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而娇 第2章 又被污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宠而娇小说简介

《盛宠而娇》是作者九月公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许晴,顾霆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听见这句话后,我整个人都疯了!“你怎么就不我相信我!她的眼睛是自己碰坏的,与我毫无关系!我也没害她!”可顾霆琛而已冷冷地望着我,犹如看一个在舞台上卖力表演中的小丑像“许晴,终究是你欠了许念的,你捐献眼角膜也只是赎罪。”。...

盛宠而娇小说-第2章 又被污蔑全文阅读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整个人都疯了!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她的眼睛是自己弄坏的,与我无关!我没有害她!”

可顾霆琛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在舞台上卖力表演的小丑一样。

“许晴,终究是你欠了许念的,你捐献眼角膜也只是赎罪。”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顾霆琛冷笑一声:“难不成你要告诉我,许念为了害你,所以弄瞎了自己的眼睛?”

“就是这样的。”我无力的肯定道,这个女人这些年演的可真好。

“你把别人都当傻子吗?”

我狠狠地咬着唇,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顾霆琛,我死也不会把眼角膜给她的,我宁愿坐牢,也要让许念瞎一辈子!”

说完之后,我直接回了号子。

砰的一声,铁门关的紧紧地,隔在我们中间的,似乎是千山万水。

顾霆琛,他是个合格的情圣。

爱我的时候,为了我能不要命,现在爱许念也能为了她也能化身魔鬼。

何其的讽刺。

而我,何其的可笑。

原以为我会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三年,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怀孕了。

是顾霆琛的孩子,我摸着平坦的小腹,心里却是酸涩无比。

这个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是现在也成了讽刺的见证。

我申请了取保候审,但是许念的妈妈怎么会让我轻易的出来?

她收买了号子里的人,让她们在我取保候审之前,弄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为了保住胎儿,我通知狱警,我要见顾霆琛。

他很快就来了,很急很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红着眼睛看着顾霆琛,一字一顿的问:“如果,我把眼角膜给许念,你是不是就能救我出去?”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

我自嘲的笑了:“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有个条件。”

“你说。”

“我不能跟你离婚,我要做永远的顾太太。”

顾霆琛带着恨意的目光看着我,他突然间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让我更加的清醒了,此时此刻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终于,就在我以为,他会一把掐死我的时候,他突然间松了手,我整个人砰的一声跌坐在了椅子上,手下意识的抚向肚子。

“好,我答应你,让你做永远的顾太太。”

出狱之后的第三天,顾霆琛安排好了换眼手术。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给我和许念下了麻醉,我整个人睡了过去。

本以为光明和我从此诀别,可是当我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还能看得见。

而我人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卧室。

难道是顾霆琛最终还是没忍心拿我的眼睛?

我的心瞬间狂跳了起来,心里想着,他对我,是不是还有爱?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被咣当一声踹开,我的父亲如同一嗜血魔兽冲了进来,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冷不防一个耳光,甩在了我的脸上:“逆女,你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

我被打的七荤八素,脑子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你要不要这样污蔑我……”

父亲没等我把话说完,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拽到了妈妈的卧室。

我妈还是老样子,她在三年前,从二楼摔下楼梯,摔伤了脑袋,医生说脑子里有血块,至今没有醒过来。

也是那一天,爸爸带着早已经暗度陈仓的许念的妈妈萧淑华进了我的家门,那时候我才知道,许家,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我妈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脸色也越来越憔悴,眼睛上却蒙着绷带,染了血的绷带!

我的父亲,许念的母亲,还有蒙着眼罩的许念,都在。

他们像是高高在上的审判长一样,目光犀利的盯着我。

只有许念,是最安静的那一个,她摸索着走到了过来,柔声说:“爸爸,晴晴来了,是吗?”

“嗯,她来了。”

许念叹了一口气,她对着不知名的方向说:“晴晴,我知道要你的眼角膜,对你不公平,我也一再的强调,我不要你的眼角膜,只是阿琛太过爱我,不忍心我看不见,所以才一定要安排手术,但是,你就算再不愿意,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你妈妈在家里瘫痪了三年,爸爸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可是你居然连她的眼睛,都不放过。”

这话说完。

而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我现在能看得见是因为,医院摘走的眼角膜,是我妈妈的眼角膜。

这个时候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念他们趁我被麻醉的时候,偷偷地将我瘫痪多年的妈妈,送进了手术室,从而,我变成了一个不忠不孝,却又妄想一辈子做顾太太的恶毒女人。

许念太毒了,她对自己狠,所以她现在赢得漂亮。

她为了和顾霆琛在一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我没有再闹,没有再解释,我因为我忽然间什么都懂了。

我仰头看着天花板,逼回了眼眶里的泪,这一刻,我什么都没了。

一股子腥甜的味道涌上我的口腔,是血的味道,我咬了咬牙,咽了下去。

这个家,我生活了二十年,可是在这一夕之间,全都分崩瓦解了,他们一个个都那么会伪装,演戏,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

我错了,车祸的时候,我应该就那么死去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