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遥医仙 第五章 我亲自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市逍遥医仙小说简介

《都市逍遥医仙》是作者老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梁秀本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都市消遥医仙第五章 我亲手去的全文深度阅读,“喂,陈医生,你这是做什么?”看见陈医生一下子跪在梁秀面前,张雨吃惊地问。不只是是张雨,...不仅仅是张雨,同病房的那些人都疑惑地看着陈医生。。...

都市逍遥医仙小说-第五章 我亲自去全文阅读

  “喂,陈医生,你这是做什么?”看到陈医生一下子跪在梁秀面前,张雨惊讶地问。

  不仅仅是张雨,同病房的那些人都疑惑地看着陈医生。

  从外面跟进来的病人家属更是不可思议地看向陈医生,更把目光投向了梁秀。

  这个陈医生可是玉都市最著名的外科专家,多少人想着给他磕头呢,怎么他跑到这里给一个病人磕头来了?

  一个粗大的汉子,犹豫了一下,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但是却深深地记住了梁秀的容貌。

  梁秀伸手把陈医生拉起来,说:“陈医生,你可别这样,不然我得马上拍屁股走人,这里我可不敢住了。”

  “梁兄……先生,谢谢你,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今天我们医院都不好交待了。”陈医生本想叫梁兄弟,但是话到嘴边,想到梁秀那神奇的医术,不由马上改口。

  “梁先生?”张雨听到陈医生这样说,不由看向梁秀。怎么梁秀这么年轻就成了先生?

  “没事,应该的。”梁秀对陈医生说。

  “梁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向您求教一下。”

  “陈医生别这么客气,有话尽管问。”梁秀看到陈医生那热切的眼神,马上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了。

  “梁先生,刚才您是如何治疗那个患者的?怎么您点了几下,他就死而复生了?”

  “其实这个好解释,他只是经脉受阻造成假死,我把他被封的穴道解开,气血流通,经脉顺畅,自然马上就恢复如初了。不过,他的经脉已经多年受阻,这次虽然帮他解开,以后还会犯的。记着以后他家再来医院,没有把握,你可千万别接手。”梁秀解释说。

  梁秀说得简单,陈医生却听得怦然心动。借助那么先进的仪器连假死都没有查出来,梁秀只是看了一眼就查出病因并且让患者重新活过来,这简直不可思议。

  “梁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您提到的《痛篇》是怎么回事?”

  梁秀知道,自己随便一出手,就震惊了这个医生,如果不给他解释清,看来他连手术都不会做了。

  “所谓的《痛篇》,是咱们古典医学中的一篇用来诊病的辅助文字,一共一百零八个字。根据病人的情况,让他们选择一部分文字来读,根据他们发出的声音,就可以判定是什么病症。刚才我就是听到你说,那个老者发出了类似啃西瓜皮时的声音,才初步断定他的病情的。西医主要靠仪器进行检查,中医靠望闻问切,这《痛篇》是其中一种方法。”

  “一百零八个字的《痛篇》?”陈医生不禁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他是一名西医,但是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对中医也多有涉猎,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医里还有这样一种诊疗手段?

  “中医诊治从望闻问切入手,但是现代一般只是通过问切两个手段进行,望和闻只是辅助的辅助。可是陈医生你想过吗,为什么祖先会把望和闻排在前面,却把问和切放到最后?”梁秀看向陈医生问。

  “为什么把望和闻排在前面?我……不知道。”陈医生惭愧地摇了摇头。

  “《扁鹊见蔡恒公》里曾经说过,扁鹊只是看了蔡恒公一眼,就知道他的病在哪里,这才是真正的望。通过一些手段,达到天眼通的地步,人体经脉运行骨骼结构都一眼可观,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哪里有病灶哪里有问题。只是如同《痛篇》一样,我们祖先很多东西到现在已经失传了。”梁秀遗憾地说。

  原来是这样,原来我遇到古医学真正的传人了,原来我遇到高人啦!

  陈医生眼里突然放出一道光彩,再次扑通一声跪在了梁秀的面前。

  “梁先生,陈云起白活了四十多年,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教诲,希望梁先生能够收我为弟子,我一定尊师苦学,能够让我学到您的一些皮毛,以治病救人。”

  本来说得好好的,陈医生这一跪,病房内外的人再次愣住了。

  看陈医生接连下跪,似乎这个年轻的病人十分厉害。陈医生这是要拜师啊!

  等在门前的那个大汉看到陈医生这样,也想着过来给梁秀磕个头,请这位连医生都要拜师的人出手帮忙。不过看到病房里太狭小了,陈医生在那里一跪,他都进去的空间都没有,只能耐心地等着。

  这个陈医生好心机,知道梁哥可能是神医,不只讲拜师,却说要学习医术救人,梁哥想拒绝都不好说。张雨心中暗想。

  梁秀不由一阵迟疑,陈医生这话说得的确高大上,让他想拒绝都不好意思。不过,他古传的医武绝学,他也仅仅是刚刚突破,就这点水平就当别人的师父?

  就在这时,张雨的手机响起来。

  张雨掏出手机来接听,不由脸色变了。

  “妈,你说我爸让人打了?那快点来医院哪!”张雨急道。

  “什么,不让来医院?不让医生治?他们怎么这狠?”张雨的眼泪哗地就流出来,马上收起手机就要向外跑。

  “怎么回事?”梁秀一把拉住张雨问道。

  “我爸让人打坏了,我得立刻回去。”张雨急切地说着。

  “别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梁秀问。

  “老妈说,刚才我爸在早市上卖鱼的时候被人打坏了。”

  “那快点送医院里呀。”陈医生也顾不得拜师了,跳起来说。

  “可是,打人的那些人是黑社会,他们说如果敢到医院看病,就还接着打,还要把我妈的腿也打断了!”张雨掉着泪说。

  家里突然发生这样的大事,对于一个十八九的小女孩来说,她已经不知所措了。

  “黑社会?”梁秀嘴角现出一丝冷笑。他这次之所以差点被杀,就是因为被黑社会刺了一刀投进海里。对于黑社会这三个字,梁秀心里只有一个字,杀!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张叔。”梁秀马上站起身来说。

  “你身体还没好……”张雨担心地看向梁秀,不过心里却有几分期待。

  “你看我现在这样子,有一点问题吗?”梁秀拍拍胸膛,“我敢保证,现在我一口气就能把你送来的这些鸡蛋都吃下去。”

  梁秀抱歉地向着陈医生点点头,拉起来张雨就要走。

  “等……”陈云起犹豫一下,“等等我,我和梁先生一起去。”

  陈云起相当精明,看到张雨和梁秀,心说这两个人年貌相当,还大早送鸡蛋过来,肯定是恋人,自己想着拜师,这个时候不表现什么时候表现?

  几名病人家属正等在门前,见到陈医生要走,急忙要拦住他。

  “各位,我现在有一个紧急情况,你们的情况我都清楚了,咱们医院其他的医生技术都不错的,你们找他们去做。如果不着急,等我回来再做也行。”陈医生交待几句,急忙拿过一个急诊药箱,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飞也似地追了出去。

  “陈医生这是怎么了?他是这里的权威,可是没见他这么慌张过。”这些家属都疑惑地说道。

  那名大汉本想着求梁秀出手,见到他这个样子,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黄老已经离开医院回到自己的家里,一个秘书递过来一份资料,说:“黄老,根据刚才我们查到的信息,为您治病的青年叫做梁秀,玉都大学大一学生,来自北河省农村,家世清白,无不良记录。”

  “还有吗?”黄老问道。

  “根据材料显示,梁秀以前并没有从事医学的经历,家中父母都是打工族,他所学专业也与医学无关。”秘书说。

  “可是他实实在在治好了爷爷的病,这是怎么回事?”黄丽沉吟道。

  “这样吧,今天把他请到家里吃顿饭,算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至于能不能把我这几十年的老病治好,那就看运气了。”黄老说。

  黄未马上说:“没事,他要敢治不好,我马上让兄弟弄死他。”

  黄丽白了黄未一眼,说:“哥,那天下治不好的病多了,你是不是都弄死呢?”

  老三冲着黄未叹息一口说:“黄未,咱们家你爷爷总是看不上我,现在好了,青出去蓝了,没想到你比三叔我混蛋多了!”

  黄未不由摸着后脑呵呵地笑了,“三叔,这个我肯定不如你了,我这不是混蛋,我这是替爷爷着急。”

  “黄未,不管多么急的事,一定要稳重,你没事多学着黄丽点。”黄老语重心长地说。

  “是!要稳重。”黄未马上一本正经发说,“爷爷,我马上就派人去叫那小子,他要不来……”

  “我的亲哥呀,你千万别把人抓回来,你那是绑架还是请人?还是我去吧。”黄丽听黄未这样说,急忙拦住说。

  “得,算我没说,那我亲自去还不成吗?”黄未急忙改口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