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影后 家有影后第19章 膈应一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锦医夜行小说简介

《锦医夜行》是作者陌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赵大发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本已完结啦小说家有影后讲诉了主人公秦铭李师师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黑桃的钟情巨作,家有影后精挑篇章:“哦,原来是是张梓健,大张少啊。”李天成看见那画格子衫的男人,脸上登时露着了一抹怪异的笑容,转过身望着我的神色更为的怪异了。或许,就是这个样子吧。。...

锦医夜行小说-家有影后第19章 膈应一下全文阅读

家有影后第19章 膈应一下

这就是社会真理,你跟不上社会的脚步就会被遗弃,你不合群,跟不上大家的脚步,思维,你就会被遗弃,被孤立,让人认为你内向,怪咖。

或许,就是这个样子吧。

不是社会去适应我们,而是我们去适应这个社会。

但是,希望在融入这个社会的时候,都勿忘本心。

一路走来,太多人改变了,有些人还在执着。

而我,也仍然在执着。

“我说哥……大晚上的你能不能别感慨了,感慨完了吗?现在你告诉我,用不用我陪着你去看电影,我已经买好票了,要是不去,我们去喝酒也成。”陈镇得无语的看着我,提着鞋底想要甩我脸上了。

我尴尬的笑笑:“我说的也是在理啊。”

“在理你妹,这是你该想的事情么,你哪来那么多沧桑的大道理,去还是不去?要不要我一起去,反正你知道的,去了是被**是肯定的。”陈镇得无语的瞪着我,老不高兴了。

“你去找晓雅吧。”我笑了笑,拍了拍陈镇得的肩膀:“我看好你。”

没有停留便直接了当的离开了,中午复习的时候,几次晓雅问我,我回不回去看电影,我不知道晓雅怎么这么关心这个,估计是女生的好奇吧。

路上刚好遇到陈镇得,我将陈镇得拦住了,让他陪我一起去,但是现在,我又不想这个样子了。我自己去面对吧。

刚才我感慨是良多了,那些感慨也不应该适合我现在这个年纪,年纪轻轻的,那他妈那么多感慨。

行走在行人匆匆的街道,行走在昏黄的路灯下,仿佛又想起了那一晚,第一次与夏诗淇携手走过的道路,而如今的我,路灯下映衬着孤单的背影……

天圣电影院外,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检票进去了。

电影已经开始了,放的是狗血言情爱情的电影,偌大的电影院都坐满了人,不过最前面,比较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空位,我一眼看到了夏诗淇和李天成在一块。

夏诗淇轻轻的偎依在李天成的怀里,时不时欢声笑语的。

虽然我听不清。

我心脏一阵抽搐,视线变得模糊了。

他们旁边还有个位置,我拿起来看了一下,是我的票。

“哥们,你看不看啊,不看坐下来,你站在我旁边没法看知道吗?”一个胖妞有些无语的拍了拍我。

我低头看了一下,嘴角一阵抽搐,这起码两百斤吧,看着挺年轻的……

“嗯,这位美女,我跟你换张票怎么样?你这么漂亮,看到前面那个帅哥没,这张票是他旁边的,我跟你换座位,前提是,你不能说是谁给你的,行不行?”我晃了晃手机的电影票。、

那胖妞很是不屑的看着我,显然不相信,不过随意一瞥,刚好看到李天成的一个侧脸,那胖妞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差点没将我给撞到在地。

**,人形坦克啊!

“好,成交,谢谢你啊哥们,我一定不会说出来的,你这么识趣,给你!”那胖妞将她手里的电影票和一百块钱塞给我,然后迅速抢过了我手里的电影票,颠颠的跑去李天成那边去了。

我安然的坐了下来,靠在椅子上,咧嘴笑了笑,净知道膈应我。好啊,我也膈应膈应你。

我这里视线很好,但是我这里很隐蔽,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两个的情况,而他们不一定能够发现我。

只看到,那个胖妞跑过去,二话不说直接坐在了李天成身边。

李天成跟夏诗淇均是一怔,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李天成嘴角抽搐的模样。

我则是笑得抽搐了,你不是很能忍吗,你倒是忍啊?

李天成脸色很古怪,可是却惊讶了一会儿就没有理会了,继续跟夏诗淇交头接耳的,在电影院昏暗灯光下,看不真切,我眼睛变得血红起来,心痛与愤怒不断交织成一团。

胖妞却完全像是没看到夏诗淇一样,也不去看电影,一个劲的骚扰李天成,不住的跟李天成说着话,时不时那点零食给李天成。

然而李天成根本不在意这些,但是仍然是几次差点是没忍住直接暴走了,脸上的表情更是抽搐不止,我看他几次都差点暴起发难了,却最终还是堪堪忍住了。

我摸了摸鼻子,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这胖妞发挥了很大作用啊。不过我同样明白,比气度,我比不过他,比隐忍,我同样比不过他。

无论是起步,还有身为地位,气度与隐忍,甚至说帅气都远在我之上。这种人不管如何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并且,这种人,一旦爆发起来绝对恐怖,与这样的人为敌,着实令人觉得有些恐怖,拿捏不准。

我躲在电影院的角落,静静的看着他们偎依在一起,孤独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静静的听着心中流淌鲜血的声音。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放了大半了,路上,想事情,回忆,占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所以我来了大概半个小时电影就已经结束了。

看着李天成和夏诗淇还偎依在一起,正准备起身,我则率先站了起来,离开了电影院。

我是一匹孤狼,在白天潜藏爪牙,在夜里黑暗的角落,默默的舔舐伤口,哪怕是淌血,也不让别人看到,看到圆月亦不对月狼啸,因为,我需要隐忍,也应该有狼的孤傲。

走出了电影院,双手插着裤兜,仰望着明明天空,心中说不出的怅然与悲痛,若是可以,我真想仰天长啸一声,以慰藉心中创伤。

砰~

我脑袋一阵刺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等我清醒过来,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等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面,浑身被绑着,后脑勺一阵剧烈的疼痛,脑袋嗡嗡的作响,仿佛有一个发动机在脑袋里面不断震荡一样,非常的痛苦。

我晃了晃脑袋,分不清楚是白天还是黑夜了,这个物资网好像是全封闭的,看起来有点像是个密室,很空旷,并且有些大,里面除了绑着我的椅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光芒有些昏暗。

“有人吗……”我张开嘴巴,声音显得很是沙哑,嘴唇干裂,喉咙似火烧。大声嘶吼,却好像是垂死病人古怪的惨叫一样。

怎么回事?

“李天成我知道是你,**给我出来!”我猛然间想起,对啊,李天成那个犊子,肯定是他。

“秦铭?你怎么也在这里?”夏诗淇的声音突兀的在我周围响起。

啊?

我脑袋一阵轰鸣,感觉天地崩塌了,不,不会吧?夏诗淇也被绑了?

“我们都被绑了,他在这里很正常,我只是纳闷,究竟有为什么还将我给绑了。”李天成的声音在夏诗淇不远处响起。

听到李天成的声音,我忍不住冷笑起来:“你不是花都大人物吗?怎么你也被抓了啊?”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一句话,充满了敌意,太过明显了。

“应该还有人指使。”李天成信誓旦旦的说道。

咔嚓,忽然,一阵刺眼的光芒亮了,起来,我顿时眯起了双眼,林海大笑起来:“不敢?我林海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啊?”

林海穿着笔挺的西装,穿着铮亮的皮鞋,双手插着裤兜,还弄了个很帅的发型。帅气潇洒。嗯……挺人模狗样的!就是遮不住那油亮的地中海。

我都懵圈了,这个事情怎么跟李师师的导演林海也给扯上关系啊。

我晃了晃脑袋,睁了眼睛再闭上,反复几次才慢慢的恢复了视觉,但是还是感觉很亮。

夏诗淇跟李天成被绑在附近,就距离我四五米位置,都被死死的捆着。

这个时候我才观察周围的情况,这里应该不是地下室,倒像是一个ktv的内室,周围都是像是岩石一样的玻璃,刚开始光度不够,才感觉是地下室。

“林海,你疯了不成?李天成是从南省下来的人,你敢招惹?诗淇也有自己的家族,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将他们放了!”我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这林海真是疯了吗?连夏诗淇跟李天成都敢下手!小小林家,他们就这么的肆无忌惮?

“你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如果真是一个人,他对付你就行了,他敢动我?”李天成好笑的瞥了我一眼,虽然被绑着,那傲气却是一点都不减少。

那种身处敌营却能够泰然自若的态度,我确实学不来。

我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林海耸耸肩:“的确,要是我,不,不只是我,连我林家都不敢动夏诗淇,更何况李天成公子,但是啊,有人要下手,那我也就顺水推舟,卖别人一个人情算了。”

“我倒是很好奇谁敢动我,顺水推舟?我看你是给人当枪使了!”李天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海。

“如果他是枪,那是一把不错的枪。”一个更狂,更傲的声音出现,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先听声音后见其人,却已经感受到了那种狂傲不羁。

三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两个穿着没有勋章的迷彩服的冷脸男子,板寸头,板着一张面瘫脸,中间的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口子开了四五个,手里提着一根高尔夫球杆,不断的在手里晃动,看年纪,二十五岁左右,弄了个非主流的头发,脸部轮廓分明狂放不已,那充满野性的麦色皮肤,拥有贵族气息,又有那种军人的野性阳刚,同样还有上位者的威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才会有这样的气息?

“哦,原来是张梓健,张大少啊。”李天成看到那画格子衫的男人,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转过头看着我的神色更加的古怪了。

“对对,就是我,怎么样,李天成公子,这王八犊子没难为你吧,误会,一场误会嘛。”张梓健甩了甩头发,点了一个烟,一挥手,一把飞刀甩了出去,一下子将李天成的绳子给解开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