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偏不倚只爱你 第2章 警告过你什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偏不倚只爱你小说简介

《不偏不倚只爱你》是作者廿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向筱楌,秦炜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安筱楌忽的就逐步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这实则还在商务礼仪范围之内的笑容,咋看咋有种奸奸的感觉,“秦总,友情再次提醒一下,现在的了是八2月份了。”秦炜晟闻言,两道紧锁不展的浓眉秦炜晟闻言,两道紧锁不展的浓眉再次拧了拧,幽深的鹰眸裹着一缕儿迷惑,扇形的长睫轻敛,凝视着她……。...

不偏不倚只爱你小说-第2章 警告过你什么全文阅读

安筱楌忽的就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这看似还在商务礼仪范围之内的笑容,咋看咋有种奸奸的感觉,“秦总,友情提醒一下,现在已经是八月份了。”

秦炜晟闻言,两道紧锁不展的浓眉再次拧了拧,幽深的鹰眸裹着一缕儿迷惑,扇形的长睫轻敛,凝视着她……

片刻后,才见他幽深的墨瞳里,那缕儿迷惑渐渐消散。

安筱楌知道,他,想起来了。

稍稍将脸上奸奸的神色敛去,她略显认真地说道:“秦总,现在距离我们签下合约的日期已经过去两个月,那份合约已经过期了。”

原本打算大发雷霆的男人,被这意料外的状况给击了个措手不及,只好暂时压下涌至唇边的怒火,沉声冷地将话题转了个弯,“回来之前为什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雷霆之怒虽是压下去了,但余威仍旧不可小觑。

呵!我这暴脾气哟!

安筱楌真想怼他一句,“您老是有健忘症吗?”

但介于他是客户,是上帝的事实,她只能忍下想怼他的冲动,理性而答:“秦总,回来之前,我给您打过不下十次的电话,但无一例外,全都打不通。”

是啊,一个已经被拉到黑名单的号码,如果能打得通,那就是见鬼了!

五年前,因为时间仓促,她与他之间,仅有的也就只有手机号码的联系方式。

可是,不管是她国内的号码,还是国外的号码,无一例外的,全都进了他的黑名单。

这还是她离开半年后,突然借了别人的号码试过后才知道的真相。

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了,一次都没有……

“秦总,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擅作自张,在合约到期后就马上回国来,我应该乖乖地在呆国外,等到获得您的批准后再回来的。

可是您这么忙,每天都这样日理万机的,我也不知道您是不是把太平洋彼岸的我给忘记了,若是您贵人多忘事,把这事儿给忘了,那我岂不是得老死在异国他乡?

这对我来讲,是不是有些不公平?毕竟我最亲最爱的人都在这边,于情于理,我也应该时常回来看看他们,对吧?”

他是大爷,是她不能得罪的上帝,想了想,安筱楌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他认真解释一下自己提前回来的原因,于是,这才开了口。

微微放软的语气里,还稍稍添加了丝儿动容之色,只希望,秦炜晟能看在她为了家人的份儿上,不再纠缠这事儿,同时,能给她手里的合同一条生路。

“你回来,只是为了你死去的家人?”

削薄的双唇轻轻扯动,男人说出的话,一如既往地让她觉得心寒。

可见识过他的绝情之后,这样的心寒又算得了什么呢?

安筱楌假装不在意,“是的,他们是我的至亲,至爱,我没理由让他们百年之后,坟前空空寂寂,连个看他们的人都没有。”

话语在这里停顿住了,安筱楌咬唇纠结了一下,在男人冰冷刺骨的目光,她终还是再次开口了,“这是我回来的目的之一,还有一个目的……”

虽然决定了要提出来,但话到嘴儿边,她又有些不想说了……

“安筱楌,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你还想跟他继续这样被他流放到国外,与他过分居两地的夫妻生活?天底下有你们这样的夫妻么?难道你忘了,五年前他是怎么对待你的了么?”在她犹豫的瞬间,脑海里有个声音跳出来,大声地提醒着她。

不!

她不想再继续被流放到国外去了!

可如果不与他离婚的话,她就有可能会再次被流放到国外去……

不!

她不要被流放,她要留在国内,好好地陪着爷爷、爸爸和妈妈!

在这股情绪的作用下,安筱楌终于果断地扯动唇瓣儿,“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我们的合约已经过期了,你看,是不是趁着我这两天在这边出差,顺便把离婚证给扯了?”

回来的时候,明明都已经想好了,等时间到了,一定要拽拽地,不屑地走到他面前,霸气地冲他吼上一嗓子,“秦炜晟,合约已经到期了,赶紧的,跟老娘去把离婚证扯了,省得耽误老娘找第二春!”

这么好的设定,却阴差阳错被一份合同给弄得如此低声下气了……

当然,安筱楌是绝对不会承认,之所以会如此低声下气,除了合同的因素外,还有她心里那丝儿不舍的功劳的。

“扯离婚证?”秦炜晟约是没料到,阔别五年,乍一见面,她会主动提出离婚,隽冷的面容为之一愣。

“嗯,五年前,你也说了,等合约一到期,我们就和平分手,协议离婚。

现在,合约已经到期了,我们俩一无共同财产,二无孩子,我打听过了,像我们这样的,办起手续来比较简单方便,只要到民政局,填一下表格,就可以办理离婚手续了。”

安筱楌终于如她回国前想像的那般,淡然无谓地跟他谈着离婚的事情了。

在做这番想像时,她以为自己会很解气,可此时,她感受到的……

却只有隐隐的痛……

会议室里的气压,瞬间低到人都快要无法呼吸了……

秦炜晟敛着眉,微眯着鹰隼般的双眼,幽深幽深的眸光,斜斜的落在安筱楌的脸上……

五年前死活都不肯签字离婚的女人,如今一回来,就这么迫切地想要离婚了!

她是想通了?

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猛然间,秦炜晟墨黑色的双瞳大副度的紧缩了一下,“安筱楌!还记得你出国前我警告过你什么吗?”

嗯?

出国前警告过她什么?

合约未到期前,不准回国;合约期间不准以任何方式跟他联系;不准以惊喜的方式突然回国出现在他面前;在国外,任何事情都要自己解决,他概不负责;还有……

安筱楌记得,那时候他说得挺多的,可那些警告过的话,跟现在他们正在谈离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她一脸不解地看着秦炜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