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一座城 顾念 邪王追妻 武炼巅峰 斗破苍穹 陈浩 间客
遮天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最强兵王 大王饶命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 孙坚的嘱咐

发布时间:2021-06-11 20:41:54

宴会结束了以后,乔玄给孙坚父子分别为1安排好了上好的客房。孙策关上门房门后,来还来揣摸怎么面对自己乔氏姐妹,他现在的最怕的是孙坚的安危。急急忙忙的把《三国演义》翻了出,仔细地的翻阅了一番后,意外发现孙坚确实是活不了多久了。他把把书收好,心说可不能够就这孙策关上房门之后,来不及揣摩怎么面对乔氏姐妹,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孙坚的安危。急急忙忙的把《三国演义》翻了出来,仔细的翻看了一番之后,发现孙坚的确是活不了多久了。他把把书收好,心想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如果一切都按照书上那样写的发生,那么孙坚连一年都活不到就得挂掉。他和孙坚本来没有什么感情可言,问题是孙坚要是死了,自己就得面对好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投靠反复无常的淮南袁术,比如说率领大军硬拼黄祖,比如说单挑太史慈……太他妈的恐怖了,自己现在连硬弓都拉不开,一旦正面遭遇骁将太史慈,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三国策之孙策》章节目录<<<

《第六章 孙坚的嘱咐》精选

宴会结束以后,乔玄给孙坚父子分别安排了上好的客房。

孙策关上房门之后,来不及揣摩怎么面对乔氏姐妹,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孙坚的安危。急急忙忙的把《三国演义》翻了出来,仔细的翻看了一番之后,发现孙坚的确是活不了多久了。他把把书收好,心想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如果一切都按照书上那样写的发生,那么孙坚连一年都活不到就得挂掉。他和孙坚本来没有什么感情可言,问题是孙坚要是死了,自己就得面对好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投靠反复无常的淮南袁术,比如说率领大军硬拼黄祖,比如说单挑太史慈……太他妈的恐怖了,自己现在连硬弓都拉不开,一旦正面遭遇骁将太史慈,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看来必须阻止孙坚早亡的历史,想到这里孙策再不迟疑,从墙上取下灯笼,挑亮了烛火,出门后左转,来到住在隔壁的孙坚门口。

轻轻的叩响房门,得到了答复之后,孙策才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孙坚正坐在桌子前,看各地传到九江郡的官府邸报呢。

孙策尴尬的叫了声:“父亲……”

还没等他说完呢,孙坚就一挥手,说道:“不要再说了,你年纪还青,想在战场上立功,以后机会有得是。现在既然你乔伯伯已经这样说了,为父只好人你回长沙去了。”

孙策连忙说道:“我听说董卓已经收服了吕布,又派虎将华雄把守虎牢关。曹操仰仗着袁绍,虽然可以聚集十八路诸侯,但是群龙无首,恐怕不是董卓的对手啊。”

“你怎么知道曹操能聚集起十八路诸侯?”孙坚疑惑的问道。

“咳!”孙策当然不能说自己从未来带了本《三国演义》来,只好讪讪的说道:“董卓倒行逆施,天下神人公愤,以孩儿揣度,讨伐他的诸侯,应该不会少与十八路。只可惜人数虽然多,却人人都有私心,恐怕难以一帆风顺。更何况袁绍优柔寡断,曹操奸诈无比,袁术更是反复无常之辈。父亲和这些人为伍,并肩作战,孩儿十分的放心不下。”

孙坚点了点头,说道:“战阵征伐,死伤都是再所难免的。老话说的好‘家有长子,国有大臣’,现在国家危难,就算是明知道前途危险,为父做为朝廷治下的臣子,也应该抛头颅、洒热血,奔赴国难。”头一次听儿子这样正经八百的说话,孙坚虽然觉得他有些过分的谨慎,但是看到十八岁的儿子就有这样的见识,也不禁心里高兴。拍了拍孙策的肩膀,说道:“相同的道理,你既然是我孙坚的长子,就应该在为父离家在外的时候,好好照看长沙郡。万一为父战死沙场,你要看护好为父留给你的基业。”这几句话说完,孙坚自己也觉得有些像是遗言了。他讪笑了下,把孙策拉到床头,一起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生来就应该经略天下,但是不能把武力做为取胜的依靠。为父少年的时候家境贫寒,外出谋生的时候,曾经遭遇海盗们分赃,为父提着砍刀跳到了岸边的礁石上,高声大叫着挥舞砍刀,装作呼唤同伴的样子,海盗们以为官兵来了,四散奔逃。为父看好时机,冲上去砍死了最后面的一个人——这个事情被郡县里的官员知道了以后,推荐为父做了校尉,由此孙氏一族才逐渐强盛起来。二十年来,我们称霸江东,必定会有大批的仇家。你回到长沙之后,千万要记得时时刻刻的小心防范。”

孙策点了点头,这段历史他虽然看过,但是毕竟没有当事人直接讲出来的有震撼力,不禁对面前的“父亲”又多了几分好感,他想了想,说道:“父亲,我答应你一定会看护好长沙,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孙坚略略的有些奇怪,问道:“什么事情?”

孙策说道:“请您千万不要带军进入洛阳。”

“为什么?”孙坚有点纳闷,他知道董卓现在就盘踞在洛阳呢,怎么孙策却不让他进洛阳?

孙策心想那还用问,不进洛阳就不会进章华殿,不进章华殿就不会发现传国玉玺。再往广了推,就不会得罪袁绍袁术兄弟,也就不会和刘表死拼,孙坚也就不会三十七岁就早早的死去了。

不过这些事情孙策可不能和孙坚说,要是说了,弄不好他会直接带兵去攻打洛阳。传国玉玺的魅力那可是不容小窥的,那可是最高司法权利的象征。

“临来的时候,我去求了回签,解签的人说我们这次北上,千万不能进洛阳,否则对主将不利。”孙策开始信口胡编,继续吓唬孙坚道:“孩儿本想我们未必会进攻洛阳,再说万一真的去了,孩儿也会尽力阻止您进洛阳的。可是现在我去不了了,所以还是提前来告诉您一下。”

“是佑国寺思苦大师给你解的签吧?”孙坚和家人遇到求佛问道的事情,一般都去佑国寺找死苦大师,所以他听孙策这样一说,就心中凛然,想了想,心道:“军令如山,到时候恐怕未必就能躲过去。”不过他不愿意儿子为自己担心,就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事情为父一定会留心的。”

“那好,”孙策本来打算离开了,临时又想起来一件事情,问道:“父亲,您不是想让我单枪匹马的回长沙吧?”万一路上遇到了仇家,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

“哦,”孙坚想了想,说道:“你和孙安一起,再带上三十名卫兵,也就够了。”

孙策告别了孙坚,走出房门后,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于是回到房间里急匆匆的写了封信件,然后来到了黄盖的住处。把信交给了黄盖,对他说道:“黄将军,如果父亲带领你们到达了洛阳城外,你记得把这个信件拆开,依照里面的话做,这样才会避免更多的危险。”

黄盖莫名其妙的把信封装进了怀里,诧异的问道:“孙郎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