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札记 死亡的延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犯罪札记小说简介

《犯罪札记》是作者浮浮浮浮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鼓劲。  男子正与一名更年轻的女性轻吻,两人非常熟练的褪尽彼此的衣服,火山身突然爆发了,两个久别重逢的肉体终于等到纠缠不休在一起,碰撞后、摩擦。一切都如果自然,男子默默的的从后掏出了一条皮带…  嘟…嘟…警局的电话始终都打得不停地。  “朋友们,我们得进一步加快速度了....。...

犯罪札记小说-死亡的延续全文阅读

  第二天清早,朱定一边揉着腿一边大口吸着烟,“妈的,大清早,把死者周围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一遍又一遍。除了说不知道以外,竟然没一点线索。”而梁进军在啃着一种叫菠萝包的食物,走访调查其实是一个最无趣而又最有可能发现惊喜的行为,就像走进科学里有些群众说看到了巨龙,而带着考察队找到了大鱼一样。

  ....

  其实晚上的公园是犯罪率最高的地方之一,无人,无摄像头,距离都市远,月光下就连周围的树木的倒影也会为你打气。

  男子正在与一名年轻的女性轻吻,两人熟练的褪去彼此的衣服,火山身爆发了,两个久别的肉体终于纠缠在一起,碰撞、摩擦。一切都那么自然,男子默默的从后拿出了一条皮带…

  嘟…嘟…警局的电话一直都打得不停。

  “朋友们,我们得加快速度了。”梁进军接完了一个电话,如果说他前面是严肃的话,那现在就变得阴沉了,“又出现了新的死者。”

  朱定急忙的收拾自己的装备,“才过去三天?又出现了死者!”

  ...

  梁进军带着手套一丝不苟的检查着尸体,“喉部明显有一道深深的紫色痕迹,瞳孔放大做痛苦状,舌头伸出且变成紫黑色。应该是勒死,两次作案手法十分相似,可能是同一个人作案,并且作案手法升级,他可能在熟练自己勒死的方式。”

  “也可能是模仿作案。”朱定补充道,并且一直在翻找。“另外皮带又被带走了。”

  “一般的连续强人狂不会自己停止杀戮,杀戮的快感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她们或许有什么地方吸引着疑犯。”林静完全不像一个女人的表现,站在这尸体前表达自己的看法。

  “唉唉挨,你们又无视我的看法了。”朱定郁闷道,林静指了指她手中的DNA匹配的报告,朱定投降了,“现在的检验科的速度真快。不过这个王八蛋的杀人的速度更快。”

  “两个犯罪场地相距大概20公里。”林静皱着眉头,拿出地图把两个案发场地画出来。“通常我们把凶手按距离分成三种类型,通常不超过3公里的,凶手可能是没有交通工具,生活可能比较拮据。不超过100公里的,凶手一般拥有交通工具。而超过100公里的...”

  “那肯定就是流浪汉或因为职业的原因。”朱定抢答道。

  “凶手能准确的知道哪些地方足够隐蔽,从而使得他犯罪留下的痕迹变少。他很熟悉这里,可能是本地人,或是在这里生活有三年以上的外来人员。”梁进军道。

  “另外,林静辛苦你了,去报警人那里,看有什么线索。”

  ….

  同样的工作又在进行,这次林静接触的是一个老人,精神挺抖擞,也没有出现任何害怕的表现,反而是自豪的吹嘘着自己当年当兵的时候,什么场面没看过,那帮和他早起打太极拳的老头子,只有他敢打电话报警。

  “您大概是几点来公园打太极拳的。”林静也是面无表情。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在抗战时期绝对是个好的情报人员。”老人也感到惊讶,一般女人是不敢当站在前线的女警的,“算了,我们每天都6点半左右在这里运动。发现这个尸体大概是6点40,当时是那个蓝色衣服的老头说好像看到了一个什么动物在那边躺着,然而,大家就一起跟着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您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现象吗?”

  “除了这个尸体,我就没看到其他人了,毕竟像我们那么早的运动也没多少人的。”老人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我当时还特意扫视了一下,想要看看有什么嫌疑人。”

  “您的心理素质真好。”林静没由得来突然赞美了一句。

  “经历过战争的老人都这样。”

  时间又两天,朱定还是和梁进军也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走访,变态强奸犯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有2个群众拉着他们找“凶手”,一个劲的说着这个从上个礼拜一直出差到还没回来的“凶手”有哪个地方是非常可疑的。甚至还有几个大姐深怕自己是下个目标,拉着他们保护自己的美色。而验尸报告也与梁进军的初检差不太远,是被皮带勒死,就是在死者指甲里竟然没有找到任何嫌疑人的纤维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这证明了嫌疑人的手法已经很熟练,甚至可能在某个不知道地方还有尸体。

  基督教堂,女人正在不断的祈求男子放过自己…

  nokiatune又响起了,梁进军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电话的那头是林静。

  “第三起案件发生了。”….朱定拿着沓照片,照片上一个裸体的女子跪在十字架面前。两边膝盖都充满了血迹,脖子上深深的紫色痕迹。尸体被刻意的摆好过姿势,女人的眼里甚至能看出害怕,身上也有许多鞭痕,死因也是因为被勒死,而且在脖子里取出的皮带纤维,显示都是同一条皮带。

  “这样顶风作案不合适吧。”朱定骨子里是想找一个好警察的,虽然他平时表面随随便便的,但是从他多次被犯人投诉的报告来看,他有着比任何人都渴望让罪犯得到严惩的愿望。

  “凶手变得越来越狂暴了,死者死亡情况大体相同,但这次凶手采取了虐待的手段,他可能使死者跪在某种带利刃的工具上,手段越来越纯熟,而且频率也越来越快。但是作案工具并没有换。”林静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死者体内有********的成分,也就是民间的“迷药”,这是在上两个死者中没有的手段。”

  “迷药的传播由于网购的发达,想从它来源出发去寻找线索的想法变得不现实。”朱定答道。

  “在耶稣面前,他是想干什么呢?”梁进军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那得问耶稣,反正不是忏悔。这个王八蛋。”

  朱定和梁进军在抽着烟,长期熬夜,两个人看起来有点像那些街边NC的非主流,梁进军在地图上已三个死亡地点画了三个圈,继续扩大了走访范围。朱定默默的拿起车钥匙,两人又开始了行动。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