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阅网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  香村艳事 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 天武 妈妈 国民老公
少妇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

发布时间:2020-11-22 17:23:22

“你明白什么?”赵灵雁问着。“明白安琪妹妹挺容易能满足的。”韩寅笑道。赵灵雁白了韩寅几眼,这个提问也太gay了吧,上次台上那个一脸深情的男人放佛而已个错觉。回去的路“知道安琪妹妹挺容易满足的。”韩寅笑道。。

>>>《王者锋芒》章节目录<<<

《第30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精选

“你知道什么?”赵灵雁问道。

“知道安琪妹妹挺容易满足的。”韩寅笑道。

赵灵雁白了韩寅一眼,这个回答也太直男了吧,刚才台上那个一脸深情的男人仿佛只是个错觉。

回家的路上韩寅接到管家先生的电话,说赵谷函在澹云居的专用步道口求见陈嘉良,韩寅直接一句告诉她嘉良不在。

“怎么了,你还有事要办吗?”赵灵雁问道。

“没有,赵谷函跑到澹云居门口要见嘉良。”韩寅说道。

“赵谷函这是急了,都顾不上女孩子该有的矜持了。”赵灵雁摇摇头感慨道。

“只能说澹云居代表的东西对一般的女人来说诱惑太大了。”韩寅笑道。

“你是不是觉得换作我也会跟她一样?”赵灵雁问道。

“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韩寅连忙恭维道,有了昨天的教训短时间他可不敢再惹这女人生气了。

赵灵雁一脸傲娇,哼,算你还有点觉悟。

晚上到家时赵国廷和王凤琴已经睡了,赵灵雁心中长舒一口气,真要是被她妈撞见她跟韩寅这么晚了一起回来少不得又是一番盘问。

两个人一前一后收拾完毕各自躺下,赵灵雁实在没忍住主动提起道:“韩寅,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会弹吉他呢。”

“我也曾是在父母保护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韩寅轻轻说道,一颗泪珠悄然滑落脸庞,他想起了蒙受冤屈郁郁而终的父亲和支离破碎的家。

这句话听得赵灵雁心中酸酸的,她能感觉到韩寅的过去一定埋藏着很多伤痛,她没有追问,因为她知道,他的伤口还是血淋淋的,要强行撕开韩寅的伤口她于心不忍。

“今晚谢谢你,你送我的歌我很喜欢。”良久,赵灵雁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柔声说道。

韩寅没再说话,独自前行的道路上他背负了太多,即使面对赵灵雁,他也有些不习惯此刻过于直白的柔软。

第二天一早,韩寅送完赵灵雁后就直接去了天下金融办公大楼顶层,集团有一些事需要他亲自处理。

半个小时后陈嘉良敲门走进来。

“少爷,那个叫赵谷函的姑娘来了。”陈嘉良神情复杂地说道。

“在哪里?”韩寅头也不抬地问道。

“在一楼前台,我让保安拦住了。”陈嘉良之前在慈善拍卖会上可是见识过赵谷函的无理取闹,他可不敢让这样的女人上楼。

“就让她在那儿呆着吧,耐心耗光了自然就走了。”韩寅无所谓地说道。

“她这样的女人一直杵在那里,对集团的影响不大好吧?”陈嘉良为难地说道。

“你是怕她败坏你的名声吧?”韩寅笑道。

陈嘉良默认,他好歹也是集团明面上的掌权人,当然有这方面的顾忌。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冤枉,我招惹的女人怎么就甩到你身上来了?”韩寅又问道。

“少爷,嘉良不敢这么想。”陈嘉良连忙澄清道。

“怪只怪我不小心把你打造成一个钻石王老五,搞得全城的女人都想生扑了你。”韩寅笑道。

陈嘉良这才听出来韩寅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心中有些诧异,又有些欣喜,自从韩家发生剧变后韩寅一直不苟言笑,满心都盘算着自己的计划,但是最近他的眉头舒展了许多,整个人好像变得也没那么沉重了。

“算了,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下去看看。”韩寅又说道。

陈嘉良如释重负。

等韩寅看完所有的文件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两个小时了,不知道赵谷函那女人还在不在了。

韩寅坐着顶层专用电梯来到一楼,一楼的保安虽然不知道韩寅的身份,但是看到他是从总裁专用电梯走出来的,自然猜到他的身份绝非普通人可比的。

赵谷函竟然还在,能让蛮横跋扈的赵大小姐锲而不舍的恐怕也只有象征着一辈子荣华富贵的澹云居了。

“韩寅,你这个废…你怎么在这儿?”赵谷函诧异道,差点脱口而出的废物被她强行咽回去了,她不是害怕韩寅,而是担心传到陈嘉良的耳朵里显得她多没素质。

“我来这里工作。”韩寅说道。

“哟,什么时候开始奋发图强了?是不是赵灵雁帮你托人找的关系,就凭你竟然能到天下金融来打工?”赵谷函不屑地说道,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韩寅是来这里打工的。

“我来这里不需要任何人的关系。”韩寅说道。

“我知道了,你是来这里打杂的,毕竟再大的集团也需要毫无技术含量的跑腿小弟。”赵谷函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地说道。

“算是吧。”韩寅无奈地笑道。

“你知道我是来这里找谁的吗?”赵谷函趾高气扬地问道。

“知道啊,你是来找集团总裁陈嘉良的。”韩寅说道。

“知道就好!你在这里打杂领微薄的工资,而我却是来这里找你们高高在上的总裁,知道咱俩身份悬殊了吧?”赵谷函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嗯,是挺悬殊的。”韩寅笑着点点头。

赵谷函对韩寅今天的态度很是满意,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又说道:“对了,你帮我上去通传一声,告诉陈总我来找他了。”

“你怎么不自己告诉他?”韩寅明知故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进去吗?这帮不长眼的保安说我没有预约,死活不让我进去。”赵谷函恨恨地瞪了一眼保安说道。

“公司有严格的规定,保安当然得按规矩办事。”韩寅说道。

“哼,等我成了这里的女主人,我要把今天这几个得罪我的看门狗全部开除!”赵谷函低声骂道。

“那你不会也要把我开除吧?”韩寅沉声问道。

“只要你帮我转告陈总我就可以不开除你。”赵谷函以为韩寅害怕了,得意地说道。

“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如你所说,作为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跑腿小弟,陈总的办公楼层我是没有权限去的。”韩寅说完顺利穿过一群保安的人墙往里面的电梯走去。

“哎,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赵谷函急得想跟上韩寅的步伐,却再次被保安队毫不留情地拦下。

“你就在这里等着好了,说不定陈总什么时候会出去办事不就能看见你了。”韩寅回头冷笑道。

“一个破打杂的得意什么,等我嫁给嘉良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你这个废物开除!”赵谷函看着韩寅头也不回的身影气得直跺脚,暴怒之下本性暴露无疑。

她气一个废物都能进去的地方她却死活进不了。

“破打杂的?你是认真的吗小姐?”保安队长问道,神情里带着不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开玩笑?”赵谷函一脸的恨意。

“刚才那位先生坐的电梯可是通往顶层总裁办公室的专用电梯,你说他是个打杂的?”保安队长嘲笑道。

“什么?他坐的是总裁专用电梯?”赵谷函目瞪口呆。

“赵小姐,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陈总的女朋友,可结果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是得了臆想症。”保安队长话音刚落,引来一片嘲笑。

“你!你们神气什么,说到底还不就是天下金融的看门狗!”赵谷函再也不顾自己的形象,双手叉腰怒骂道。

“看门狗也是自食其力,不像你,想攀龙附凤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够不够格!”保安队长是退伍军人,口才丝毫不逊色。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么说我?等一会儿陈总下来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后悔!”赵谷函狠狠说道。

“那你就好好等着吧!”保安队长嗤笑道。

赵谷函一屁股坐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双手抱胸,时刻保持战斗的状态,很显然她跟保安队长较上劲了,大有一种不狠狠地打这帮人的脸誓不罢休的气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