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最强兵王 大王饶命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痴妄录惑与解
痴妄录惑与解

痴妄录惑与解

分类:灵异小说

时间:2021-06-11 15:51:52

作者:痴人妄语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眺望与淋雨、惑与解

编辑:来路生云烟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娇妻在上 爱情公寓5之青春不结束 最强赘婿 这就是套路巨星 猎仙迷域 中心之国 怂仙的世界 超级锻造师 绝代枭神 金粉


介绍

骄气多欲、态色淫志、  名利权色、情绪感觉、  生物本能、自我意识、  故事人生,一梦妄语。 痴妄录:惑与解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就在此时,轰隆隆,天空中炸响了一道惊雷,随即又是一道……随着雷声的一次次炸响,那人浑噩惛沉的头脑渐渐地清醒了起来。雨下了起来,越下越大,雨滴一大片一大片地砸在了那人的头上、脸上、手上、衣服上。在这时,他终于清醒了一大半,然而随着他的清醒,他的恐惧也随之清醒了过来。他的恐惧涌了出来,他再次开始颤抖着,而这一次是因为恐惧。害怕失足坠楼、恐高、害怕被雷电劈到的恐惧驱使着他快往回走,随着恐惧的爆发,他终于完全地清醒了过来。雨更大了,街道上的行人都纷纷开始缩着脖子低着头,抬起手或包遮在头上或脸上紧张快速地跑向可以避雨的地方。那人也不例外,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挡在了脸上,下一刻便缩起手脚想要离开。人们仿佛对这大自然的馈赠唯恐避之不及。这时唯有高楼、花石、草木……默默地矗立着,静静接受着这一场甘霖的洗礼,虽然这甘霖是这么地猛烈。。


  曾痴从楼梯走了下去,继而走出了那栋高楼,他驻足观望了一下这栋高楼的名字:繁天大厦。之后他不再停留,径直离开了。他想先用身上仅有的一两千块钱先找个间出租房安定下来。找来找去,最终在市郊租了一间小屋子算是暂且安定下来了。

  又一道惊雷炸响,这道惊雷响彻云霄,震得人鼓膜生疼头痛欲裂。这道本应加剧那人恐惧的惊雷却反而惊得他一时半刻中忘却了恐惧,忘却了疲惫,忘却了痛苦。他遮在脸上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雨水一刻不停毫不留情的拍打在他那还略显青涩的面庞上,一道道雨滴击打在他的面庞上随之被弹开或流下,但在无数击打的雨滴中一滴毫不起眼且看不出任何特殊与区别的雨滴击打在那人的眉心上却没有被弹开也没有顺着脸庞流下,而是消失了。抑或许那小雨滴并没有消失而是……而是融入到了那人的眉心里。那人的手放下了,继而身子也放松了挺直了。他望着天、望着地、望着高楼人群、望着花石草木又望了望自己的双手,随即他慢慢摊开双手,慢慢张开双臂,抬起头,用脸迎向了拍打而来的雨柱和雨滴。他的脸被雨拍打地生疼,甚至呼吸都有了些许的不畅,雷电也不时地炸响,但他不顾这些,他对着天地、高楼人群、花石草木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花石淋得雨、草木淋得雨、高楼淋得雨而我却淋不得雨?为什么我非得抬起手遮住脸,低下头、缩起手脚像只丧家犬一样四处逃窜?难道仅仅为了躲一场雨吗?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弱小无能?既然我这么弱小,那么就请‘这个世界’你,把我碾碎,把我摧毁,我不愿这般苟活啊……”

  那人摸了摸那书的封皮,然后翻开了第一页。扉页上三个简洁古朴的大字:痴妄录,竖着一字排开。三个大字恍若浑然天成地长在了纸上,隐隐流露出一丝丝的平淡平和的感觉,让人有些诧异。不过除此之外,扉页上还有两个小字,不过这两个字一看就是人为写上去的,墨迹很明显,这两个字是:曾痴。原来这人名叫曾痴,所以他把名字写在了扉页上,大概是怕书丢吧。

  这本古旧的书的封面上没有任何字迹,泛黄的封皮上只有少许古朴粗犷的奇异图案和线条,这些图案和线条仿佛只是被人随意寥寥几笔勾画出来,封皮上大部分区域什么图案文字符号都没有。这书的材质也不知道是什么?握在手上很舒服。

  深夜,窗外滴滴答答地传来些雨声,雨水撒进了房间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窗边小床上的一张普通安静的面庞上,那张面庞的主人受到冰凉雨水的刺激后从不太深的的睡眠中醒转了过来,他睁开双眼但迟迟没起身,他呆呆地望了一会儿上铺的床板,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坐起身揉了揉有些酸痛肿胀的双眼。

  雨渐渐小了,但雨后的深夜凉得透骨,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终于清醒了些。他按了按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得出他有些惛沉,不过随着手指的连续轻按,原先还有些沉的脑袋感觉轻松了很多。这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仿佛想把什么从他的脑子里赶出去。

  第一卷第二章曾痴。

  没错,这人便是曾痴,而他身侧古旧的书便是痴妄录了。那天清晨,曾痴醒来,身边没有人也没有别的杂物,只有自己和那本躺着自己身边的痴妄录。曾痴感到大脑一片混沌。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不知道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仿佛是一个本不存在的人凭空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他到底是一个凭空出现的本不应该出现的人,还是只是忘掉了关于自己的一切记忆?他无法断定。他感到很混乱。这周围让他感到熟悉可他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熟悉中夹杂着一股诡异的陌生感。他跳下高台,环视周围,看到了护栏高台上的痴妄录,将痴妄录翻了翻,但除了扉页上“痴妄录”三个大字外,别无他物。虽然一时在上面看不出什么名堂,但曾痴却很清楚这本书对他很重要,不仅仅因为这书与他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更因为这书是唯一与他直接存在关联的东西,所以如果想要知道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么除了这个楼顶外,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这本书了。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收好了那本书。曾痴收好书后将目光投向了这个楼顶,楼顶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值得注意的,那基本上可算是空无一物。曾痴明白这周遭对他一样很重要,于是他用了许久的时间将这周遭的一切都深深地刻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做完这一切之后,曾痴感到精神很疲惫。于是他决定先抛开这一切疑问与困惑,先去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再说。

  就在此时,轰隆隆,天空中炸响了一道惊雷,随即又是一道……随着雷声的一次次炸响,那人浑噩惛沉的头脑渐渐地清醒了起来。雨下了起来,越下越大,雨滴一大片一大片地砸在了那人的头上、脸上、手上、衣服上。在这时,他终于清醒了一大半,然而随着他的清醒,他的恐惧也随之清醒了过来。他的恐惧涌了出来,他再次开始颤抖着,而这一次是因为恐惧。害怕失足坠楼、恐高、害怕被雷电劈到的恐惧驱使着他快往回走,随着恐惧的爆发,他终于完全地清醒了过来。雨更大了,街道上的行人都纷纷开始缩着脖子低着头,抬起手或包遮在头上或脸上紧张快速地跑向可以避雨的地方。那人也不例外,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挡在了脸上,下一刻便缩起手脚想要离开。人们仿佛对这大自然的馈赠唯恐避之不及。这时唯有高楼、花石、草木……默默地矗立着,静静接受着这一场甘霖的洗礼,虽然这甘霖是这么地猛烈。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道淡淡的声音清晰地回荡在他的周身,仿佛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一同传来抑或许这声音是在其脑海中响起的。这声音平淡地说道:“只要你跳下去,那么我就告诉你你的惑该怎么解。”

  漆黑的夜空下,高楼林立,街道上各式各样炫彩夺目的霓虹灯映照得人眼花缭乱,道路上车水马龙,人群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然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引起一道在最高的一幢高楼楼顶上所伫立的人影的注意。虽然是夏天,但夜里地面上仍不免透着丝丝的凉意,更可况百米高空的高楼楼顶之上。高空中风很大,风如同激流冲刷河中顽石一般冲刷着那人,那人上衣的衣角被吹得到处拍打,裤腿也因为灌进了风而鼓了起来。那人瘦削的身体仿佛随着衣服的摆动而显得有些不稳,他好像随时都会被寒风卷走或刮倒。那人身体微微颤抖着,也不知是因为寒冷而打寒颤还是另有因由。他微微驼着背,伸长着脖子,他下半身仿佛使不上力一样以至于他像一栋没打好地基的高楼一般垮垮地立着,他肩部和颈部的肌肉也因此时刻紧绷着而得不到片刻喘息,仿佛一放松,他便会整个垮掉。站在楼顶边缘的他,用一双稍有浑浊且充满血丝的双眼眺望着夜空的尽头,他好像很疲惫,不时要甩甩头揉揉肿胀发热的眼睛。但足够高的高度在拓宽出足够开阔的视野的同时,也拓宽了他的心,他感到了一丝久违的轻松。他时刻紧绷的肌肉也随之放松了些,人也站直了些。借着寒风的刺激和因开阔视野而得到的心灵的轻松,他略显浑浊呆滞且麻木的眼神渐渐地透露出一丝丝灵动的光彩。

  这人慢慢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仿佛想把一切烦恼困惑都凝聚到那口浊气中然后把它们都呼出去。这时窗外灌进来了一股凉风,凉风中还夹杂着些许细微的水点。水点和凉风一起招呼到了那人身上,那人身上抖了抖然后打了个喷嚏,突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事,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头正好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把自己撞了个七荤八素。但他强忍着疼痛下了床,急忙跑到窗另一边的书桌上摆弄了一番桌上的书和本子。桌上一部分靠近窗子的书和本子被先前的雨水淋湿了。他快速拨开一本又一本有些湿的书,终于在其中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本显得有些古旧的书。他见书还在而且没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雨水仿佛听到了他的话,下得越加猛烈。那人说着说着便不小心被雨水呛到了,他弯下腰剧烈地咳嗽着,咳嗽渐渐平息,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剧烈的咳嗽仿佛耗尽了他一切的气力。他的眼神随着喘息声的平息也渐渐变回了原先浑噩麻木呆滞的样子。他试着提起腿,想向前迈出一小步,可腿抬了起来却迟迟落不下去,因为再向前迈出一小步便是坠楼而亡的结果,恐惧又在一次涌现出来,还是与以往一样啊。他收回了抬起的腿。因为他知道他自己不敢自杀不敢舍弃一切,他克服不了那恐惧,他时常讥讽自己:明明平时麻木浑噩的我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一丝感觉,无论开心还是愤怒还是伤心,但却仍会对死或危险而感到恐惧害怕。既然都剥夺了我一切的喜怒哀乐和感觉,那为什么不连恐惧与害怕也一并夺去。雨水顺着他的头发和衣角形成一道细小的水柱不断地滑落着,雨水击打的滴答声和雨水流动的呱呱声,雨水不仅浸透了他的诱发和衣衫,更浸透了他的心。他的心又重新回到了先前的死寂中,他望着这个疯狂、混乱的世界,不禁感到深深的绝望。绝望中他低下了头,不禁麻木地呢喃道:“我究竟该怎么办?”

  就这样,曾痴在那间小屋子待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一直待到了今晚被雨水拍醒了过来。曾痴静静地看着痴妄录扉页上的三个大字,用手慢慢摸了摸,接着又慢慢摸了摸自己的写在上面的名字:曾痴。曾痴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他没有名字,或者说他即使有名字他自己也不知道名字是什么,所以显而易见而且理所当然的是,曾痴这个名字是他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至于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就带有一些神秘色彩和一些个人主观意愿了。当初曾痴左思右想后决定先自己给自己取个名字。但这个名字让他发了愁,他丝毫不知道关于自己的任何一件事,所以他也就无从下手了。反正没头绪,不如自己取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就好了,他心想,姓名,姓名,首先得想个姓。我该姓什么好呢?曾痴不由思索道。但不知为何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曾”字,他也不明白这个字为什么会这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思索良久他苦笑一声,显然他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他就索性定下了自己的姓——“曾”。至于名,他想了许久,最后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中的那本书上。曾痴心想,既然痴妄录是唯一与我有关联的东西,这也是指向我来历的唯一直接线索,那就取“痴妄录”三个字为名吧,自己就姓曾,名痴,字妄录好了。于是乎,曾痴(曾妄录)这个名字便诞生了。

  自他醒来的那天起,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半月了,这一个半月里,他几乎每天都做着同一个梦:一个青涩的少年站在高楼之上,淋着雨望着远方,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不过最令他感到惊讶、疑惑和好奇的是梦中那最后的一道声音背后所隐含的内容,似乎发出那声音的“人“听懂了少年的话。当然他对那少年印象也是极深,有着无数的疑问与困惑。

  一切要回到一个半月多之前说起。在一个半月多之前的一天清晨,刺目的阳光洒在了一栋高楼之上,楼顶上有个人仰面卧倒在楼顶边缘,他的胸部有规律的起伏着,神色安详,看上去像是在睡觉。只要他微微翻转一下身子,要么就是坠楼而亡要么就是从防护台上滚到楼顶地板上。当太阳光刺入他的眼皮时,他渐渐醒了。他穿着一身朴素洁白的休闲服,看上去是个二十八九的青年,他虽然长得很普通但眉宇间时刻流露着平淡与轻松让人感到很舒服。防护台上只有他一人和他身边的一本古旧的书,不过在清晨的阳光的照射下反而使得那古旧的书熠熠生辉,一点都不显得老旧。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