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遥医少 第6章 朱大发惨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市逍遥医少小说简介

《都市逍遥医少》是作者木子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江洋,夏婉瑜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是是……夏老,您等着,我立刻就过去的。”电话那头,周天麒兴奋了,夏老爷子居然亲手找自己,他能不兴奋吗?丢下手头的事,赶快驾驶车辆以最慢的速度朝着幸福和快乐路中段疾驰而去。周天麒?当听到这三个字,朱大发就知道完了,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都市逍遥医少小说-第6章 朱大发惨了!全文阅读

“是是……夏老,您等着,我立马就过去。”电话那头,周天麒激动了,夏老爷子竟然亲自找自己,他能不激动吗?扔下手头的事,赶紧驾车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幸福路中段飞驰而去。

周天麒?当听到这三个字,朱大发就知道完了,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五分钟没到,又是一辆警车停了下来,随即,一个高高大大的,约摸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小跑着过来。

“周局长,您…….”朱大发谄媚的上前打招呼,声音中却颤抖了,他害怕了。

周天麒可是自己的上司的上司,而这个老家伙却是一个电话就将周天麒弄来了。这得是多大的势力啊?

此时此刻,朱大发后悔死了,甚至有种将儿子掐死的冲动。

“夏老爷子,您找我…….”周天麒理都没有理朱大发,直接笑着朝夏祥东走去。

“也没啥大事,就是你这手下骂我孙女是臭婊子。”夏祥东淡淡地说道。

周天麒脸色顿变,差点摔倒,夏祥东是谁?江门市四大势力之一的夏家的老爷子,而他就只有一个宝贝孙女,疼得和心肝一样,现在自己的手下竟然骂夏老爷子的宝贝孙女是臭婊子,周天麒差点被吓尿了。

别看他是江门市警察局局长,可在夏祥东眼中,他充其量也就是稍微大一点的蚂蚁啊。

“夏老爷子,你想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周天麒当即表态。

“嗯,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夏祥东淡淡地说道。

“是是……一定让夏老爷子您满意。”周天麒赶紧弓腰说道,心中却是在想着,朱大发父子基本上玩完了,最少也要除官且加牢狱,这还是好的,要是让夏老爷子亲自动手,估计连小命都保不住吧。

不过,这样的结果已经让周天麒很满意了,没牵扯到自己的头上已经算是幸运了。

“好了,小洋,婉瑜,我们走了。”夏祥东直接转身朝着大奔走去,也没怎么鸟周天麒,可周天麒却是一直弯着腰不敢抬起头来。

“你也跟着来吧!”江洋朝着柳若兰点了点头。

“这……”柳若兰有些犹豫,就在这时,夏婉瑜开口了:“死胖子,去第四人民医院去支付治疗费去,还有,那小男孩没事就好,要是有啥事,你就死定了,你最好祈祷着。”

说完,夏婉瑜直接挽着柳若兰的手:“跟着我,姐姐给你讨回公道,等下我们去医院看看,你弟弟一定会没事的。”

“谢谢,谢谢你,你是好人。”柳若兰有些感动,素不相识的人,这样帮自己,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

“没想到这丫头正义感挺强的,大家小姐也是不错的。”江洋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片刻之后,江洋和夏婉瑜还有柳若兰已经来到了医院,强子和夏老爷子已经回夏家了。

经过简单交流,江洋和夏婉瑜对柳若兰已经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柳若兰家是单亲家庭,柳若兰的父亲在八年前就因为疾病死亡,今年柳若兰十九岁,在江门大学上大一,而弟弟柳若龙今年十岁,在江门市第四小学上三年级。

因为是单亲家庭的缘故,家庭条件很不好,母亲要共两个上学很不容易,上大学后,这些年来,柳若兰基本上都是靠着奖学金维持学业的,甚至现在的柳若兰在大学里都是自己做兼职挣钱。

了解了柳若兰的家庭后,江洋更多的是同情和佩服,这样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女孩子,担负了这么多,真的很不容易。

夏婉瑜也是佩服的很,佩服之余却是有些惭愧,她这样的大家小姐差柳若兰很远很远。

“护士小姐,您好,请问下,就在刚才有一个出了车祸的小男孩,现在在哪个急诊室?”夏婉瑜直接问了一个小护士。

“小姐,您等一下,我给您查查。”小护士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

“在脑神经科三零二手术室。”

“好的,谢谢你了!”夏婉瑜点了点头,随后拽着柳若兰和江洋的手:“走,我们现在去三零二。”

几分钟后,三人就到了急诊室的门口,此时,急诊室的大门紧紧关闭着,柳若龙正在里面进行脑部手术。

没过好一会儿,张援军来了,看到江洋的瞬间,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赶紧上前:“你们来了,那小男孩现在正在进行紧急救治,请不要担心,医院一定会做出最大的努力来保证他的安全。”

三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盯着急诊室的大门,着急的等待着。

“小伙子,你在之前进行的针灸术很有效果,我为之前的言论感到抱歉,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事,你也是着急,只是以后像那种没有医术还嚣张的医生,医院还是少收的好。”江洋点了点头,随后不咸不淡的说道。

对于张援军,他谈不上好感,但也谈不上厌恶。

“我是张援军,江门市第四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张援军继续说道。

“我叫江洋。”

“这个…….江洋,我们院长想要见见你,不知道……”张援军微笑着说道。

“见江洋?为啥?难道想要拉拢江洋进你们医院?”夏婉瑜好奇的转过头来,直截了当的说道。

柳若兰此时也转过身来,有些感激外加上一些好奇的看着江洋,但是脸上更多的却是担心着急的神色。

弟弟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柳若兰那颗悬着的心一直没有放下,但是刚才听到张援军的话,她知道弟弟能够还有抢救的机会都是江洋的功劳,要不是江洋,可能此时弟弟已经不在了。

内心中对江洋的感激可想而知,当然还有那么一些好奇,毕竟江洋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甚至还没有她大的大男孩,这样的一个大男孩竟然拥有着如此神奇的医术,好奇也是正常。

“这…….说实话,院长只是让我请江先生过去,至于什么事我还真不知道。”张援军有些尴尬,却不能说出来,只能这样应付。

“婉瑜,我去吗?”江洋突然问道。

夏婉瑜的脸色瞬间就红了,心想着,你去不去自己决定,我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问我?

“你还是去吧,我和若兰在这守着就可以了。”

“嗯,既然这样,张主任,走吧!”江洋点了点头,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说道。

刚走两步,突然一个人出现了,江洋皱起眉头,就是那个让他恶心的黄林。

“张主任,您这是……”黄林直接谄媚着过来了,当发现江洋的存在,身子不禁朝着后面退了退,随后眼底是一丝怨恨的神色。

“黄林,这没你的事,我带江洋去见院长,你忙你的吧!还有,注意点,干事不要毛手毛脚的,出了问题,你担当不起责任。”张援军皱着眉头说道,此时此刻,他看黄林也是说不出的讨厌,心中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张主任,您……”谎言还想说什么,却被张援军直接打断:“好了,我还有事,你先去忙吧!”说完直接朝着前面走去,而江洋自然不会啰嗦,恶狠狠地瞪了黄林一眼,随后跟着张援军走去。

被江洋瞪了一眼,黄林只感觉背后发寒,不知怎么的,他竟是在内心中有些恐惧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年轻人。

“哼,小杂种,你给我等着,我黄林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黄林心里暗暗嘀咕着,连带着张援军都看着不顺眼了,心想着等有机会不但要教训江洋,张援军也要顺带着修理一下。

左转右转,没过几分钟,江洋就随着张援军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张援军先是敲了敲门。

“进来!”

进去后,江洋先是瞥了一眼四周,这个办公室不是很大,倒是挺朴素,整洁而明亮,办公室内,一张办公桌,几盆盆景还有一个书橱。

这样的环境,江洋还是很喜欢的,至少此时此刻,对于这个院长有了那么一丝好感。

办公桌前方坐着一个年纪约有五六十岁的中年,只见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但是脸上却是红润有光泽,甚至连一丝皱纹都看不见,一双不大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看透的光芒。

“小伙子,你好,我就是第四人民医院的院长,我叫李栋梁。”李栋梁先是有些惊奇,虽然之前已经通过张援军知道江洋的年纪很小,但此时看到脸上依稀有三分稚气的江洋,依旧错愣了一瞬。

“李院长,您好,我是江洋,您叫我小洋就行。”江洋微笑着说道,没有谄媚,没有紧张,是淡然,是温和,是亲切。

李栋梁默默地点了点头,光这份气质就不是普通人。

“小洋,之前出车祸的那个小男孩,你知道吧?”

江洋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他头上的那些银针是你施展针灸术进行紧急控制的吧?”李栋梁突然问道,语速有些快,显然很在意。

“是的,他是脑部出血,如果不加以紧急控制,很可能坚持不到医院。”江洋点了点头。

“小伙子,你施展的那手针灸术真的很神奇,不知道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