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禁 《仙禁》第六章 破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仙禁小说简介

《仙禁》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马贼,白胡道长,王毅,元气,长老,周峰,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金丹元气小说名字叫作《仙禁》,提供更多仙禁金丹元气,仙禁金丹元气小说。仙禁小说金丹元气节选:金丹期和金丹期强者强强对决当中,通常一不动手都是天崩地裂的。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精神力了能遮天遮日了,的话想分出胜负如果就比神…...

仙禁小说-《仙禁》第六章 破魔全文阅读

金丹元气小说名字叫做《仙禁》,这里提供金丹元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仙禁小说精选: 今年比往年来清水派的人要多得多,据说邻国的正道已经沦陷,现在被魔道掌控着!怕魔道还不满足,继续伸向魔爪来玄月国!一些没势力的散修和一些家族都投靠了过来!为了就是保住性命和家族的根基!清水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名声远播,在隔着千万里的一些国家宗派都对清水派极有印象! 就在前些天,门派内的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果断的做出决定,把驻扎在矿脉的弟子给召集了回来!之后派内门一些精英子弟去矿脉充当着挖矿的弟子!为了就是防止…

今年比往年来清水派的人要多得多,据说邻国的正道已经沦陷,现在被魔道掌控着!怕魔道还不满足,继续伸向魔爪来玄月国!一些没势力的散修和一些家族都投靠了过来!为了就是保住性命和家族的根基!清水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名声远播,在隔着千万里的一些国家宗派都对清水派极有印象!

就在前些天,门派内的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果断的做出决定,把驻扎在矿脉的弟子给召集了回来!之后派内门一些精英子弟去矿脉充当着挖矿的弟子!为了就是防止魔道入侵,然后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去矿脉的弟子无疑都是外门的,一些资质比较差或者没什么后台的都会被选中充当苦力,一去就是四五年。想回来除非有特殊情况,或者达到了内门弟子的标准!现在外门一些空荡荡的小石屋都住满了这些从矿场回来的弟子!

门派因此还特地颁发一些奖励!比如说外门弟子没有的元石,或者是一些符咒之类的东西!拥有这些物品的弟子往往都会比留在门派内的弟子强上一些!外门一项都不是安静的地方,就在这些弟子从矿场回来之后,一些好斗的弟子得到奖励后,就找着一些实力比较靠前来决斗!短短的二天之内,外门被搞的乌烟瘴气!鸡犬不宁!

这让外门的一些长老大感头痛,为了防止这些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就公布了一些新的规矩!那是,不管谁想挑战谁,对方只要不答应你,你都不可以在冒然攻击,否则门规处置!

这才让这些从矿场回来得到奖励的弟子不得不消停了下来!几年每回来曾经一些老面孔不见了,多数都是一些生面孔!这让他们这些**子有些悲哀,如果自己资质好肯定不会选去那种地方做苦力,那些师兄师弟可能早就晋升到内门了!

招收弟子典礼还在火热进行,以往淘汰率极为高,最后能正式入门的却没有几个!可这次不同,淘汰率只有百分只十,就是说一百个能有九十个能进!可能是一些有一定实力的散修或者一些修仙家族得到魔道要把爪牙伸向玄月国消息,这才不得不投靠清水派!

黑河还是一副僵硬的表情,看着从山上上来的人,都会用神识扫描一次。魔道再次出山非同小可,哪一次不是生灵涂炭的!他也是极恨魔道中人的,因为在他没进入清水派之前是一个富家子弟,当时魔道刚刚和正道门派大战后,实力和元气大损。为了及时补充,不得不冒险派出一些弟子去人间收取阴魂、精血!

就在那一次,黑河的家人都被这些魔道修士残忍的杀害了!当时他很幸运,躲了起来。然后经过事情的转折,最后巧遇他的师傅,这才有了如今的他!

典礼进行了一天一夜,人群终于少了许多!只是而偶有一些零星的散修上来而已!这次上来要拜入清水派的人,大多数都是非常好的资质,或者小有成就的修士!

黑河长老,粗糙黝黑的大手,盖在一名童子天灵盖上!满意的点点头:“好!五属性中缺水,金属性比较多!资质中,及格!”话说的同时,大手放了开,又接着后面一名男子检查了起来!

“这!地灵根,资质上!”黑河心中有些震惊,表面上依然还是那副表情!话不是很响亮,但这些想拜入清水派的这些人,哪个不是露出震惊的表情!同时又多了一些嫉妒!

清水派从典礼刚开始,收取了几十个资质比较好的弟子,五种属性齐全的人有七八个,地灵根除了刚才那男子之外还有一个像陶瓷娃娃的童子,其中还有一个更为厉害,那就是变异灵根!冰系偏寒,属于中上资质!即使这样都可以媲美一些拥有天灵根的修士了!这次帮了门派收取了那么多资质天赋极好的弟子,按道理他是高兴啊,可却偏偏高兴不起来!在他眼里看来,这一切都是风雨欲来的趋势!

“这边有没有?”

“没有!”徐苑苑摇着头!

“该死!难道他真的插着翅膀飞了起来不成?就算飞上天也不会没有一丝动静!”周峰有些懊恼!他们五人已经整整搜寻了这座山一天一夜了,眼看天就要亮就是二天了!几乎可以说把整座山都翻了起来,硬是没见到对方的踪影!

对方想离开的话,不可能逃离自己一行人的神识的!莫非?被妖兽吃了!可这念头仅仅泛起,就被无情的撕毁了!清水派外门的山峰是没有圈养或者是野生的妖兽的,有的话都被执事弟子给抓走了!只有进入内门才会有!如果真的有妖兽的话,那么自己这些人可不是妖兽的对手,哪怕是最低阶的!

“难道是野兽把那小子吃了?”他们五人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大汉说道!可就在他说出口后,却被驳回了“笨蛋!一个普通的野兽怎么会能击败一个修仙者,哪怕生命垂危也不是小小野兽能击杀的!更何况,在我们眼皮低下就突兀的消失了!如果真有这样的野兽,那么这个世界就要变天了!”

周峰哼了一声,对于这个一根筋的大汉,一脸的不屑。除了一身蛮力外,脑子就和猪脑一样!在琢磨了好一会,发现自己这些人没在回去过寒枫消失的地点!“莫非!···”周峰嘀咕了一声又对着他们几人说:“在去那小子消失的地点看看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如果在午时之前还没找到,那我们就放弃吧!”

回到起初的地方,他们又是重新用神识扫描了一遍,却依旧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曾经几次都差点踩在那个被植物遮掩住的洞口!可始终都是差那么一点!

地洞中,寒枫莫着这颗闪闪发亮的金色珠子,从神情看出似乎得到什么绝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颗珠子!对于这颗珠子,不管什么绝世珍宝都远远不能和它相比!

修仙界中,等级制度非常森严,一般境界低下的修士遇到境界比自己高的修士都要问好。否则,遇到一些喜怒无常的老怪,那将会惹祸上身!元气期是基础的等级,只要有资源和资质好点的话,那基本上都是可以达到十层以上的!元气期虽然容易进阶,不过它可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如果想在修仙道路上,走的更远,那么元气期的基础是最为关键的!

元气期主要是修炼神,气!神指得是精神,气指得是元气。精神的强大力可以铸造一个神识通天的强者!假设一个金丹期和金丹期强者对决当中,往往一动手都是天崩地裂的。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精神力已经能遮天蔽日了,如果想分出胜负那么就比神通,或者是法宝!法宝的控制力取决于操控法宝的人精神力,精神力越强法宝得到控制就越加稳定准确!还能增幅一些力量!

元气在这个天地到处都人,只是地方的不同,质量和浓郁度也不同的!修者本身就具备吸收这种能量修炼,元气不是越多就是越好,而是在看元气的品质,如果内含杂质多有些浑浊的话,那么提炼起来相当麻烦。在排除这些杂质后,仅剩的元气远远的少了大半!还不如吸收一颗元石呢!

那么假如在元气期,期间修炼打好基础的话,那么吸收元气提纯非常快的。刚开始也许不如一颗元石来的快,可越往后的境界那么那一二百颗元石都不够塞牙缝,还得靠自身来吸收,同时随着境界的提高,吸收的容量也增长了不少!或许只有中品和上品元石才能满足这些高阶修士吧!可中品以上都是非常难找,一般情况下只用下品元石作为交易货币,很少有中品,更不要说上品了!

寒枫现在熟知修仙界一些等级,元气期分为十五个阶段,每个阶段分为初中后。往后是,筑基、金丹、元婴!每个都是都是一样,初中后!可能寒枫境界低微,还不足矣知道那么多东西。只是知道,在元婴上还有着等级!

突破筑基后,体内的源就会结合在一起化成了丹!丹是金黄色的,所以又叫金丹!现在寒枫手里拿的这颗是一位金丹修士一生苦积的本源!即使寒枫吸取一些能量,哪怕一定点都足以让他受益匪浅!

刚开始看到金丹有些激动,不过仔细想想,这里可能曾经发生了大规模的斗争!不可能连金丹期修士都没有吧!刚发现时,寒枫可不敢轻举妄动,这可是金丹修士的一生力量的集结,不可能没有什么危险的!

可在观察后一段时间,金丹依旧还是旋转发着光!寒枫在打量后决定上前试试,于是就里三层外三层的施加护体元气!他心知,自己这点力量根本不能和金丹修士比拟,哪怕死去的修士留下来的金丹!他加上去只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

当他靠近金丹时,一股力量正在拉扯吸住自己!他想跑,可能跑吗?只能乖乖的上前了,就在靠近金丹的那一刻,那光芒骤然增大了许多,直觉身形一歪,顿时体内有种热乎乎暖洋洋的感觉!

似乎金丹没有恶意,还发出这中热乎乎的感觉,让寒枫极为舒适!再三确定后,寒枫这才敢碰金丹!不是他多心,是因为这种级别的强者留下的东西自然不是他这些法力低微的修士能沾染!

抚摸着金丹,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中!生怕一不小心把它摔坏了!其实正好相反,金丹修士的金丹是非常坚硬无比的,就算一些法宝的硬度都远远比不过,只是寒枫太多小心了一点!

其实他能认识金丹,都是在一些修炼基础法里面介绍的,只不过里面写的不是很详细只是一笔带过而已。他不敢伸入神识进去,他隐约感觉如果自己冒然伸入的话,那将会整个神识被吞噬!自己最后也变成了白痴!

他不知道金丹怎么用,只是在金丹外表吸收着那些气息!不只不觉当中,寒枫已经进入了一个冥想的状态!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个环境优美的村子,正是他的家乡“天蓝村”!一个年约五旬的汉子佝偻着背正坐在门前的石头上恰意的吸着烟!只听见“哔啪,哔啪”的允吸声!他闭着眼,脸色满足的神情,看来是非常满足!

“爹!娘今天能挺起腰给咱们做了最爱的糖醋鱼!”一个长相平庸,肌肤有些黝黑的孩童。光着脚丫跑了过来,对着那名汉子嘻嘻哈哈的说道。

听着那孩童的话,收起了烟杆又是恰意的吐了一口烟!面带慈祥的抱着孩童“枫儿!走咯!难得今天你娘亲自下厨!”回到家,一位花白头发的妇人走了出来,只是很勉强的站了起来,有些颤颤抖抖的挪动着!

“娘!”孩童光着脚丫子跑了下来,扶着妇人走到了破旧的木桌旁坐了下来!桌子上摆着一盘鱼,和一碟青菜!在平常人的眼里似乎是普通的一顿饭!可在年幼的寒枫眼里却是充满温馨的晚餐!他们吃的很快乐,有说有笑!只见爹娘都很关爱自己,把鱼肉挑出刺后才给自己吃!“爹!娘!你们吃呀!”幼小的寒枫眼睛眨了眨,扒满饭菜的小嘴嘟了起来,咬字不清的嚷嚷道!

“娘和爹不喜欢吃!留给你吃好了!”妇人慈祥的笑了一声,溺爱的抚摸着寒枫的头!父亲则是一边夹着鱼肉给自己,他自己却一边吃着青菜,不过青菜是那种山上的野菜略带苦涩,非常难咽口!不过父亲依旧是满脸笑容,吃的津津有味;“枫儿,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爹!·····!娘!······”久违的温馨,让寒枫落下了眼泪!这一副一副画面让寒枫勾起了埋藏许久的回忆!他自己依稀记得,原来不是爹娘不喜欢吃鱼,恰巧非常喜欢,只是他们不舍得吃,却让给了自己,他们自己却吃着苦涩的野菜!

这一刻,他又回忆到七岁那年和父亲去村头水池边游泳,当时父亲还抓了一只螃蟹送给了自己,而自己从来没见过螃蟹,伸手去摸那钳子不料却被夹住了,当时自己还吃痛的哭了起来!

“呵呵!”这一刻寒枫笑了,笑的非常甜蜜!非常幸福!

可回忆依旧是回忆,却改不了事实~!马贼,村子!爹娘!村子里的村民!一个个在马贼的屠刀之下惨死了下来!父亲那双凸起的眼睛!手中那紧握的雕像!鲜血,鲜红的光芒!正在渲染冲击着他的脑海!

“不!不!不!”寒枫顿时狂暴了起来!“是他!是他们!是他们!一切一切都毁在他们的手上!是他们!”寒枫凄凉的惨笑了一声!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还在享受平凡温馨的生活!如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进入这个人吃人的世界!如果不是他们,我永远都不会进入这个世界!

寒枫悲伤的神情突然停了下来,脸色瞬间就变的狰狞了起来!怒吼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多在享受一下失去的温馨,为什么不给我多一点时间感受幸福?!天,天道!你什么东西!你便要玩死我,我便要活下来!”

这一刻,寒枫体力力量精神不断膨胀,似乎正要突破那瓶颈!“道不是道,心中有道亦是道!”这一刻,他领悟了白胡道长的含义,原来自己以前太多给自己压力,自己的心境永远没有打破那层镜子!”

“破!”就在话语落下时,体内涌现了一股新的力量!

寒枫便是长吁一口气,自己终于迈过了这条鸿沟!那么以后便没有东西在能束缚自己了!感悟这一刻,心境得到了升华,心灵得到了洗礼!红尘往事,已经烟消云散!那曾经,那过去就让我亲自把他埋葬脑海里!我便得到了新生!我不在是我!

破除心中那层魔障后,寒枫已经变了!不是样子而是心!深知修仙界的残忍、恶劣!他心已经慢慢的硬化了,做事也开始沉稳了起来!突破后,他用透视术,观察身体里面,发现那颗小小的元气球体,已经增幅增大了不少,起码是原先的二倍左右,质量也超越了同阶的弟子!可能以往挤压的能量太过多了,就这么一下他现在是元气四层,浑浊的元气充满着全身,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似乎多少一些什么!当视线在落入那可金黄色的金丹时,心中笃定,想必自己能突破这层魔障应该是这颗金丹的缘故吧!知道这颗金丹不是凡品,下意识放在衣衫里紧紧的裹住!

这颗金丹看来是自己以后道路的必用品,可能是自己境界太低微了,还不能发现这颗金丹的用处!说不定里面内含有非常强大的能量,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筑基期自己还是可以想想!

毕竟筑基期是修仙道路的第一个鸿沟,只要踏过去有是真正在修仙道路上起步!不知道多少修士终身困在这个境界里,如果没能碰上这颗金丹那么自己可能一生都不能突破这魔障,更不要想筑基期了!

当下他又查探了周围,看看这些尸骨里面还有没有金丹之类或者强大法宝!可惜除了尸骨就是尸骨!心中也是狐疑了起来,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什么法宝?就连渣滓都没有!这样他郁闷坏了!

搜索了好一会儿,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寒枫便是彻底放弃了!开始打起了其他的注意,现在他得到提升后已经远超同阶了,他现在非常有信心能以一敌五!既然了然和自己说了一定要杀自己,那么自己也要做一些打算!

他经历过那层魔障后,成熟了很多,凡是都是利益和弊端一起想,最后他选择杀了他们,只不过他没有信心把他们无声无息的解决,他们想逃自己也拦不住!更何况还会惊动执法弟子的!不过,也没办法留着他们始终是一个祸害!就像一条毒蛇,不应该说是五条毒蛇暗中盯着自己!

在稳固境界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这里实在是太冷了,加上元气稀薄,不利于修炼。要不他真想留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修炼了!临走的时候,他还无耻的把那尸骨的道袍给扯了下来,穿了上去,他试试了一下的确增幅许多法力,他也心中一得意“我还能穿上长老的道袍!”在穿上道袍时,一枚黑漆漆的戒指掉落了下来!

当时的寒枫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把那枚戒指给戴了上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