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士 第四百八十二章 也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学士小说简介

《大学士》是作者衣山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衣山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学士》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四百八十二章 也罢微信在线深度阅读。孙淡伸出一根手指抬起窗帘看出去,却见那边跑过来一群身着飞鱼服装,腰挎绣春刀的士兵。这群人大概有百数十人,动作异常敏捷,只片刻,就把住各出街口,将自家宅子围了个水泻不通。。...

大学士小说- 第四百八十二章 也好全文阅读

第四百八十二章也好

孙淡和张璁一道挤了一顶轿子,带着汪古、小刀二人走得飞快,当孙淡的轿子刚从后面出去,小刀就在外面小声道:“大人,北衙的鹰爪孙已经过来了,看样子是要包围大人的府邸。”

孙淡伸出一根手指抬起窗帘看出去,却见那边跑过来一群身着飞鱼服装,腰挎绣春刀的士兵。这群人大概有百数十人,动作异常敏捷,只片刻,就把住各出街口,将自家宅子围了个水泻不通。

这个陆炳动作还真快啊,都不留情面了

“走快点。”孙淡笑了笑,将窗帘子放下,转头低声问正在另外一边护卫的汪古:“汪古,你们漕帮在京城还有多少人?”

汪古和小刀二人跟则后孙淡的四抬大轿一路猛跑,这师徒二人体能强悍,气息悠长,无论呼吸还是说话都十分平稳。

汪古回答道:“禀大人,我漕帮得大人襄助,有意北上京城发展,帮中有不少好手都在城中。如今,在淮南会馆中,还驻有五十多人,都是见过血的勇士。在通州码头那边,还有两百来人。大人若要用他们,一声令下,立即就开过来。”

“如此就好,通知他们,到西苑外集合。”

“是,我就把信息传过去。”汪古又问了一句:“大人,你现在应该立即招集人手杀到西苑去才对,怎么反去杨阁老府上。”

可孙淡却什么话也没说,反到孙淡身边的张璁明白孙淡这么做用意何在,他冷笑一声,低喝:“开去西苑做什么,造反吗?”

汪古这才明白自己是多嘴了,孙大人要去杨首辅那里自然有他的道理。

实际上汪古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孙淡今天晚上的危局不管如何处理,首先就应该搞定以杨廷和和杨慎为首的那群文官集团。只要说服他们,得到文官系统的认可,大皇子继位一事才具备法理上的意义。

若是不得到文官们的点头,直接开去西苑,抢占宫禁,只要他们登高一呼,孙淡立时变成乱臣贼子,天下人共讨之,那样的险可冒不地。

如今,孙淡的形势虽然恶劣,可只要得到杨廷和的支持,形势立即就调转过来。

实际上,明朝中期以后,文官集团把持了朝政,把持了舆论导向,相权已经膨胀到让皇帝头疼的地步。可以说,没有文官们的支持,任何皇帝都别想在皇位上坐得稳当。

就真实的历史上来说,武宗皇帝大行之后,嘉靖之所以能够坐上皇帝的宝座位,那是因为杨廷和文官系统见嘉靖年纪小,容易控制,这才硬推他上了位。否则,按找继位顺序,正德去世之后,应该从晚他一辈的载字辈中选一个人过继给正德,然后继承大统才对。

在移宫案和红丸案中,文官们的意见不但决定了帝位归属,甚至直接插手皇宫内务。

在站在道德和舆论高度的文官集团面前,在掌握实际权利的内阁阁员面前,任何暴力机关都毫无用处,这也是明朝政治的一个特殊之处。

“等下去了杨阁老那里,我就不出面了。”张璁自然知道该怎么做:“等下我就与静远分手回督察院去写折子,弹劾黄锦阴谋废立,试图谋反,明日早朝时就递上去。希望静远能够在今天夜里平靖整个京师,若不能,张璁绝不肯看到明天的日出。”

说完,他从轿子里跳出去,深深地作了一揖:“静远,保重”

……

其实,孙淡是错怪陆炳了,北衙的锦衣卫来得已经慢了。否则,以北衙半事的效率,孙淡一群人还真的要被一往打尽了。

在接到皇帝的命令之后,陆松也没想其他,直接点齐兵马,就要朝琉璃厂开去。

可陆炳还是觉得不妥,忙制止住父亲:“父亲,你也别急着抓人,这事还得慎重。”

陆松心中奇怪,问:“陛下让我等抓捕孙淡,身为臣子,我等遵命行事就是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陆炳苦笑:“父亲大人,虽说有陛下的旨意,可仅仅是一份手敕,也没说明抓捕缘由。这个孙淡毕竟是翰林院编休,恩科第一名状元,又是皇帝的心腹,未来的内阁阁员。这么贸然抓了,陛下脸面何在,朝廷脸面何在。陛下可是一等一要面子的人。”

陆松皱眉:“或许,抓捕孙淡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吧。”

“对,父亲说得有理。”陆炳立即道:“父亲你想过没有,皇帝让我们抓捕孙淡,却不说明理由,那肯定是有什么隐秘之事,皇帝不想让别人知道,因为这涉及到万岁的脸面。可是,若抓了,这个理由大白于天下,皇帝就不能不对天下人有个解释,岂不更是体面?以陛下的性格,只怕到时候会迁怒到我们头上,反怪我等不会做事。”

陆松吓了一跳:“倒是这个道理,炳儿你是同陛下一道长大的,对他的性格自然能揣摩到十足。这个万岁爷虽然圣明,可做起事来却极为操切,又心思活泛,一时一变,这事我们还是不急于动手去做才好。”

“对对对,或许,再等片刻,或许又有另外一道圣旨下来,又不让我们抓捕孙淡了。”

“可是,如今有陛下的手敕下来,我们稳坐钓鱼台也不成啊。”陆松愁容满面。

陆炳想了想:“那就拖,慢慢整顿部队,慢慢赶过去。”

“好,就这么办。”陆松摇头叹息:“这个万岁爷啊……我们这些做臣子的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事了。”

毕竟是夜晚,锦衣卫值班人员不多,等陆松父子二人整顿好锦衣卫的队伍,一个时辰过去了。京城中也不好放马狂奔,加上又有意拖延,北衙众人走两步停一步,老半天才赶到孙淡府上,等将宅子一围,陆松陆炳倒也客气,走到门房那里道:“我们是锦衣卫衙门的,有陛下手敕,来请孙大人。”

孙淡府上的门房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汉子,拱手道:“见过陆指挥使,见过炳哥儿,见过各位兄弟。”

这人正是韩月,前锦衣卫的百户。

陆炳忙问:“你家大人呢,请他跟我们走一趟。”

“正在府上呢。”韩月笑了笑:“不过,大人正在沐浴,还需等一下,二位大人和各位兄弟请随小人去大厅稍待片刻。”

听说孙淡正在家中,陆松父子松了一口气,点头:“也好,前面带路。”

[奉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