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所奇怪的高中 序章 噩梦伊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小说简介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是作者易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学,牌子看出来非常古老的历史,写着“志益高中”四个大字,学校内也没一点儿绿化,只有些枯枝败叶,所以是寒假,学校里也没一个学生,整个学校像个鬼屋像。这是件很奇怪的事,当然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城市不存在着这样一所高中。  “我最终决定了,就这所吧!”我斩钉截铁很普通的一天,很普通的我,很普通地走在更加普通的路上,母亲在身旁不停唠叨着,。...

这是所奇怪的高中小说-序章 噩梦伊始全文阅读

  真是所奇怪的学校。

  很普通的一天,很普通的我,很普通地走在更加普通的路上,母亲在身旁不停唠叨着,

  “你看一中好呢,还是育才好呢?”

  没错,今天的我刚刚得知中考成绩,这是我唯一不普通的地方,网上的信息很清楚地告诉我,你,张志毅,全省第一。

  这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因为不过是件很简单的事,从小学起,第二这个名词就离我很远了,每天被各种表扬包围着,实在令人恶心。

  走着走着,身旁突然出现了一所中学,牌子看起来十分古老,写着“志益高中”四个大字,学校内没有一点儿绿化,只有些枯枝败叶,因为是暑假,学校里没有一个学生,整个学校像个鬼屋一样。这是件奇怪的事,毕竟我从没听过这个城市存在着这样一所高中。

  “我决定了,就这所吧!”我斩钉截铁地说。

  “你说什么?”妈妈看起来很惊恐。

  “我说,我要上志益高中。这名字挺符合我的,志益,张志毅,简直是天作之合。”

  “你疯了!你疯了!谁来帮帮我?我儿子疯了!”

  这声音吓了我一跳,多亏旁边没人,要不然多丢人啊。只见母亲嘴里还在念叨着“疯了疯了”之类的话,一路走回了家,跟失了魂一样,这太奇怪了。

  回到家,我打开电脑,果然看到了“志益高中”的名字,在全市排行第七,算是不上不下的水平吧,想着反正在哪里上学都一样,于是我义无反顾地填上“志益”,接着立刻关掉了电脑。真奇怪,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到了高中又会认识一批新朋友,兴许有许多熟人,见面打个招呼,然后努力学习,最后考上大学,开始工作,多么完美又多么普通,这样的人生太适合我了。

  终于抵挡不住困意,闭上了眼睛,明天也许会更好,也许更差,谁说得准呢?

  暑假这种东西,真的承受不住时间的洗礼。一想到又要重复无限的日常,我的头就一阵胀痛。我起床,穿上衣服,洗漱完吃了早饭,大喊一声:“我去学校了!”

  没有回应。

  “我走了啊!”

  仍然很安静。

  难道出去了?我妈什么时候养成大早上出去的习惯了?头皮疼得发麻的我省去了过多的思考,匆匆下楼,向学校狂奔。

  很快我就抵达了志益高中,牌子被换过了,崭新的大字闪着金光,一些学生在校门口闲聊着,他们后面还挂着条幅“欢迎新生入校”,条幅是红色的,跟血一样红,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红色,就像真的是用血染红的一样,这又让我感到很奇怪。

  往近走了几步,定睛一看,居然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忙上前询问些信息,顺道认识几个朋友。

  “你好!请问教学楼在哪个方向?”

  “从那边直走,看到‘育人’两个字以后左拐就好了。”一个学长模样的人回答道。

  “谢谢,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当然,我叫萧强。”

  萧强?真是奇怪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他,我就想起了一个成语,“祸起萧墙”。不过多亏有他的指引,我很快找到了教学楼。门前坐着一个老大爷,手里拿着一个名册,我想这应该就是报到用的点名册,于是走上前去,轻声问道:“大爷,是这儿登记姓名吗?”

  大爷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让我终于看清楚他的面容,他有斑驳的皱纹,一双无神的眼睛,不算挺拔的鼻子配着大得惊人的嘴,让我想起一个熟悉的相声演员。

  “张志毅?”

  “对,您怎么知道?”

  “去吧,教室在三层,你的班主任姓师,记得懂点礼貌。不过我看你这孩子成绩不错,应该明白这些道理。”

  “谢谢,可是...”

  “有时人的眼睛就能够看到一切,看穿一切,赶紧去吧,你的同学都在等着你呢。”

  我摸着脑袋,一步一步向上走,楼梯是木制的,踩上去会发出咯吱的响声。

  回想这几年的学习生活,再看看现在的条件,我感到很满足。这大概是一种奇特的心态,从前的我,众星捧月,老师和家长对我都是一种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理,让我觉得很不自在。我的宿舍是单独的,因为校长说像我这样的神童,必须有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居然请我爸妈吃了顿饭,还和我爸妈说以后等我考上大学了,一定要提他的名字,我当时轻笑,不置可否,看着那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校长把我夸得天花乱坠。宿舍里的一切都很整洁,很完美,无可挑剔,与其说是住宿舍,不如说成白捡了套大房子。想到这里,我看看脚下不断发出声响的台阶,不由感慨。

  走了一小会儿,我到了自己的教室,我看到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喷着口水——这绝不是我喜欢的班主任类型。见到了我,他停下了无休止的演说,转过头来,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坐到座位上。

  我径直走向自己的位子,摇晃的书桌上有许多被刀子刻过的痕迹,我能模糊地辨认出一个早字,其它的就是些乱七八糟的鬼画符了。

  老师拿着笔在黑板上写到——“师易”。

  失忆?我觉得可笑,差点笑出声来,但看看旁边,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我索性憋了回去。

  老师写完以后,突然暴躁起来,先是指着第一排的一个男生大喊,大意是从进来的第一刻起就觉得他不是好东西,因为他竟然不和老师问好,然后很快把矛头指向了我,以极其粗俗的语言指责我第一天上学就迟到的错误,那场面好像是我大逆不道一样。

  我挨了人生中第一顿骂,货真价实。

  突然我后排的一个男生站了起来,说道:“老师,这位同学大概是不知道路而已。”

  后来我知道,他叫安零,看起来正义感十足。

  老师对他翻了个白眼,叫他坐下,正式开始讲课。课的内容很简单,对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理解起来毫不费力,做起练习来也是得心应手,看来高中的课程也不怎么样。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反复思索着班里的同学,我翻过一遍名录和相册,已经把他们一一对应,全记在脑子里了。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我曾经认识的人,甚至未曾谋面,但我相信他们应该不难相处。在这里向各位读者简单介绍一下几个有代表性的:

  安零,貌似是个正义的人,挺乐于助人,可以作为首选目标。

  辛秦,看样子是安零的初中同学,性格不详,很难看出端倪。

  潘玳,能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睿智。

  罗不苟,应该是混混头子,上课一直保持着二郎腿的姿势,一副叛逆的样子。

  在这样的一所高中里就这几个人显得比较正常,不过我没有继续想下去,家门口就在眼前了。

  敲门。

  无人回应。

  再一次敲门。

  仍旧是这样。真奇怪,妈妈一整天都没有回来,这在平时是绝不可能的,妈妈一定会烧好饭菜,然后早早地在门口望着我回家。只有一次我没有在家门口看到她,那是因为爸爸出了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没人管制的生活是我期盼已久的,普通的学校、简陋的条件还有自由的一天,让我的心情不由得好了几分。

  我掏出钥匙开门,咔嚓一声,门打开了,果然没人在家。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生出一种寂寞,不过人作为一种群居动物,感到孤单是很正常的,我放下书包,立刻打开了电脑,但是这一回,真正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亲爱的神童,欢迎你加入我的游戏,在你所谓奇怪的高中里将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在你高中毕业以前,你会一直经历不平凡的事。”

  最让我吃惊的不是这句话,而是下面的署名——张志宏。

  是我已故的父亲!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可下一秒我睁开眼睛以后,张志宏三个字仍然存在,诡异无比。

  正当我惊讶之时,电脑突然传出一阵更加诡异的笑声,奇怪的是我不仅不觉得害怕,反而越来越疲倦,摇摇欲坠。终于,我闭上双眼,进入梦乡,梦里我的父亲在向我招手,只是他的脸是模糊的。我发现自己根本回忆不起父亲的模样,甚至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父亲,若不是生物学的知识提醒我,我差点就要跌进幻想的大坑了。我走近,父亲低下头来,这一刻我看清了,那是一张狰狞的脸,而且满脸堆笑,笑容里带着痛苦,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挣扎,他突然间一把勒住我的脖子,窒息是我说不出话,一瞬之间我又跌入深渊,我醒了。满头大汗。

  我抬起头,看了看表,已经是第二天了,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桌子上多了份早餐,还有一部手机。我妈向来反对我用手机,怕我会因为手机游戏耽误学习。我拿起手机,仔细瞧了瞧,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把它装进书包,咬着面包就去上学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