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最强兵王 大王饶命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谁更霸道?

发布时间:2021-06-11 20:32:07

“萧渊?”“他是江家那个女婿萧渊吗?”“据说,他端坐轮椅三年,前段时间才修复的!”“除了,他也不是被关在七扇门死牢吗?为何会会出现在这里?”“……”萧临的会出现,对于太有惊疑。。

>>>《狂傲战皇》章节目录<<<

《第30章 谁更霸道?》精选

“萧渊?”

“他就是江家那个女婿萧渊吗?”

“听说,他端坐轮椅五年,最近才复原的!”

“还有,他不是被关在七扇门死牢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

萧临的出现,对于太多人表示不解,一个手中有几十条人命之人,却还能在外自由活动,难道七扇门是他家开的不成,想去就去,想走就走?

这一刻,萧临身上,注定聚焦太多目光。

有惊疑。

有恐惧。

有不解。

也有不知所措之人。

就凭萧临那种气质,放眼苏海,似乎找不出一人来。

一枝独秀。

众所周知,这萧临乃是江欣老公,今日突然出现,所为何来,自然不用多言,可是没能明白的是,这萧临是怎么从七扇门走出来的。

这一切,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萧临要为江欣讨回公道。

萧临,军人出身,不懂法。

但他,明白一个道理,拳头之下出公理。

“萧渊,你…你是怎么从七扇门之中出来的?”江欣脸庞抬起,挂着泪珠的美眸,凝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心有所疑惑。

“七扇门,我家开的!”萧临温和一笑。

只一句,七扇门是我家开的。

听似,很敷衍,然而又何尝不是实话?

江欣:“……”

“让你受委屈了!”萧临伸出布满老茧的右手,轻轻擦拭江欣眼角间的泪光。

这种老茧,乃是常年在军中训练所留,是荣耀、也是光环。

萧临神色淡定,温和如初,道:“公理,我会为你讨回来!”

“恩!”江欣点头,信任莫名,仿佛,没有眼前男人,没有做不到的事情,这是安全感,又是信任感。

之后,江欣把这里所发生的一起切,一五一十,全盘说出。

顿时,一股可怕的戾气,从萧临身上弥漫。

不远处的贺函如坠冰窖,心中竟心生恐惧之意,那种冷漠的戾气,对他而言,好似来自九幽深渊,稍有不慎,会死无葬身之地一般。

“你…你想干嘛?”贺函颤栗,再无之前得意,心中有得只是莫名恐惧。

眼前男人一怒,伏尸百万。

“遗嘱,是你撕裂的?”一句质问,恐怖如斯,冷冽话音直入心扉。

沙场之上,萧临一怒伏尸百万。

更何况,只是在一个小小刑司法庭之上?

这种可怕的气势,谁人见过?

“我撕裂的不过是一份假的遗嘱而已,我…我可是律师,你敢动我,我保证告到你牢底坐穿!”贺寒颤栗开口,意图用身份震慑萧临。

可,萧临会吃这一套吗?

“不说实话,送你上路!”短短八字,无视一切。

贺寒:“……”

一众看客:“……”

法司院之上,这萧临敢如此狂言,不说实话,送他上路,猖狂至极,这是玷污了这神圣庄严的地方。

可是,这里还是神圣庄严的地方吗?

然而,感受到萧临身上的气息,贺寒头皮发麻。

但是,贺寒还是开口:“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不信,你问问他们!”

“我只问你!”声音依旧霸道。

咕噜~

贺函咽着口水,萧临那森冷的眼神,太恐怖了。

实际上,被震慑的,远远不止贺函一人,即便是端坐在那里的院长,内心也不淡定。

贺函身为律师,不信有人敢在公众场合杀人。

于是,依旧坚持自己心中所想,回应道:“那遗嘱,确实是假,在座之人,都可作证!”

“很好!”萧临冷道,大手伸出。

哗~

陡然之间,扣住贺函咽喉,猛然用力,只见贺函之躯,被萧临给提了起来,拼命挣扎,已经到了死亡边缘。

“不…你敢杀我试试!”

可是萧临五根手指却在缓缓收紧,已经听到胫骨啪啪~作响之声。

这一刻,贺函感觉快要窒息,终于知道,对方,不是和他在开玩笑,真敢杀他。

“不…松手,我说…我说……”

“机会,已经给过你了!”

咔嚓~

还不待话音落下,贺寒的脖颈赫然被萧临的无根手指捏碎掉来,大口鲜血吐出,舌头伸在外面,死不瞑目。

场面,寂静无声。

不说实话,送你上路!

机会,已经给过你了!

仅仅,两句话,就当场要了贺函的性命,此举无视一切,胆大妄为。

所有人被眼前一幕,震慑掉来,皆都恐惧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良久之后,终于有人起身吼道:“啊…杀人了…杀人了……”

“坐下!”

萧临冷哼,犹如命令,那吼叫之人,忌惮无比,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彻底呆滞,不敢有任何作为。

其他人,也被萧临这一席话,震慑掉来。

“你,就是王法?”却在此刻,萧临抬步朝院长方世袭而去。

之前,这方世袭可是对着江欣霸道开口,他就是王法。

可是,现在呢?

面对萧临的强势,他颤栗了,再无刚刚傲然之意。

只因,就在刚刚,他亲眼看到萧临毫不犹豫的诛杀贺寒。

现如今,江家一行旁系,也彻底僵固在了原地,不敢吱声,神色苍白难看,尤其是那江别云,他的身躯已经颤抖起来,眼底恐惧浓郁无比。

“我可是法司院院长,执掌法司院最高权威,你敢动我?”方世袭吼道,不能淡定。

“身为法司院院长,滥用职权,不顾法纪,这就是你的骄傲?”萧临声音清晰传入诸多人的耳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霸道。

然而,他言假吗?

自然不假。

这法司院院长,公报私仇,联合法司院所有人,冤枉江欣,并且暗通贺函,撕裂江欣遗嘱文件,身在其位,不谋其职,就该死。

萧临曾经乃是军人,为大夏镇守边疆,不懂律法。

但是,他懂的是,拳头之下出公里。

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会无所遁形。

强者,君临天下。

很快,在诸多目光注视之下,萧临来到方世袭面前。

抬手。

啪~

清晰巴掌之声响起,方世袭被萧临一巴掌抽飞一丈开外,砸落在法官面前的桌案之上,使得法官惊吓过度,险些昏厥。

那可是院长,他怎么敢?

“你…你敢打我?”方世袭手指萧临,可是萧临大步一跨,抬脚踩着方世袭的脸上,使劲摩擦之后,冷道:“我还敢杀你!”

此言,冷漠异常,犹如审判。

尤其是看到萧临那俯瞰而下的森冷眸子,方世袭身躯颤栗不断,然而挣扎无果,好似萧临大脚犹如千斤之重,压在他的脸上。

哒哒哒~

就在此时,门外有一行脚步之声响起,抬眼一望,赫然乃是七扇门门主带着一行刑捕进入大厅。

方世袭立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吼道:“莫门主,你来了太好了,此人藐视公堂,无视大夏刑法,在此公然杀人,快救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