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宗女 《名门宗女》第三章 王侯病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名门宗女小说简介

《名门宗女》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王府,冉子晚,玄小王爷,风倾,冉子婧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冉子晚小说名字叫作《名门宗女》,提供更多冉子晚是哪部小说,冉子晚是什么小说。名门宗女小说冉子晚摘选:冉子晚抽回深深地地眸色,本来我以为身死,而如今却是安然的活着……冉子晚望着眼前女子令人腻烦的挑衅,转眸看向桥墩左边的河水…...

名门宗女小说-《名门宗女》第三章 王侯病女全文阅读

冉子晚小说名字叫做《名门宗女》,这里提供冉子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宗女小说精选: “看来……真真是吓傻了!“女子艳春明媚,嘴角笑意四溢。“……”冉子晚收回深深地眸色,原本以为身死,如今却是安然的活着……冉子晚看着眼前女子令人生厌的挑衅,转眸看向桥墩左边的河水。袖管中的玉手,狠狠的拽着自己湿透了的衣裙:“我……失足……掉进了河里?”“自然是你自己失足,难不成还赖我们姐妹推了你!”女子笑容依旧明媚,只是那一眼明媚之中,尽是得逞后的故意。冉子晚眸色沉静,散发着清寒的光芒。阳春三月,柳叶抽新枝,离百花含苞待放尚早,自己却…

“看来……真真是吓傻了!“女子艳春明媚,嘴角笑意四溢。

“……”冉子晚收回深深地眸色,原本以为身死,如今却是安然的活着……冉子晚看着眼前女子令人生厌的挑衅,转眸看向桥墩左边的河水。袖管中的玉手,狠狠的拽着自己湿透了的衣裙:“我……失足……掉进了河里?”

“自然是你自己失足,难不成还赖我们姐妹推了你!”女子笑容依旧明媚,只是那一眼明媚之中,尽是得逞后的故意。

冉子晚眸色沉静,散发着清寒的光芒。阳春三月,柳叶抽新枝,离百花含苞待放尚早,自己却被叫来赏风景。

初春的河水虽然已经解冻,但是这份寒冷怎是一个女子能承受的,冉子晚低头看了看自己,通体冰凉一身狼狈。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意,好一个津门桥赏风景,好一个她生来体弱自己失足掉进了河里。

那女子看着冉子晚低垂的脸掩唇而笑,一副幸灾乐祸地挑着眉。端郡王府的冉子晚,不过如此……就如传言一般……不过是个病美人而已!尽管那张脸,一眼倾城!只是命不久已,如此美貌又能如何?看来……老天还是公道的!

“春桃,去把那个被扔进河里的丫头救上来,……那个叫紫棉的!带回崔府。嗯,去跟冉子晴说,让她做主,本小姐看上了那个丫头,送也好,买也罢,本小姐是要定了!”女子说完转身打算离开,身后还拥着众多侯府的千金,名门闺秀还有一大堆丫鬟婆子小厮。

“小姐……不过一个寻常的使唤丫头罢了,您要她作甚?咱们府里可是不缺那样儿实心眼的丫鬟!”催千秋的贴身侍女春桃,也是个见多识广的机灵人,此刻却有些不明所以。

春桃遭了自己主子崔千秋一个白眼:“你懂什么?我要她……不过是打她主子的脸面!只要是我崔千秋想要的,她端王府就得给!”

冉子晚站在原地,而崔千秋的声调很高,高到很怕近在咫尺的冉子晚听不到自己话一般,极尽挑衅之能。

“啊!好痛!”自称崔姓的女子惊呼一声,却发现自己的臂弯无法挣脱:“冉子晚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刚刚被我抛进海河的丫头,你不是看到了么?”冉子晚拉拽着眼前女子的藕臂,声音淡淡,穿透力却极强,清幽而沉静,淡淡散发着不可一世的高贵:“你那么想要她……便自己下去捞!”

“你敢……你敢得罪我崔千秋?我父亲……定然不会放过你们端郡王府那个破落户!”催千秋惊慌的看向自己本狠狠扣住的手腕,从小到大,还没人还对于自己如此造次。至少在她的眼中,冉子晚只不过是出身

“阳春三月,这津门桥一无美景可赏,二无美男可看!你约我到这里,我不管你存的是怎样的心思?单单是浪费本小姐的大好时光,却什么回报都没有,这也太有违我......冉子晚的原则了,不是吗?”冉子晚眉眼清冽,扫视了一眼那个叫做春桃的丫鬟,逼得崔千秋身后的一干人不敢上前。

“冉子晚,我要你端王府好看!你竟敢.....啊,好痛!”冉子晚一把将拖拽着的女子甩了出去摔在地上,漫步紧逼地走向前轻笑道:“要我们端王府好看?呵.....我正无趣,你若能玩出点花样儿,我倒是感谢你帮我消遣这所剩不多的时日!我只怕你,没那三分能耐!”

冉子晚摆摆手,面上无害,说话却不留余地,看也不看地上那女子,一眼望尽繁华,说不出的嚣张。

地上的女子挣扎着爬起一边扑向冉子晚,一边瞪向身后的随从,牙齿作响的挤出几个字:“一群废物,还不帮我拿下她!”

冉子晚冷笑一声,衣袖轻轻一挥。随之而来,是自己听惯了的噗通声。

只听崔千秋一声惨叫,“你冉子晚,你哥短命鬼我崔府不会放过你....啊.....”

“小姐……”春桃已经被吓傻了,看着崔千丘北冉子晚提起,她便本能的躲进人群。

“冉子晚,你竟然敢将“嫡小姐”扔进冰冷的海河里,你可知道......”那群莺莺燕燕此时除了少些个惊慌失措蜷缩后退的,还有个别的站出来谴责冉子晚。

冉子晚低垂着头看了看自己白皙的手指,抖了抖杂乱的袖口,声音清冽中带着些许戏谑,挑着眉一脸无害地打断道。“三月的海河河底鱼虾水草极美,且畅快凉爽!哪个府门的小姐若是觉得赏景没尽兴的,我冉子晚不介意送你们畅游一番的?”

“冉子晚,你竟如此嚣张暴虐!不就是仗着太子殿下默许你将来入宫么?可你别忘了……如今你是丞相府未婚先休的蔽履,太子殿下……再也不会娶你......啊!”又听噗通一声,有一个女子被扔进了河里。

又一个锦罗绸缎,门第尚好的女子站了出来,指着冉子晚的鼻子“冉子晚,你太过分了!你信不信我.....啊”

又有一名女子被冉子晚大力的甩了出去,方向却不是河水,而是海河上一艘满是活物的渔船,那女子显然是被惊吓的呆住了,木木的被一船河蟹泥鳅蹦跶哒的小鱼包裹,好不滑稽。

“那你.....又信不信呢?”冉子晚粲然一笑,又一个女子被她扔进了海河。

津门桥上一众女子失措惊慌,再无人出声,个别胆子大的,也是大气不敢出,拿眼睛盯着海河里,扑腾的几个闺秀,不敢言语。

看着平素里趾高气昂的崔府大小姐被扔进海河,津门桥上的人似乎被这一幕忘了之前那句暴虐,竟发出了一阵类似于喝彩的惊呼声。很难想象端王府那个传言先天病弱,无二八可活的女子……如此一个柔若无骨,似云朵般轻柔的女子竟然能将人轻飘飘的扔进海河,且姿态高贵随意的让人觉得多看一眼都是亵渎,俨然成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人们愣在当场,有些年纪的老人,纷纷摇头:“莫不是自己年老眼花?这子晚郡主……哪里是传言说的那般芳华不过二八,先天心疾体弱的人儿呢?“

不理众人的议论,冉子晚捋了捋耳鬓的青丝,向人群中相反的方向离去。不知走了多久,身体终究疲惫难捱,浑然倒地。

……

……

“果然是个病秧子,谁会娶她呢?是不是七弟?“陌生的声音响起,挤眉弄眼之间,写满了玩世不恭。

“四哥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被问话的少年不置可否,轻斥了那个少年。话语说的温润,只是有微微沉重的气息传来,俊逸的眉宇写满暗沉凝重。

“我说荧惑!你怎么跟兄长说话呢?”说话的是当今禛帝第四子,玄天熠。

冉子晚坐动了动身子,干涩地眨了眨眼睛,静静的听着屋舍内众人的你来我往。她深深吸了一口凉气,闻着屋内淡淡的熏香,眉眼间没有一点波澜。

“醒了?“一声有别于先前声色的声音,好听的响起。

“……”锦绣江山也不及眼前人三分颜色,温润如玉雕琢,气宇如乾坤在手,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冉子晚忍不住挥动自己的两条脏兮兮的爪子,速度极快地奔着少年的脸掐去。

“呵.....倾竟不知冉子晚还有如此.....癖好?“少年温润而笑,出尘温暖,一派华贵雍容。明明是王者之上的气度,明明有着魅惑众生的暖意,明明.....他却不曾躲闪,像是静静等待。

冉子晚的手顿在半空,忽然坐起身,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杏目圆睁,速度极快的扫视了一圈,是被震惊了,真的是惊住了。

她曾是老蔺公考古世家的掌上明珠,此刻却是惊骇的有些哑然。

“嘶……好凉。”冉子晚浑浑噩噩的起身,动作迟缓的拖着虚弱的身体,赤着脚丫蹦到地上。

冉子晚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历史文化博物馆,不是自己的考古发现,这是某个大小姐的闺房。对着满屋子的器皿古董顶看个不停,还发出啧啧声。作为一个十岁就可以横穿考古界,把玩真迹古董不在话下的蔺墨菲,这一屋子的摆件实在是太震撼了,乡巴佬进城吗?还是乡下丫头嫁入豪门当二奶呀,这么多得古董,这得多少钱啊。

眼前的雕刻着游龙戏凤的红木屏风,还有这镀了金的青铜镜,凤凰玉琼。冉子晚低眉,正了正神色,心底暗暗盘算着:看样子这身子的主人还真不辱没市井之人封的那句“贵胄”。

那个世界争抢的大部分古董对于古代的价值,也多不过是一种寻常的摆设罢了,冉子晚不禁惨然一笑。

想起蔺氏家族以考古传家,数代人的付出也不及眼前这区区一室之内的古玩珍贵,不明白为何祖父一直执着于考古,甚至为了捍卫所谓的家族祖训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执念,直到蔺氏家族出了一个蔺墨菲,让家族的人对于流传千年的家族秘辛升起了一丝希望。

冉子晚眸光定在了妆台上的镜子,看到镜中自己的样子,还是那张一眼倾国的脸,眉眼间还是既俏皮又忧伤的样子。只是因为太狼狈,头发散乱在胸前,实在没了往日魔鬼又文艺的风格。冉子晚的性子自小就是家族里训练出来的,扔荒山上也不会自生自灭,反而会活得更好。这些应该归功于她那不可一世的爷爷,老蔺公!

对着镜子,冉子晚轻轻的捋了捋自己的青丝,妙容皎洁如皓月当空,倾城绝色不足以称赞这份容颜。

“雍世子的喜恶,着实令本皇子看不懂呢。呵呵......“是那个说她是病秧子的玄天熠,语气中的戏谑毫不掩饰,笑声中透着一抹漫不经心。

如果不是内心惊骇,冉子晚定然会当那人是只苍蝇,毫不由于地一巴掌拍成烂泥,就算她拍死的是这世间不可多得的美男,也不心疼,谁让他惹了她“白骨精”了呢。

如今,她连对那人翻白眼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定定地瞟了那人一眼,平静的看不出情绪。

只是那一眼清涟绝华,似雾似烟。似情深难诉,弥漫不清。似守望千年,凝重固执。笃定而倔强,凉薄而情重,瞬间摄人心魄。

“冉子晚,你这副样子做什么?你本来就活不过十六岁,本皇子说的也没错。“玄天熠惊慌之色溢于言表,仿佛被那一眼摄取了心智。但毕竟是如今贵妃的亲子,地位尊贵自不必说。转瞬,定了定神,少了之前那份戏虐地强调道“你生死与本皇子何干?我还不愿和你多费口舌”。

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看起来更像是落荒而逃。

“贞郡王府的贞央儿,天生命贵,倾国倾城。上天虽有不公,但这十几年端王府对你万千宠爱,甚至父皇对你的宠爱也是绝无仅有。你活得比我们这些皇子公主都惬意。你既生而跋扈肆意,最后又去投河?为太子?还是为你自己?“紫华满溢的少年一直束手而立,抿唇不语,眉眼深锁,语气凝重冷厉。

她冉子晚自己跳河轻生的?她有那么脆弱?只是看那少年的样子也不像是说的假话,难道她冤屈了津门桥上的那几位名门千金?这是又一次听人提起她芳华不过二八!

芳华不过二八?王侯病女,好不容易重新睁开眼再活一次,却是个短命的!冉子晚凝眉!历经生死,反倒不能再轻言可以参透生死!

冉子晚不禁惨然一笑,丝丝凉意一点点的渗透进来:“我冉子晚怎样过活,与你又有何关联?左不过轻如尘埃,不值所念而已。”。

自自己睁开眼的一刻,入眼的是云淡风轻,江山犹不可及的风倾。转而是吊儿郎当戏谑奚落的皇子,后又是这个束手蹙眉的少年。

冉子晚提醒自己,她已不是那个世界考古行当里那个特立独行的‘白骨精'了。这是另一个世界,无论如何不可逆转。而这一世,她就是冉子晚。只是她冉子晚哪怕活不过那人口中的十六岁,哪怕活一天,她也绝不再只是世人眼中的‘王侯病女'。

“晚儿,倒是我高攀了与你的情分!”少年的脸一瞬间的深沉,苍凉之气周身弥漫,一个人转身离去,头也不曾回过,那背影像是背负了无尽的伤感,紫衣如莲花般多多绽放。

皇子,世子,投河?

冉子晚,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一个与世家公子,王公皇子牵扯不清的人吗?

冉子晚收起探究的神色,蓦地转向那个让江山失色的少年,软糯道:“雍世子,我......。“

还不待冉子晚说完,风倾轻轻的应了一句“好“

锦衣华赏风流皱起,清幽的檀木香安人心魂,还不及反应,冉子晚已被风倾从容地揽起,像秋叶一样的轻飘,随风而起轻盈入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