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上将 第二章 颍川荀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国上将小说简介

《三国上将》是作者Y冷冰凝Y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见诸郡尚要繁华热闹许多。  一路上但是偶有一日来将近人影之时,但通常所看见的却大都是苦难之民,再加各地为了能满足灵帝的个人喜乐,赋税极重,使本就天灾的情况下再加人祸,让他们更是苦不堪言。恰恰在这种情况下,简言之的百姓才会拿起赖以生存下来生存下来的锄头等工要说这颍川也算是地处中原,比之潘凤路上所见诸郡尚要繁华许多。。...

三国上将小说-第二章 颍川荀彧全文阅读

  颍川,郡名,秦王政17年(公元前230年)置。以颍水得名。治所在阳翟(今河南省禹州市)。辖境相当今河南登封市、宝丰以东,尉氏、郾城以西,新密市以南,叶县、舞阳以北地。其后治所屡有迁移,辖境渐小,最大时管辖至今驻马店地区。隋初废,大业及唐天宝。至德时又曾改许州为颍川郡。西汉置有工宫,东汉中平初波才领导的黄巾军在此起义。主体部分即今天的河南省禹州市境内。

  要说这颍川也算是地处中原,比之潘凤路上所见诸郡尚要繁华许多。

  一路上虽然常有一日见不到人影之时,但通常所看到的却大多是苦难之民,加上各地为了满足汉灵帝的个人喜乐,赋税极重,使得本就天灾的情况下加上人祸,让他们更是苦不堪言。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百姓才会拿起赖以生存的锄头等工具选择造反吧?

  “百姓者,饿之有食,寒之有衣,则天下定!多么简单的要求啊!”潘凤看着眼前算是十分安定的街道,不禁低声感叹。

  “好一个饿之有食,寒之有衣,但此语简单却也极难。”

  一个面留短须之人在潘凤身边说道,“天下百姓何止千万,又怎能人人有食,人人有衣?”

  此人给予潘凤的感觉便是睿智,身高更是比他高上一些,若不是那一身文士打扮,潘凤都会以为他是将门之后。

  只是这么静静的一观,潘凤便发现这个人不简单,毕竟这个时期,能够读书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平常人,更何况这是在颍川,说不定一砖头下去就能砸出个郭嘉什么的牛人。

  “这可就得问……”潘凤指了指天,微笑着道,“这人出生便是为了生活,但若是无法生活,那么即便是最普通的百姓也会选择能够让自己生活的方式,乃至于造反……”

  时下已经临近黄巾之乱,只要是有时之士自能从一些信息中得道这个消息,而潘凤更是有着穿越外挂,如果没记错,黄巾之乱也就只有月余时间,届时天下自会大乱。

  “哎~”那文士眉头紧皱,却又是想起什么,叹气一声,“男子当为国为君略尽薄力,若是碌碌无为,岂非浪费此身?”

  “阁下想的太多了吧?天塌了自然有比我等个高之人顶着,且天之将变自然有其自身的道理,又何须我这种孩童多言?”古时十四岁成家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潘凤现在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无论怎么看都已经成年,只是这气急之言也的确出自本心。

  想大汉天朝何等强盛,没想到经过三国这么一段乱世竟然会沦落到日后为外族所奴之地步,当真可叹可悲。

  他突然发现他来到这乱世的目的,或许并不是这么白白的穿越一回,或许他能够早日结束这乱世,让那五胡乱华的惨训不再发生。

  “庶子之语,岂不知天下若乱将民不聊生,我等又怎能躲过!”那文士微怒,显然已经为潘凤那躲避责任的话给激怒了,“且阁下亦是七尺男儿,观你言语亦有才能,岂不思报效国家!”

  “嘿!”这么一说,潘凤倒是来劲了,看来这家伙还是个愤青。

  “阁下可是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文士的话倒是让潘凤想起了这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只是天下大任自在那天子肩上,我等却是难以企及。”

  那文士咦了一声,低声嘀咕道:“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若是人人如此想,大汉可兴!”

  荀彧原本是上完功课独自在城内闲逛,只是最近天下的大势让他内心甚是焦急。

  想那黄巾道如今已经遍布天下各地,党徒众多,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如此下去定将成祸,可自己有一生抱负却无法实现,当真是无奈万分。

  没想到却听到一人言:“百姓者,饿之有食,寒之有衣,则天下定!”

  这语言简洁却充满了道理,且观此人,身高七尺有余,一身青色文士袍,面目清秀,当是一士林中人,不禁让他起了结交的心思。

  寥寥数语,果真让他发现了此人的大才,只是看此人对当朝天子的言语,似乎大是不敬,让自己恼怒不已。不过想罢也不禁只能暗自叹息,当今天子当真……慎言!

  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荀彧忽然间想到了那年仅十三的郭嘉,同样的对天子甚是藐视,常言天子是非,二者何其相似也?

  “谈论许久尚不知阁下姓名,在下荀彧荀文若!”

  “咣!”潘凤忽然发现自己有种被一张500万彩票砸中脑袋的感觉,当然如果那有感觉的话。

  没想到随便有个人和自己搭讪就碰了荀彧这种超级文官,要知道无论在哪个三国类游戏里面,荀彧的智力都没有低过95啊!而且那政治更是次次在98以上,说他是三国前三的文官或许有人会有意见,但说他是三国时期前三的内政家绝对不会有意见。

  荀彧(163—212)字文若,颍川颍阴(今河南许昌)人。东汉末年曹操帐下首席谋臣,杰出的战略家。

  “在下潘凤,尚无表字。”潘凤一个稽首,“原来是颍川荀彧荀文若,久仰才名。”

  此时的荀彧已二十有一,才名倒也已经显现出来,在颍川学院中倒也算是佼佼者。

  “无甚名气,但谈吐不凡,似乎也不属于什么士族大家,难道又是一个寒门子弟?”荀彧不禁感叹道,“寒门大才何其多也?”

  “不知潘兄前来颍川寻亲还是定居?或许我能帮之一二。”

  古时的交友圈大多是志同道合之士,君不见曹操的谋士就是这样依靠着一群朋友之间互相推荐然后一个个挖出来的。

  而成为了荀彧的朋友自然能够认识到像郭嘉、程昱这种高智商的人才。

  “若不嫌弃,我可否以兄长相称?”潘凤倒是有些顺杆子往上爬的觉悟。

  “那我就托大叫一声贤弟了。”对有才能的人,谁都不会轻视,更何况本就眼光其高的荀彧?

  “不瞒兄长,弟来颍川实为求学。”既然认识了荀彧,那求学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谁叫人家是校董的亲戚呢?有了这么一层关系,人家荀爽也不会好意思拒绝是吧?

  “求学?可是颍川书院?”荀彧自是知道颍川能够让他人来求学的无非就是颍川书院而已,只是颍川书院对入学要求极高,一般等闲怕是过不了入门那道难关。

  “还请兄长帮我。”

  “能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此等语句,岂是庸才,倒也不怕辱没了我颍川书院。”身边一人插口道,“在下颍川戏志才,见过贤弟。”

  好吧好吧!果然在颍川扔块砖头就有可能砸出个郭大神,自己没有砸出郭大神,倒是用一句话忽悠出了荀彧和戏志才两个大神。

  这戏志才倒是个自来熟,直接便贤弟的喊上来了,当真是没有一点生分的意思。

  “好你个戏志才,那潘贤弟的入学柬便由你来写。”荀彧脸上似笑非笑,似乎更应该是属于哭笑不得。

  “这有何难?”戏志才倒也是光棍,“贤弟能饮否?”

  “千杯不醉!”这倒不是潘凤在吹牛,原本前世他就极能喝酒,到了这个世界更是因为潘凤的身体而天赋异禀,加上这个时代的酒明显没有经过蒸馏,喝起来根本就和没有度数一般,哪能将他喝醉?

  “真豪士,我等且去饮上几坛!”戏志才大笑道。

  “苦也苦也!”只是荀彧那一脸的苦相却与大笑的戏志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也只得皱着眉头跟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