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柯南 时光遇 重生八零小美好 玉堂缘 太古龙象诀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邻居
极品教师 姐姐 我的 夫妻 抗战 斗罗大陆 我是大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微服出巡

发布时间:2021-05-04 20:56:59

“你和韩玮是什么关系?”陈政问着。  聂隐娘淡淡应道:“他是我的义父。”  “寡人明白了了,你得紧短暂休息,明日让小魏子送你出宫。”  听着陈政的这一番话,聂隐娘有些不可以不敢置信,她偏偏是来暗杀陈政的,虽然暗杀强奸未遂,依照常理来说,肯定逃不了一个死聂隐娘淡淡应道:“他是我的义父。”。

>>>《捡个系统当皇帝》章节目录<<<

《第20章 微服出巡》精选

  “你和韩玮是什么关系?”陈政问道。

  聂隐娘淡淡应道:“他是我的义父。”

  “寡人明白了,你好生休息,明天让小魏子送你出宫。”

  听着陈政的这一番话,聂隐娘有些不可置信,她明明是来刺杀陈政的,但是刺杀未遂,依照常理来说,绝对逃不了一个死字,却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被释放了?

  “那舞团的那些舞姬?”

  “一并放了,都是些无辜之人。”陈政摆了摆手。

  聂隐娘还是有些不信,试探性的问道:“为什么?”

  “用女人来当刺客,说实话,很不要脸。另外,你的勇气可嘉,武艺不俗,人又长的漂亮,要是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可惜?”陈政笑道。

  “就因为这些?”

  聂隐娘无法理解,都说南周国的世子,也就是现在的新任国君陈政,荒淫无道坏事做绝,绝算不上什么良人。

  传言陈政贪恋美色,为了霸占窦夫人,将先任国君给害死,杀父弑君。但结果窦夫人宁死不从,恼羞成怒的陈政便将窦夫人斩首。

  甚至为了泄愤,手足相残,杀了窦夫人的儿子陈兴,是个十恶不赦的恶徒暴君。

  但现在一看,好像并不是传言中的那样。

  “把衣服穿好,拿着令牌出宫,不要再回来了。”陈政扔给了聂隐娘一块令牌,背过身去。

  一直到安然出宫,聂隐娘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从一开始进宫,她就没想要活着出来。

  如今刺杀失败,怕是没有办法回到南越。

  依照义父韩玮的手段,估计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在刺杀之前,聂隐娘并不怕死。可当真正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之后,她却有些不愿就这么回去被处死。

  望着漆黑如墨的夜色,聂隐娘忽然有种天下之大却无处可去的沧桑之感。

  “好像韩信哥哥就在南周边境附近。”

  聂隐娘想起了小时候的玩伴韩信,当初韩家家贫,聂家经常接济韩家,两人因此关系极好。

  只是后来家中突然有了变故,她被人掳走,从此便断了联系。

  在学艺大成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聂隐娘拜了南越大将韩玮为义父。

  想到这里,聂隐娘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转而去投奔韩信,希望能找到暂时的容身之处。

  皇城之中。

  “看清楚了?确实是朝西边去了?”陈政问道。

  “千真万确,她还是孤身一人前往。”魏忠贤又试探性的问道:“要直接动手,免除后患吗?”

  陈政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她是往东边去了,那就是回去找韩玮,再抓回来就是。不过朝西边去的话,暗中跟踪就行。”

  “奴才明白了。”

  “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暗中监视就行。”陈政顿了顿,问道:“武乡侯陈瑄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武乡侯回府之后连夜召集了世卿贵族,但具体密谋什么,还没有打探到。”

  陈政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满意,“密切监视武乡侯的一举一动是你们绣衣卫的第一个任务,你知道什么叫密切监视吗?”

  “奴才办事不利,请君上处罚!”魏忠贤当即跪倒在地,满脸的自责。

  “算了,绣衣卫才刚刚成立,暂时不能要求太高。”

  随即陈政话锋一转,说道:“但是现在情况危急,南越十万大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边境,长驱直入,没有太多的时间。”

  “奴才晓得了。”

  “所谓的密切监视,就是武乡侯那个老匹夫什么时候吃饭睡觉,包括出恭的时间和地点,寡人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有,南越大军具体是什么情况,也需要早日弄清楚。”

  “君上放心,奴才一定会将绣衣卫发展壮大,及早成为君上的双眼以及手中之剑。”

  “不错,寡人要的绣衣卫就得这样。”

  陈政见魏忠贤欲言又止,便挥了挥手,“有话直说,别扭扭捏捏的。”

  “君上,那个.....周老将军身边以及军中可都要安排绣衣卫?”魏忠贤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政略微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周老将军就不必了,他的忠心用不着怀疑。不过军中嘛,可以适当的安排一些绣衣卫渗透到其中。”

  魏忠贤轻轻点了点头,已然知晓了陈政的打算。

  “对了,明天你安排一下,寡人要微服出巡。”

  魏忠贤劝道:“君上,时局不稳,人心难测啊,还请慎重考虑。”

  陈政笑了笑,说道:“没事,寡人就是想看看这南周的大好江山。”

  对于魏忠贤的担心,陈政很容易理解。

  窦氏兄妹毕竟把持南周多年,根深蒂固,谁知道余孽有没有拔除干净。

  现在陈政又和南周的世卿贵族撕破了脸面,以武乡侯为首的一众贵族肯定对他十分不满。

  最重要的一点,南越那边才派出了聂隐娘这个刺客,保不齐会还会有另外的刺客就潜伏在城中。

  这些陈政都知道,不过就是想出去走走。

  这些天打打杀杀,血流成和,又死了不少人,心情十分压抑。

  加上整天待在偌大的皇城中,心情也不见好多少,就想出去透透气,顺便也看看现在的南周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诸侯国,有没有底蕴和南越正面干上一场的资本。

  割地赔款这种屈辱的事情,陈政可做不出来。

  然而,十万南越大军陈兵边境,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胸口,沉重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迄今为止,陈政还没有想出到底如何用一万兵力去对抗十万南越大军,不仅要胜,还要大胜。

  一旦失败的话,肯定是身死灭国,如果仅仅只是惨胜的话,还是会给邻国可乘之机。

  除了南越之外,东南边的薛国同样一直对南周虎视眈眈。

  不可否认,历史上有很多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例,但那些战役都是由一些传奇名将带领一手打造而成。

  陈政对自己的水平很了解,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领兵奇才。

  真正的传奇名将,不是有万人敌之勇,就是有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谋略。

  关于这两点,周牧显然都有些不太符合。

  所以陈政才会说,周牧这种老将守成足矣,至于拓疆扩土却还是差了很多。

  见魏忠贤还要再劝,陈政挥了挥手,说道:“寡人心意已决,不用再劝。”

  “喏,奴才这就去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