是医院,他们不会乱来的,你放心。”

  这时,丁宁突然站起来。让一直定格的风景突然变的有些不适应了。她转过头对着张教授和白守一道。“请你们出去。”

  白守一愣住了,看了看丁宁,又看了看江一鸣,不知如何是好。

  江一鸣点点头,示意让他和丁宁单独待一会。

  “张伯,给点时间给年轻人吧。我们出去聊聊。”白守一和张教授走出病房。留下丁宁和江一鸣两个人。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江一鸣知道,如果他不说话,沉默会持续下去,于是开口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他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觉得他昨天看到的东西并不是梦,而且丁宁有很多事都瞒着他。

  “我,并不想告诉你。”生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矛盾的感情。也许只有江一鸣自己才能体会得到。

  “如果你执意不说,我就不能陪你去黄山。”他隐隐的觉得,对方邀请他去黄山并不是为了旅游,而是出于某种目的性的。

  这句话貌似产生了一定的威慑力,使得丁宁停下来思索了一段时间,道。“我说了,你就和我去黄山?”

  “嗯,你告诉我原委,我就和你去黄山,不用等到周六,明天我们就去。”

  他想知道原委,也想去黄山,不管自己是否是被利用都无所谓。他觉得一个人活着是为了别人而活,自己生存的价值也只有在别人身上才能体现。而他的人生价值就是希望这个女孩能开心就好。

  “我,与你们不同。”她仍然以十分生硬的方式说道。

  这句话并不令江一鸣惊讶,从他第一眼见到丁宁时,他就能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我,不是地球人。”她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让人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在开玩笑。“用你们的话来说,我,是印象体。”

  “印象体?”虽然不能理解那是什么,但那肯定不是地球人的语言。“其实我并不惊讶,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不同于一般人的存在。”他并没有说谎,他曾经一直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名女孩如此迷恋。他总感觉,女孩身上有他所不知道的神秘。

  “我,以为你会被吓跑。”

  “这只会让我更感兴趣而已。”

  “我,很难解释”她顿了顿,“这是你们所不知道的领域。我,只能把印象传达给你。”对于她来说,说这么长一句话应该很吃力了。

  于是她的眼睛开始变成红色,停顿了一段时间后,开始以机械式的口吻说了一段冗长而又奇怪的话,原文是这样的:

  “印象体是由宇宙空间中众多无机原子相互结合,之后吞噬微小原子接而自身进化重组而形成的无确切实体的印象生物,通俗讲就是有生命电波。你们所说的幽灵也可称之为弱项印象体。你本来在8月13日当天成为植物人,是我救了你。那天我的IRD即印象还原能量储备器遭到破损,能量急剧流失。在场的22个生命体中,只有你的弱项印象体仍有能量反映。于是,我把IRD与你体内的弱项印象体结合,虽然占据了部分能量空间,但被损伤的部分也因结合碰撞而重新置构。只是IRD会消耗弱项印象体的能量,虽然只保留了23%的能量输出,可是你的弱项印象体仍然承受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另一只IRD,以共振让你体内的IRD完全失效,才能让你恢复成普通人。”

  她是以不停顿的速度说出这段令人难以理解的话,让此时的江一鸣目瞪口呆。虽然有一大堆的疑问,但是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好。

  “没想到你这么能说。”他尴尬的说道。

  丁宁又回复到以往的状态。呆呆的坐在哪里。

  “那么我能看到过往的场景也是因为IRD的缘故吗?”江一鸣问道。

  “是的,还原残留印象。”

  “那为什么这么不稳定呢?”

  “弱项印象体能量反映不稳定。”

  “哦。原来是这样。”

  他能感觉到,因为他现在有点头晕了。果然如丁宁所说的IRD对他的灵魂的消耗还是很大的。不过听了丁宁的解释,让他对生命体又产生新的理解。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现在的大脑完全空白。所以他闭上眼睛,休息休息,他知道丁宁暂时是不会离开他的,于是他也放心的睡了过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