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在迁徙 第3章 为了弟弟和妈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的爱在迁徙小说简介

《你的爱在迁徙》是作者蓝滢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唐西雅,北烈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西雅很紧张得脸色发白,把握着姜正浩的手,姜正浩忙回握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间接暗示她切记很紧张。看见突然会出现的这么多黑色大家伙,转租车师傅直接蒙圈,吓得手脚颤抖着,开了这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么多黑色大家伙,出租车师傅直接蒙圈,吓得手脚颤抖,开了这么多年的出租车,第一次被十几辆悍马这样,像保护国家领导人似得包围着,这是要干啥呢?他们都是高级好车,不会要抢自己的破出租车吧?他额头冷汗直流,手指颤抖着握紧方向盘。。...

你的爱在迁徙小说-第3章 为了弟弟和妈妈全文阅读

西雅紧张得脸色发白,抓住姜正浩的手,姜正浩忙回握住她的手,拍拍她的手背,暗示她不要紧张。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么多黑色大家伙,出租车师傅直接蒙圈,吓得手脚颤抖,开了这么多年的出租车,第一次被十几辆悍马这样,像保护国家领导人似得包围着,这是要干啥呢?他们都是高级好车,不会要抢自己的破出租车吧?他额头冷汗直流,手指颤抖着握紧方向盘。

和出租车对头停着的第一辆车,车门打开,慢慢下来一个带着一身冰寒的修长身影,他一身黑衣,如紫曜石般的紫眸深不可测,紧闭的嘴唇透着浓浓的寒气,迈开长腿,如暗夜撒旦般带着冷酷的阴寒走向出租车。

其他每一辆车里下来五位穿黑衣的保镖,他们都是健硕高大的身材,黑压压的一片,气势强悍的向出租车围拢。

西雅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急剧下降,寒冷得呼吸困难,脊背发凉,手脚不自觉的颤抖。

“正浩哥哥,快逃!”她快速打开车门准备逃走,他长腿几步走到车门前方,她吓得立刻缩回去,要关上车门。

北烈寒手臂一挡,抓住车门。

“下来!”

他冰冷的字眼如同裹着冰块挤出的,西雅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向里面缩了缩,靠近姜正浩一些,正浩忙拉着她的手。

“下来!”

他又重复一遍,语气比刚才更冷,冻到极致,那修长的腿,踩在车门处,将车门大敞开。

“做!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你!”西雅声音颤抖,碰碰正浩,“正浩哥哥,报警!”

姜正浩刚拿出手机,他那边车门被保镖打开,手机被保镖快速夺走。

“你们干什么?”文质彬彬的正浩,在高大铁塔似的保镖面前,仿佛以卵击石一般不堪一击。

西雅转头看正浩的空档,手臂被北烈寒抓住,他轻轻一用力,西雅纤柔的身体,在车里被拉出来,她挣扎,“放开我,你个坏人,放开我!”

“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姜正浩要下车搭救西雅,出租车门被保镖随后关上,死死的挡住,任他在里面激烈拍打车窗无济于事。

北烈寒抱起如兔子般扑腾挣扎的西雅,转头吩咐,“陈阵,给姜丙清打电话,如果还想要手脚齐全的儿子,二十分钟之内出现,让他把儿子领回去。”

“是!先生!”保镖队长恭敬回答。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不准欺负正浩哥哥!”西雅着急,是她连累了正浩哥哥。

北烈寒没有回答她,身体周围的阴寒之气更浓烈,透着一丝诡异的阴森。

他抱着西雅,大踏步走向悍马,把她扔进车子,用力关上车门,自己上了驾驶座,快速倒车,调头,离去。

北堡,据说富可敌州,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极尽精美,这里有着豪华宽广的大床,有着最舒服的卧室,都是天工巧夺。

还说,有无数的女人想住进这个神秘的城堡。

今日疯狂说,各大报刊,电视台新闻,滚动播出,明天,在白色城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要举行。

此时,西雅被囚禁在城堡主宅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外站着两排面色机警的黑衣保镖。

透过窗帘缝隙,可以看到楼下花园里,站着几排巍然不动的保镖。

西雅如同困兽一样,光着脚在房间地毯上走来走去,手机被没收,和正浩哥哥联系不上,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肚子饿得“咕咕”叫,想想一天多没有吃饭,刚刚女仆第n次推着餐车进来,别那么有志气,多少吃点好了,她的小脸皱得像包子,极力忍住胃部不适。

房门慢慢打开,西雅以为又是餐车进来,忙转头看去。

“雅雅!”妈妈轻声开口。

“姐姐!”毅然回身关上房门。

“妈妈!”西雅忙扑向门口,“你们怎么来了?”

唐毅然推着轮椅上李娴静,十五岁的他,虽然个子长的高高的,可是脸上稚气未脱,轮廓还未张开的少年模样,他静静的站在妈妈身后,目光中有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在压抑着。

“来看看我的雅雅。”李娴静满面温和,目光慈爱。

西雅亲昵的蹲下来,拉着妈妈的手,一晚没见面,妈妈好像瘦了 很多。西雅有些心疼,心里暗暗自责自己的不懂事。

妈妈抬手,慈爱的抚弄她柔顺的长发,“雅雅成大姑娘了!”

是的,已经十八岁,时间过得好快,西雅勾起唇角,“人家都上大学了,当然是大姑娘,”

妈妈停顿了一下,慈爱的目光中,带着些许忧愁,“现在妈妈的年龄最大,听妈妈的话好吗?”

“嗯!”西雅点头,别说现在,她始终很听妈妈的话!

“毅然才十五岁,还未成年,为了弟弟和没用的妈妈,委屈你了!”

看着少年的弟弟和无助的妈妈,一种由心底升起的哀恸,涌上鼻腔,西雅用力抿唇,极力控制眼眶里的泪水不要掉下来,她说不出话,忙摇头。

但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不可控制的流下,她坚强的挺起脊背,用力眨眼睛,想让妈妈和弟弟看到自己的坚强勇敢,可是眼泪不听自己指挥,依然任性的奔涌而出……

她趴进妈妈怀里,无声的颤抖肩膀,让肆意的泪水,打湿妈妈的衣服。

沉默的唐毅然,扶着轮椅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力气大的骨节泛白。

李娴静手指微颤,轻轻梳理着女儿的长发,动作一下又一下的重复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抚平她内心的忧伤。

“雅雅,如果真的不喜欢,”李娴静迟疑,“咬牙坚持几年,等你弟弟长大,在唐家能够独挡一面的时候,按照你爸爸的遗嘱,毅然接手总裁职务,那时候再离开好吗?”她停下几秒,平稳的声音又响起,“到时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最后这句话,像一剂强心针,给西雅黑暗的心中点燃一盏启明灯,给了她亮光和希望,她肩膀停止颤抖。

西雅抬头,带着泪痕的双眼希冀的看着妈妈,“真的可以吗?”

李娴静慈爱的点头。

她胡乱擦了一把眼泪,歪着头专心的想了一下,紧皱的眉头松开,坚毅的点头,“好的,妈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