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诡宝: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 第3章 丢失的硬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秘境诡宝: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小说简介

《秘境诡宝: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是作者原梓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袁帆本在一家公司上班,他家中被盗而被拿走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洞天诡宝:消失了硬盘的致命秘密第3章 遗失的硬盘的全文深度阅读,到下午的时候,袁帆有些吃不下饭菜,也不是因为他的老板卷款了,不是因为公司还欠他一个月工资没...小饭馆的桌子刚擦过,桌面上还残留着抹布留下的小水珠,袁帆用筷子翻了翻,把辣子鸡丁盖饭拌匀,往嘴里扒拉了几口,一边嚼一边想:老板会不会去筹钱了,过几天还能回来?不过很快袁帆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一个是细想想那姓马的胖子跑路这事早有征兆,再个么……钱欠的也实在太多了,供货商那面就不用说了,另外还欠送餐公司一万三,欠送快递的一千,连送水的都欠了四百没结,甚至还有同事传说他欠了二奶十一万的包养费……这形势,换了谁也不敢回来啊。。...

秘境诡宝:消失硬盘的致命秘密小说-第3章 丢失的硬盘全文阅读

  到中午的时候,袁帆有些吃不下饭,不是因为他的老板跑路了,而是因为公司还欠他一个月工资没发,对没什么积蓄的袁帆来说这的确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小饭馆的桌子刚擦过,桌面上还残留着抹布留下的小水珠,袁帆用筷子翻了翻,把辣子鸡丁盖饭拌匀,往嘴里扒拉了几口,一边嚼一边想:老板会不会去筹钱了,过几天还能回来?不过很快袁帆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一个是细想想那姓马的胖子跑路这事早有征兆,再个么……钱欠的也实在太多了,供货商那面就不用说了,另外还欠送餐公司一万三,欠送快递的一千,连送水的都欠了四百没结,甚至还有同事传说他欠了二奶十一万的包养费……这形势,换了谁也不敢回来啊。

  思绪纷乱地吃完了饭,袁帆看看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又想:这工作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么大个北京,总能找个工作,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机会呢!

  吃完饭,袁帆一瘸一拐走到饭馆边上的小超市,买了包长白山,袁帆平时抽烟不多,有时一周也抽不上一包,可是眼下心情有些纠结,每到这个时候袁帆都想抽根烟,也许烟这种东西对袁帆这样的人来说不是生理需要,而是心理需要。

  袁帆点了根烟,盘算了一下自己的经济状况:上个礼拜刚交了半年多房租八千,现在全部身家就剩不到两千,光这样还好说,问题是信用卡还欠着一千八,若找工作不顺的话,的确有些麻烦。

  抬眼看了看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袁帆不想再回去了,激动的供货商门开始哄抢公司财物的时候,他就趁乱退出来了,坐他边上的同事小赵差点跟人动手,因为有人要拿走小赵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袁帆觉得为了公司的财物没必要这么激动,后来才想起来那笔记本电脑是小赵自己的,这才坦然。

  时间还早,又热得要命,袁帆抽完了烟,不想这么早回去,想了想决定去图书馆。一般袁帆都是周末去的,主要是周末去图书馆可以省很多钱,再个是把书借回来后,周一到周五的闲暇时间用来看书,又能省更多的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袁帆对稀奇古怪的事物比较感兴趣,首都图书馆藏书丰富,可以满足袁帆的好奇心。  

  袁帆背包里还装着一本上次在图书馆借来的《甲骨文字典》,其实除了文案撰写这个工作之外,袁帆还有两个身份:论坛版主和淘宝店主。一旦上网,袁帆就不是泡在那个著名论坛的历史版,就是挂着淘宝旺旺,卖些他淘来的民国钱币、文玩核桃以及印章之类的近现代低端古董,偶尔也期盼着某天能捡漏捡个宋代官窑瓷器之类的宝物。

  在图书馆泡了整整一个下午,办了续借,这才回家,袁帆在楼下买了份快餐,拖着伤脚小心翼翼地上到四楼,却发现门微微开着——这有些不正常,平时这个时间丁锋应该回来了,但门无论如何不该是开的。

  推开门,袁帆看见丁锋大厅里站着,听门响把头转过来,对袁帆说了一句:“家里进人了。”

  袁帆眉头一紧,心想不会吧,他床底下鞋盒里还放着五百块钱呢,再回头看看门锁,似乎也没什么明显被破坏的痕迹,只是锁孔上有些划痕。

  还没等袁帆反应过来,丁锋补充道:“我丢了个移动硬盘,刚进你屋看你机箱盖开着,我一看硬盘没了。”

  袁帆没回话,回到屋里,看到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机箱盖被丢在床上,插硬盘的地方空空的,他俯身掏出鞋盒,打开后看到里面的五百块钱还在。

  “靠,你小子竟然在床底下藏钱,被我发现了,哈!”显然丢了个移动硬盘这事对丁锋没什么影响,这小子还能笑得出来。

  袁帆没回丁锋的话,他在房间里反复翻了几遍,确定没丢别的什么东西以后,对这个小偷的行为愈发的不解:为什么偷硬盘呢?

  袁帆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发问,纳闷地问丁锋:“他为什么偷硬盘呢?”

  丁锋也颇为疑惑:“我也想不明白,总不会是为了苍井空吧?”说完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这年头变态多,在学校不还有人偷女生内裤么?”  

  对这个答案,袁帆不置可否,他努力回忆了一下电脑硬盘里的内容,除了电影、音乐、图片和小说以外,似乎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再说袁帆平时常用的资料都装在移动硬盘里,用的时候方便。

  和丁锋就这个问题讨论了一会儿,不得要领,毕竟没什么太大的损失,一块硬盘几百块而已,但门被撬了,显然需要换一个锁,不然今晚谁也没法安心睡觉。

  因为袁帆脚伤了,所以留下来看门,丁锋出去买锁,尽管四处尘土飞扬,但住在北京还是有些好处的,比如即使在深夜或者凌晨也可以很容易买到想要的东西。

  袁帆再次看了看脚伤,又再抹了一层烫伤膏,听电话响,拿过来看是个不认识的手机号,袁帆接起来,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袁帆,我是方诗韵,你还记得我么?”

  “方诗韵?”袁帆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他记得上学时候学校有这么个女生,学英语的,人长的漂亮,从者无数,在校时候两人倒是认识,但也没什么深接触,毕业这都快两年了,怎么这姑娘忽然给他打电话了呢?

  “是英语系的方诗韵么?”

  “是我,你在哪?”电话那头方诗韵语气有些着急,似乎有什么事情。

  “我在家里呢。”

  “你现在还在北京把,在哪住呢?”

  “是啊,在五道口租的房子。”

  “你最近电脑有人动过么?”

  “嗯?” 袁帆非常奇怪,今天硬盘刚被人偷,瞬间就被方诗韵知道了?但一时半刻之间又哪能想出什么来,就接着说道:“我硬盘让人偷了,今天才丢的。”

  “袁帆,你要信我,你就赶紧出门,现在就跑,越远越好!我回头跟你解释,现在你快跑就是了!”

  “可我现在在家不能走,我门锁坏了,哎——”袁帆跟方诗韵解释了一下,却听方诗韵那边电话已经挂了,再打回去,也没人接。

  袁帆放下电话,看了看表,丁锋下去才不过十分钟,怎么也得二十分钟才能回来。袁帆心想现在要走,等于把这房子开着门留给小偷,不过听方诗韵的语气那么严肃,应该不会骗他,而且方诗韵知道他电脑被人动了,这里面肯定有些什么事。说不准方诗韵是个特工,这硬盘只是看似个硬盘,实际上是个美军的秘密武器,机缘巧合落入他手……但是又怎么解释这秘密武器出现在中关村电子产品市场又被他买到呢?难道说是有人故意把这个秘密武器和硬盘放在一起运进中国?那又怎么解释这个硬盘真的可以存东西呢?

  袁帆简单的推想了一下,觉得有点乱,他想起方诗韵电话里急促的语气,又看了一眼门,心想要是下一秒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冲进来,该如何应对呢?就算不是武装分子,一群持大刀的小混混冲进来,又该如何应对呢?

  又审视了一下四周的家具,客厅里一张折叠桌,老旧电视柜上有一台属于房东的老式显像管彩电,还是21寸的,除此之外,墙上挂的空调和厨房里的灶具应该是这所房子里最值钱的东西了。

  审视完毕,袁帆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这么些破烂,总不会比我的安全还重要吧?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想想方诗韵焦急严肃的语气,袁帆决定还是先下楼躲一躲,说不准真的是什么要紧的事。但刚要起身,猛地又冒出个念头:他妈的,方诗韵这姑娘在学校名声就不怎么好,不是跟这个就是跟那个闹绯闻,跟我也没什么交情,忽然联系我,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万一有人在楼下等我怎么办?

  又想了想,袁帆觉得若真有人来害他,在楼下或是在楼上似乎都没什么区别。他进了卧室,从床底下掏出一根很久之前买来的甩棍。顺手把盒子里的五百块还有一个银元外加几个平时收藏的不太值钱的小古董拿了出来,背上背包,出门前又把一些卫生纸夹在门缝把门卡住,这才下楼,一边下楼一边心里还有些害怕:会发生什么事呢?

  因为脚伤有伤,走快了就痛,袁帆拎着甩棍走了几步,担心伤口被弄裂,决定不再远走,四周环视了一下,看对面墙边停了一排小区里的车,就走到车后面,吹了吹地面上的浮尘,靠墙坐下,点了根烟,从两辆车的缝隙间远远地盯着楼道口,想看看会不会真的有人来找他。

  盯着看了半天,楼道里也没人出入,袁帆一根烟抽完,仰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一颗星星也没有,只能看到不知来自何处的光柱在夜空中摇来摇去。想起没了硬盘的机箱,袁帆又开始想:小偷究竟为什么只拿硬盘呢?

  想了很多种理由,似乎都不能自圆其说——费劲巴拉撬门进到屋里,仅仅只拿走一个硬盘,甚至连内存条都没动,这比偷女生内裤还难理解。除非,除非他的硬盘里真的有什么重要信息。

  但是,硬盘里究竟有什么信息值得小偷撬门来拿呢?电影?音乐?还是金庸古龙的小说?历史资料?果戈理的散文?或者是他那篇毕业论文?那个硬盘里真的没什么信息,袁帆大部分文件都放在移动硬盘里了。等等!袁帆忽然一个激灵:难道他们的目的是我移动硬盘里的信息?或者说,他们不知道我把东西都放在移动硬盘里,以为我把东西都放在电脑硬盘里?想到这里袁帆觉得这个可能很大,但是下一个问题就又来了:移动硬盘里又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呢?一些照片、图片,还有给公司写的一些广告文案,这些有什么价值呢?总不至于是公司竞争对手派来的吧?马老板跑了不说,就算没跑,竞争对手也不至于找他一个小员工下手啊!

  想到这里,还是没什么头绪,不过袁帆的思绪还是被打断了——因为他看见有两个男人匆匆走进了楼道,他几乎可以立刻断定这两个人不是这个小区的,因为他们的脚步太匆忙了,而且看那架势也不像回家的样,倒好像是在寻什么紧急的东西。只见楼道里的感应灯随着那两个人的上楼而依次亮了起来,二楼,三楼,四楼……最终五楼还是没有亮。

  袁帆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真的有人要找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